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感謝巴形薙刀配方段子(俱利嬸)

感謝 @彤泓 提供了鍛巴形的近侍,這就來放文防人品虧欠(欸

 

*本文是主大俱利伽羅╳我家女審神者

*我家基本上是鶴嬸為主,但是考量這篇的用意所以比較像是平行世界裡跟小俱利在一起的嬸嬸。

*為避免誤會,姑且提醒一下我家嬸嬸的個性跟鶴丸很相像,小俱利會拿這兩隻比較是很正常的。這裡沒有俱利鶴也沒有鶴俱利要素。
 然後嬸嬸這個性是因為我本人就是這樣的性格,我是因為某方面跟鶴丸是同類才喜歡上他的,我有證人可以幫我作證<誰啊?

*小俱利沒改刀種前是我家第一把太刀,我喜歡他很正常。(不重要的補充,俱利改刀種後我家第一把太刀變成鶴丸了。

 

=+=


「會著涼的。你病倒的話會很麻煩的。」幫那個不擅長照顧自己的主人披上外掛後姑且這麼解釋了。

「嗯,謝謝啦!」她沒有回頭,只是繼續望著換成秋夜的本丸庭院。

「你喜歡貓嗎?」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樣問出口,但已經來不及感到懊悔。

「喜歡喔,因為很可愛。」不像平日那樣調侃,而是回答理所當然的答案,真是令人不習慣。

「是嗎?」

「那伽羅醬呢?常看你跟貓…應該說大多數的動物都很喜歡你,常常跟你再一起,果然是喜歡的吧?」說著就開始細數起我平日跟動物們相處的日常,應該不是在逃避,而是單純的注意力被這話題拉走了。

「姑且吧?」

「那我呢?喜歡嗎?」終於看過來的眼睛在昏暗的室內像是在發光似的,那雙如燭火般的眼睛比起與她性格相似的國永,顏色更接近貞宗,但是眼神卻像光忠,尤其那散發著些許危險實質卻無害的部分。

「在你眼中我好像總有某些特質可以跟你熟悉的刀們重疊呢!」沒有等我回應,而是講出了這句沒頭沒腦的話,不、她應該是看穿了我剛剛心中想的事…畢竟我剛剛的確是想到她跟其他於我度過一定時間的刀們相似的部分。

「只是覺得有點像罷了。」

「有點啊…那這或許就是你願意陪在我身邊的理由了吧?」把一旁早已冷調的茶一飲而盡,發出輕笑聲起身準備回房。

「啊?」果然,只論性格的話她跟國永是同類…平日不安分,但是在正式場合又拿出上位者的餘裕跟姿態表演著那個當下應該要存在的方式,然後夜深人靜時自顧自煩惱思考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又自顧自理解釋懷。

「因為只要不出意外,你一定會回到這裡,而這裡只會因為我是否存在而決定存亡,你在這絕不會被我丟下,與此同時還總能在我這尋求到熟悉感,是理想的歸宿呢!」她摸著我的頭,像是母親對待孩子一樣,叫人不爽。

「那只是你的理解罷了。」

「或許吧?但是對現階段的我來說只要這樣就夠了。」明明姑且還是人,但她的眼睛跟我…跟我們、跟刀…很像——是為人所用的道具的眼神。

「…別露出那樣的表情。」

「伽羅醬你指什麼?我現在應該沒有露出怪表情吧?」

「……算了,沒什麼。」因為心中的無名火而決定直接回房。


我果然不可能真心喜歡上她,才不可能喜歡上。

因為,那個氛圍是有可能會離開的傢伙才會有的。

就像他們(其他的伊達刀)一樣。


「他們在這,我也在這,在我死去前這裡都會在,他們會在,你也會在。」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你只要先記得就好了,只要先這樣就好。」

「哼。」


「希望小貞快點來呢,比起我,他應該跟你有更多話可以聊吧?」同為德川家給予的刀、身上都有俱利伽羅龍紋雕刻…

「我沒打算——」

「坦率一點吧?不然就浪費了喔,在這裡的緣分。」

「這些事我會自己決定。」

「嗯。」


=+=


後記:

說是段子,但好像有點長?無所謂啦!

然後戀愛成分很低非常抱歉,我還是不太擅長寫傲嬌啊…要加油啊…

另外姑且說一下,嬸嬸的眼睛是從最初就這麼設定好的,並沒有更改。
老實說小貞設定出來時我稍微嚇了一跳,因為那個顏色就跟我預想的嬸嬸眼睛顏色一模一樣,結果導致我家嬸嬸跟伊達刀越來越親了<並不是這樣
這麼一思考就突然忍不住要想我家嬸嬸跟小俱利有沒有什麼相似之處呢?不然小俱利就要被排擠啦<並不會
難道是喜歡小動物嗎?可是這樣好沒標誌性喔…算了,或許有一天會發現也不一定?或是有誰重看我家刀嬸文會發現?

前陣子重畫了嬸嬸的外型設定,但是只有改衣服就是。

另外補充一下嬸嬸會讓俱利感到懷念的要素(?)

個性>與鶴丸非常相似,有些方面也跟小真有點相似(?)

眼睛>顏色像小貞,但眼形跟眼神像光忠(雖然我的設定圖因為我手太殘,畫得一點都不像)

不過除此之外就沒有任何會讓俱利會想到其他刀的部分了…吧?應該?

畢竟髮色要我說的話應該是比爺爺更亮一點的藍色,髮型是接近藥研的短髮(不過應該會稍長一點),衣服是狩衣(+目前追加版的仿軍服披風),而且嬸嬸又是女孩子(聲音倒是沒有想過是怎樣的感覺,只能說很中性)。
順帶一提,儘管看不太出來,但我家的嬸是有胸的!(重要)


嘛~廢話就到這,希望喜歡啦♪

然後也拜託小貞都已經活動最後一天了,你就來嘛…小光很想你啊…

然後這篇寫完瞬間小光就來了…小貞你真的不來嗎!?

  2
评论
热度(2)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