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與目光過於"銳利"的英雄閒談

推薦看文對象:

已被自願性劇透的御主和終章後新任開位魔術師

*基本上迦勒底亞英靈們的日常妄想(笑)

*醫生中心本系列

*OOC是我


=+=


看見那個醫生的時候,隱隱約約的…看到了點他說不定會不太舒服的事。

儘管像過去那樣努力敷衍裝傻卻還是被發現了,我在這方面還是有點太過笨拙了啊…不過那個人的反應跟以往那些我所知道的不太一樣,而是:『沒關係,我知道的,請您不要介意。』完全坦然接受的反應。

『我有看過您在系統判定的數值知道您的千里眼等級,也有好好調查過您生前的一些事,如果有因為那雙眼睛造成了什麼困擾,請儘管告訴我或其他工作人員吧?我會幫助您的。』微笑著說了,而事實上從他的反應來看他的確很清楚千里眼的擁有人在人際或生活上大多會出現哪些問題。

「您該不會其實也有千里眼吧?」在某次半開玩笑的這麼問他後,他靦腆的笑了笑,食指放到了嘴唇前表示禁聲。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的我已經沒有了。』沒有講明前因後果,僅僅只是這樣告知。

偶而聊起時他也只曖昧表示他是主動放棄的而已,看來是在某個人生轉折點時獲得了可以放棄那雙看到太多事物的眼睛的權力,只是在終於可以放棄後卻遭遇了人理燒卻這樣需要那雙眼睛支援的大事件,所以才心情複雜吧?

「有後悔嗎?或是覺得慶幸呢?」就算這麼問了,他也只是苦笑著搖頭說不知道,但是僅有一次和他單獨兩個人在觀測室望著那句說是地球模型的東西時他這麼說:『可是…如果沒有放棄就無法體會現在的人生,那或許…還是該說幸好放棄了吧?但如果是因為放棄了才讓世界遭遇這種事,我或許還是應該後悔嗎?』他一直都在為這點迷惘。

稍微花了些心思多關注他一點後,又看更多哀傷的事。

明明現在的他變得如此平凡,但還是持續擁抱著不平凡的孤獨…就跟生前的我還有那位王一樣…持續為什麼犧牲著自己的人生,做好誰都不會理解自己的孤高覺悟。不、他是——把壞習慣延續下來了吧?

是的,壞習慣。說是這樣說,卻是不得不延續下來的惡劣習慣…因為不這麼做就無法前進下去,為了讓自己在失去保險措施的狀態下繼續在荊棘的道路上前進,不得不讓自己繼續擁抱那樣的痛苦,真是、叫人悲傷的境遇。

可是…隨著在這裡相處的時間增加後,卻發現了更加難過卻讓我沒有立場去責備他的事。

「吶…羅曼醫生,您…您是否正獨自前往屬於您的『迪馬邦特山』呢?」他聽到後瞪大雙眼愣了幾秒,但回過神後就開始轉頭確認有沒有其他人聽到這段談話,看見只有正在進行系統維修的李奧納多女士後才放下心來。

『您、您怎麼會…啊啊…我都忘了…是呢,對您隱瞞這個是毫無意義的。』他似乎沒有發覺,他雖然聲音非常苦惱,但是臉上的表情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可是感覺與其說是從容不如說是沒有跟上情緒之類的?不,是習慣了吧?用對自己殘忍的方式去接受即將發生的所有。

『羅馬尼在面對阿拉什先生時比跟我單獨相處時還放鬆呢!真是叫人傷心啊!』遠方調整系統工作剛告了一個段落的李奧納多女士露出悲痛的誇張反應,老實說刻意用出那種做作的搞笑反應的確很有緩解氣氛的效果。

『跟李奧納多你相比的話,大概只有凱薩跟莎士比亞和某位P先生或是某教授等人外,大概哪一位英靈都可以讓我放鬆吧?』說著挖苦的嘆息,可實際上…他對絕大多數的英靈都時常陷入戰戰兢兢的狀態。

反而…姑且不提放鬆,他其實意外的跟某位黃金的英靈可以叫其他人更輕鬆一點的相處(姑且不要把那位英靈也是超出規格的唯一摯友當作友好的標準),一些狂戰士也挺接受他的。這位醫生的人際關係也是頗微妙的呢…

『我還以為你只有面對誰的心都能治癒的瑪莉皇后時才能徹底放鬆呢!』『有本事你就不要也對那位露出被治癒和魅惑的樣子。』『那是不可能的,那位皇后是連那個自負是宇宙級偶像(自稱.笑)的伊莉莎白都不禁認輸的偶像頂端。』『真難得你會認輸呢,李奧納多。』『我只是作為萬能之人理解到這部分是我如何努力都沒辦法的喔?』看著這兩人的互動,我好像明白這位【代理所長】為什麼對於曾經擁有千里眼的話題會只在我們兩個或是幾位特定存在時才會願意提起了,畢竟對他來說這的確是只能找特定幾位宣洩情緒的話題。

不過對於將來會踏上無法回頭的終末的這件事,應該是對於已經知情的人就比較隨便處理了?

「您…打算以自己生命換來什麼呢?」等到他們停止打鬧後,再次詢問了這個問題。

『人類的…「未來」喔!』他溫和的笑了,那是非常溫暖的笑容。

「未來?」不自覺地重複,那個充滿希望的詞彙。

『是的,我…會用這一次的人生…不、是賭上「連同過去的」人生的全部去交換喔!』他說這一句話時露出的笑容令我了解到那是一種決斷、一種氣魄…一種屬於我很熟悉的某類人才會持有的一種從容。

「雖然您應該不打算也不會向我挑明您的真身,但…您一定曾是個偉大的王吧?」當我這麼說以後他的笑容變得像在哭泣,就算僅有那麼一瞬間也苦澀得叫人難以直視。

『不…我只是個「不想遇到悲傷的事」的膽小鬼罷了,您太過抬舉我了。』連李奧納多女士都沒有出言反駁,不、是因為反駁了他也不會因此放棄前進吧?對於那個必然的結果。

「…如果您執意這麼評價自己的話,我也不會再多嘴什麼,但是如果有需要的話我還是願意聽聽您的煩惱。」留下這樣的話回去自己的房間,但對方直到最後離去前也沒有再提起這件事。


在某次與御主的閒聊時,從他那裡聽到了關於第六特異點被召喚為中立從者的我所做的事,看來不管是哪邊的我都無法為誰悲痛孤獨的心分擔什麼,僅僅只能跟那些人一樣為其他還有未來的人奉獻這個軀體化為流星。

畢竟對於那些跟生前的我一樣已經確認了自己的「迪馬邦特山」與「願望」的人來說,只要在這之後有足夠多的人能夠笑著邁向幸福的未來就已經是對這樣奉獻生命的我們最大最好的報酬吧?

而擁有像俵藤太先生那樣笑著為我送行並且告訴我「我會為你承接後續的工作,所以就算失手也沒關係」的人,就只是某次太過奢侈的緣分了吧?


不知道那一位消逝時,御主有沒有看見像西亞的人民在我射出那支箭後的璀璨光芒呢?僅是拯救兩國人民的我據說在生命的最後隨箭四分五裂,而箭發出了七色之光…那麼用自己的人生去交換全人類未來的他一定也散發著不下於任何人的耀眼光芒吧?御主他想必看見了相當炫目的景色。

現在在迦勒底亞與御主談笑著的我覺得很可惜,我似乎沒有那個緣分在那時候去目送他…所以——

我想要…去為那個人這麼相信…

如果還有機會再跟像之前那樣交流,我想告訴他…他犧牲有好好成就他所祈願的未來。



FIN

=+=


後記:

「ステラァァァァァ!!!!」 或是「Stellaaaaaaaaaa!!!!」

請自己選一個為大英雄把彈幕刷起來!

這一篇算是直接接在貝迪威爾那一篇後想到的,但是大綱跟實際打出來的內容卻一直砍掉重練(就像在大家戰場上的阿拉什一樣,自爆了一次還是會重新站起來再一次自爆),直到最近才比較確認想要的感覺。

六章組真的好棒喔…蘑菇認真起來真可怕(稱讚意味)。

從之前的《蒼銀》就很喜歡他跟御主艾莉莎的互動,他退場的那段配上中原的插圖真的會很令人心痛,退場語音的那句「お前は間違っちゃいない…(你沒有錯...)」 在嚴肅的劇情出現可以造成爆擊無誤。

他在六章的表現讓我的好感度又再次上升了好幾個層次,不管是常常關心小貝等人或是讓人信賴的鄰家大哥哥屬性都很帥氣,在藤太的目送中退場也很壯烈,某個意義上絕對是六章最佳男配角。

不過不管是艾莉莎還是小貝的劇情都跟他的技能【千里眼A】有關,技能說明是:視力的良好程度。捕捉遠方的目標,動態視力上升。持有等級A以上的這個技能的阿拉什,即使是稍許的未來視(未來的預測)或者讀心也是可能的。據說是迄今為止FATE全系列已知面板當中,Archer中最高等級的千里眼。

(然後那個金閃閃的部分,不管弓職的還是術職的都沒有被放進技能裡,所以那個千里眼EX不在討論範圍內。)

因此在打完小貝那一篇的大綱後就在想大英雄勢必也能看穿醫生的真實吧?孔明那一篇算是這個構想的延續。

雖然拜醫生藏到連近在身旁的蓋提亞都沒有全部看穿,不過考慮到雷夫自己八成也看不起醫生的存在,所以還是讓這邊的阿拉什最少猜到了醫生最後的自爆。而且跟小貝最後都依然只看著王的狀況不同,為了兩國國民的和平奉獻出自己生命的他應該跟為了全部人類而打算消去自身存在的醫生(=所羅門)說不定會更有共鳴吧?

而且想到他對第六特異點的小貝的態度,我就不是很能想像他對醫生苛刻的樣子,大概依然是那種:【看著鄰居家懦弱沒主見卻在奇妙的地方意外頑固有原則的可愛弟弟】的態度吧?

當初就是抱著這樣的構想決定要寫這一篇的XD


另外提一下這次系列的標題跟以往我寫作時的方式不同,是先決定好大致的文章方向後就先定標題之後再寫本文,發現文章本篇感覺跟標題有微妙差異才會去稍微修正,跟我以前是先寫完稿子後才去思考標題是什麼不太一樣,某個意義上導致發揮程度其實有點受限…的樣子?我也說不太上來…只能說很久沒這樣做了吧?


這次的標題是【閒談】,所以穿插了醫生跟達文西的打鬧希望能讓各位有那種專屬於迦爾帝亞的日常感(然而現在已經QAQ)。不過正確來說最初的希望其實是【相談】才對,可是想想果然醫生那個人就算有這樣那樣的煩惱也不會因此去找誰諮詢。

頂多就是去魔法☆梅莉的網站討M而已,梅林八成也是知道這貨的本性所以才故意鬧他www醫生你被G8人惡整完全是自找的啊UCCU←不要這樣對他


其實有想過要不要讓靜謐登場,但後來想想讓她在這出現實在很詭異就打消念頭了(對,我又站到超級冷CP啦!阿拉什X靜謐以數值來說明明是可行的啊混帳官方!)拉二也是差不多的原因,話說算是加減預告一下吧?被戲稱是黃金三耙的金色鎧甲三人組裡只有拉二沒被我列到這次企劃裡,不是不想而是很微妙。

因為拉二對醫生即使用王的威壓去測試他,醫生不是「嗚哇!」的一聲抱著御主或瑪修哭著裝慫就是靠KY之力(?)暴露出自己過去作為王的那一面結果被對方訓斥為什麼平日要裝傻(然後醫生就會踏上尼托克莉絲和艷后的後塵,變成明明不是法老卻在拉二面前抬不起頭來的新成員),不過所羅門是拉二親愛的義兄弟兼聖人代表的摩西的後代(大衛王證言),正妻則是埃及公主…說不定某個意義上會被更加關照

嗯…嘛、如果有人說想要看我再來考慮到底要不要加進來吧?不過這樣標題大概就會是【法老的教導】之類的東西?然後大家愛戴的征服王就會拉著一票法老過來湊熱鬧了(開玩笑的,拉二意外是不會幹這種事的賢君)


題外話,算上變成槍王的阿爾托莉雅(亞瑟王)後,《蒼銀》的從者幾乎到六章時就全員都登場了,FGO的超級邊緣人布姊也是四章時就在活動裡實裝了,不過《蒼銀》組基本上都是在六章活耀就是…主角方有阿拉什(弓)、靜謐(殺)、拉二(騎),圓桌方有白槍王(亞瑟王.劍)、崔斯坦(原定.弓)。但亞瑟王卻成了槍職,可部下的貝迪威爾卻從傳說中的Lancer(?)接過聖劍成了Saber,某個意義上挺有趣的。


  46 5
评论(5)
热度(46)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