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軍師的觀察眼

*基本上迦勒底亞英靈們的日常妄想(笑)

*醫生中心本系列第三彈。

=+=


不管是哪一個,我的王在和那個醫生相見時都不自覺皺了眉頭,並且這麼說:『先生/小子,你…過得很不自由吧?』雖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是隱約理解到那向來自由自在的霸主,我所侍奉的征服王在那瞬間看透了什麼。

在他眼裡那個身影似乎非常礙事,不是厭惡而是因為跟他本能的什麼相互牴觸了。

但是喜歡管閒事的王這次卻沒有說什麼也沒有插手,只是在一旁看著,不管大的小的都僅僅是那樣看著。

去詢問了之後他們都說出了一樣的話:『雖然看著軟弱散漫,但是那傢伙很不簡單喔?因為朕在他身上意外找不到什麼隙縫可以鑽,所以即使朕向他展示我們的夢想他也只會羨慕笑著,而不會跟隨上來。』王當時的表情顯得可惜又無趣,好像很想去拉那個在他眼中被什麼給束縛了的醫生一把,但是卻無法解開那些束縛所以很苦惱,可見綁住那個醫生的東西比繫住王戰車的結還要難搞。

『但是他也不會與我等為敵,以現在的狀態來說…是呢…姑且算是同盟吧?』同盟這個詞王一般只對御主或是同樣具有王或是類似身分的人使用,但是他卻對那位醫生使用。最初我還以為他是因為對方是迦勒底亞代理所長的身分才這樣,可是後來當我偶然看見那個天上天下唯我獨尊金閃閃的吉爾加美什居然用以他來說算是很平等的態度跟他說話時我才首次發現我對這個醫生的認知出現了錯誤。


那個乍看平凡的醫生…大概不是只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然後在某次機緣巧合下,我從以盾兵身分成為半從者的少女那聽到了一件有點讓人在意的事…那個醫生手指上有戴戒指。半從者的少女猜測他應該是有結過婚,可是我卻直覺的感覺應該不是那樣…我並不是說對人家有什麼不滿才認為他不可能跟誰結婚,畢竟依照情報這個人過去一直都跟在前所長身邊擔任助手還參與聖杯戰爭並活下來不說,後來還以首席醫生的身分進入這個迦勒底亞擔任幹部,這表示他最少有什麼地方是讓貴族派的阿尼姆斯菲亞信賴的,要知道阿尼姆斯菲亞作為統領時鐘塔天體科的悠久大家族,即使可能比不上三大貴族也是非常高傲的,這樣的人有誰願意與他結為連理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只是…也是因為這樣才更顯得奇怪。

他以魔術迴路來說幾乎算是普通人類,對阿尼姆斯菲亞的當家來說幾乎不可能任用這樣的人成為他的助手,何況還帶著去參加危險的聖杯戰爭,長期觀察下來也不像有什麼魔眼之類即使一般人也有機率擁有的罕見異能,比較令人在意的頂多就是他的姓氏【阿基曼】吧?那是…據說是所羅門相關家系才會繼承的姓氏之一。

先前用餐時聽達文西說他是所羅門的粉絲,如果說本來所羅門王就是他的祖先的話,那就算是出生在失去魔術迴路繼承權的普通人家庭裡也還是會對那樣的存在感興趣繼而接觸魔術世界,那麼只要有合適的機緣就會被命運適當地誘導到相關的領域或接觸到相關人等。

如果用這個思路去猜測的話,也許最初阿尼姆斯菲亞的前當家最初是看上他的家族血統?假設阿尼姆斯菲亞的前當家透過某種管道得知【羅馬尼.阿基曼】是真正繼承了魔術王純正血統的子孫之一而找上他希望能利用他的血緣去拿到召喚所羅門參戰的聖遺物或者以血緣所隱含的神秘作為魔術觸媒當輔助都是合理的。

最後讓我確信我的猜測八九不離十的關鍵,在於某個日常小意外中使他必須脫下手套而露出的金色戒指。是的,是半從者少女過去看到過的那一枚…但只要是魔術師,隨便撇過一眼就知道那不是普通的戒指。即使那上面好像被誰附加了模糊情報隱藏戒指正體的魔術,但是戒指本身所隱含的強大神秘與力量卻無法被輕易覆蓋,如果說這個醫生是為了這個而長期帶著手套那我完全願意相信。

雖然手套也許是憑他個人意願而戴上的,可上面的魔術說不定是阿尼姆斯菲亞的前當家為了保護他而施加的。因為如果我沒猜錯…那個戒指很有可能是魔術世界的最高至寶之一。

通常這類禮裝只會傳給繼承家系血統最濃厚且有才能的孩子,至於為什麼會是沒有什麼魔術資質的他拿著…大概就只有他自己明白了?畢竟魔術師家系越是歷史悠久越是一堆麻煩問題…假如當初為了某個原因要保護這項至寶,而刻意傳給家族裡最沒有資質的孩子保管也並非不可能,也或許是隨著時間流逝家族裡魔術血統慢慢稀薄最後幾近斷絕使得即使繼承了那枚戒指也只是一種家族象徵的傳承自然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當然也不排除有其他可能。

但不管是哪種狀況在長久以來的魔術世界裡都已經是屢見不鮮的。


原本就這樣在我覺得調查到這邊姑且算滿足了我個人基礎好奇心不要再繼續深究的某天,我又再一次因為英雄王的關係重新對那個男人燃起興趣,當然…是魔術方面為主。可是更多的…或許還是作為軍師想要為王掌控局勢的本能在作祟也說不定。

起因是我家全盛時期的那個征服王老愛找人閒聊些亂七八糟的關係,他在餐廳附設的酒吧跟英雄王暢飲時說:「我無法認同那樣的人是王…那樣實在太悲傷了。」當下我還以為他是跟過去第四次戰爭時一樣發出對亞瑟王的看法。

可是英雄王的下一句卻讓我明白會讓我的王有那種想法的人不是只有那個嬌小的騎士王而已,傲慢的金色英靈嘴角掛著微笑不太在意的說:「雖然沒有騎士王那般惹人憐愛,可是也是有那樣的王存在著。稱不上敬佩,但本王不會去否定那樣的王…何況在本王生前就已經知道他被定下的結局了。」身負鑑定人類使命的最古英雄他間接在話語中承認了那個我還不知道其真身的某個王,老實說我覺得這在各種意義上都實在很叫人驚嚇。

「就朕的觀點來說不是很想承認,那種即便重生也還是一次都沒能享受過自由的人生…即使不是王,也很悲哀啊…他那個樣子就連朕過去俘虜的奴隸都比他幸福,看著就不太爽快。」王的語調隱隱有些憤怒。

「但是征服王,你沒有移開視線呢!」重新為自己斟滿酒杯的英雄王反倒是對這話題感到十分愉悅。

「朕可不會做那麼失禮的事喔?」王埋怨著把殘餘的酒一飲而盡。

「那就這樣吧?畢竟自由這玩意兒連本王的寶物庫也拿不出來,最多就是概念具像化的禮裝…而那個男人用不了也不需要,而本王也沒有理由和意願賜與那個雜種這般恩惠。」不管如何都是。

「如果是朕的話,有那樣的寶物的前提下就會強行塞過去要他不准不收下,不然看著朕很難受。」是呢…如果我家的王有這樣的寶貝一定會把東西應是塞給那個因為缺少了那個寶貝就顯得很礙眼的誰一定要接受他的好意,否則就只剩下消失在他眼前這種幾乎等同死路的結果可以選吧?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想法果然非常有趣啊征服王…確實,那也不失為一種樂趣。這個提議雖然不可行,但還是挺不錯的。嘛…這一次的人生裡如果有機會的話本王就來試試吧?」腥紅的雙瞳滿溢著愉快的笑意。


結果那個話題就這樣在金色的王的笑聲中結束了,而我是在事情過後很久很久之後的某一天才從御主那知道,他們那一夜所談論的王是誰。可是…等我知道時、不管我對那乍看平凡的男人有多少想問的問題也來不及了。

就算事後想想除了戒指,在這裡的日常中也有很多很多其實可以觀察的徵兆,但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懊悔也沒有用。可如果還有那渺茫的機會…我一定會刨根究底的追問的。


不過…那是他在被我家的王和英雄王的【好意】摧殘後還可以好好回答我的前題下就是了。



FIN


=+=


後記:

這次是偉伯的場合!說是這樣說…但其實幾乎都是征服王跟英雄王的閒聊啊!這兩個王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吐槽歸吐槽,但這篇的主視角卡在二世大大身上的那一刻起大概就沒得抱怨這點的餘地了!

然後來講一下這篇的構想吧?

其實算是我很早之前就有點想嘗試看看的東西(大概就是2017新年左右跟大家一起沉浸在醫生消失了的時候吧?←等等)那個時候是在想【除了千里眼組之外還有誰可能看穿了醫生的一部分真實?】這樣的預定計畫。現在幾篇文章的主視角角色也是那個時候定下來的,不過等開始動工這系列時又追加了一些像是【對醫生還算友好】或是【與所羅門王有關聯】的條件來進行。

征服王在這的登場有一部分算是我個人的私心,某個意義上大帝是我在F/Z裡最喜歡的角色,請讓我追隨您一輩子啊啊啊啊啊啊!!!!!((((暴走))))

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當初就想著要讓二世從魔術師的角度去揭露醫生身分,但總得要個起頭吧?可是偉伯這個罪惡的男人大概不論什麼時候眼睛都是熱切的看著大帝的,我相信如果大帝人站在眼前的話其實偉伯其他什麼東西都看不到(O)當然說是這樣說他還是會顧大局啦w

總之大概就是以那種角度出發後就決定是大帝的話語勾起了偉伯對醫生的興趣(相信我不是大帝出軌的危機感)。

大帝在我眼裡一直都是個在直覺和經驗都特別準確又豐富的人,不但超級豪爽又細心又充滿包容力還很關心身邊的人,講難聽點是有點雞婆…但原則上還是往好的方面居多。所以我一直覺得他看不爽醫生的理由大概會跟其他人不一樣,但是卻也本能明白醫生的那種狀況不是他能插手的範圍,結果就是變成跟真的對醫生狀態知情的閃閃抱怨(當然大帝不知道詳情,只是從閃閃的態度隱約察覺到一些事)w


講真話其實最初有想過要讓偉伯去追查醫生的魔術系統結果發現他在召喚和降靈契約的方面知識豐富到異常,甚至保有這些方面的魔術天賦的構想,可是官方都說醫生原則上是普通人的事那就只好放棄了。

不過這部分內容的殘渣還是以讓偉伯調查猜測醫生是所羅門相關家系出身者的形式保留下來了,正好主線裡之前有學妹說出醫生手套下的手有戴戒指的伏筆。不過寫這段時我一直有種偉伯好像不敢相信醫生有結婚的魯蛇的錯覺…但其實二世老師是能在時鐘塔開後宮的TM官方認證帥哥(註:沒有自覺),跟沒人要的魯蛇八竿子打不關係啊!而醫生他其實某個意義上也的確有結過婚(還不只一次),那種違和感當然就只會是錯覺啦XD


然後如大家猜到的,我這個亞洲御主現在家裡沒有大帝也沒有孔明當然也沒有AUO,小征服小金閃倒是有啦…所以F/Z活動什麼時候才要復刻啦?讓我把太太接回家陪切嗣爸爸啊!

然後隨著聖誕節越來越近,我越來越擔心我的肝啦…

不知道我還能不能保持更新呢?

請大家祝福我(躺)

神啊,看在我最近我這麼努力更新的份上,聖誕節卡池或是新年保底福袋能不能賞賞臉?


  60 4
评论(4)
热度(60)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