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給貞醬的祭品文(俱利嬸)

因為好幾次活動都撈不到貞醬,我直接在噗浪問他說想要什麼祭品,結果貞醬說想看GZ跟嬸嬸談戀愛的文章,我只好拚了…

等貞醬來了之後要給陪我討論的阿丞謝禮,貞醬到時請幫我出主意!


*我家嬸嬸設定有

*簡單講就是嬸嬸在玩黏土人的故事

*一點都不歡樂的日常


=+=


擺弄著櫥櫃裡的人偶,身為現在主人的女人似乎很開心的樣子。


「有那麼有趣嗎?」在空閒時她做了跟這個本丸格局幾乎一樣的模型,把政府送來的慰問品人偶收放進去玩賞,就我看來果然還是覺得很莫名其妙。

「嘛~你以前應該也看過不是嗎?對人類來說…雖然以我的狀況來講或許有點妙?但對女孩子來說擺弄可愛或漂亮的人型算是頗具歷史與情感的一件事。我不過是直到現在也依然有這樣舉動罷了。」主人拿起一個政府照著我人型姿態製成的娃娃對著我微笑,儘管我也只能看到她微彎的嘴角和面具陰影下的部分臉龐。

「真意外。」原以為這個主人並不會有這方面的興趣。

「我過去姑且還是被當成一般小女孩扶養長大的喔?穿著印有可愛花樣的衣服、用漂亮髮飾綁頭髮、摘花做花圈什麼的…嗯,至少一直到我變成了現在這模樣之前。」蒼白到近乎沒有血色的手指把遮掩大半面容的面具稍微拉開一點,露出那像是整簍落葉傾倒在右半臉上的紋路,或許是某種刺青甚至詛咒?

這部分我沒有國永那個老古董那麼懂,但是可以從主人散發的氛圍去理解到這不是她自願擁有的。

「放心,這不是什麼壞的東西,不如說是因為有這個我才能維持現在的精神…不過當初被強迫接受這個時候的確很痛就是。」她焰金色的雙眼透著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笑意,讓人聯想到這裡的某些刀。

「哼,沒打算了解你這些。」

「嗯嗯,畢竟大俱利伽羅你就是這樣的刀呢!」只見她重新把人偶放回本丸模型裡,盯著那個玩具箱若有所思。

「如果我不在這裡的話,本丸就是這樣的吧?除了審神者(=我)不在,一切都正常的普通城池。」

「那是不可能的,這裡還有很多刀需要你。」比方那些主命來主命去、或是沒看到主人就像要死掉的、還有表面不需要其實根本就想被愛的要死的悶騷。

「喔?那麼『很多刀』其中有包括你嗎,大俱利伽羅?」

「……你不在的話,我就只是把普通的刀了吧?」

「也是呢!」


只見她繼續一邊批閱著公文一邊擺弄著其他的人偶,至今還是不懂她的想法,可是看著卻讓人有種寂寞的感覺。


「給。」把包裹向她扔去,反正要不要都隨便她…碰壞了也無所謂。

「欸?這什麼?」

「自己看。」


感覺到主人的目光在包裹和我身上流轉了許久,但最後她還是像隻貓一般輸給好奇心,把心力專注在拆包裹的包裝上。

「嗚喔!?這是——」


是依照她的模樣製造的人偶,雖然不如政府製作的精緻漂亮,但應該已經足夠了吧?在各種意義上。


「是你做的?」

「不是。」

「欸~做得很好嘛!衣服也可以替換,雖然只有最外面的部分。」

「那是當然的吧?」

「畢竟小伽羅是乖巧的好孩子呢!不會偷窺我的私生活。」

「你年紀要比我小吧?」

「那倒是啦♪」

「…面具…」

「嗯嗯,謝謝你幫我做成弄不下來的樣子。這很難做吧?」

「…也還好。」

「辛苦啦。」


啊!


「呵呵,你果然是很可愛的刀呢!」

「我要回房去了。」

「哈哈,鬧彆扭啦?別讓燭台切擔心喔!」

「哼。」


關上門前,好像看到了…主人的素顏。


——『謝謝你,我會珍惜的。』


似乎看見她用唇語無聲的這麼對我說。




FIN



=+=


後記:

小貞來吧!我寫完了!

或許不夠甜,但是我盡量不惡搞了!

拜託這次來我家吧!


  4 4
评论(4)
热度(4)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