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王之親友

推薦看文對象:

已被自願性劇透的御主和終章後新任開位魔術師

*基本上迦勒底亞英靈們的日常妄想(笑)

*醫生中心本系列

*OOC是我


=+=


=+=


那個人應該算是吉爾少數允許我跟他做朋友的人吧?不過應該說只能說默許吧?因為看到後吉爾還是會跟我鬧脾氣,可是卻不會跟他找麻煩,所以那個人姑且是被吉爾在某個層面上承認的特別的人。

吉爾跟他相處時總是有點壞心卻又還是會釋放出些許的好意,問了他理由後吉爾是這麼回答我的:「這還用說嗎?因為這裡可是能觀看這一切始末的特等席,而這個原因又跟那個男人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我當然要看緊他呀!」他就這樣一如既往狂妄的笑著回到自己的房間。順帶一提,年幼的那個小吉爾是說:「因為那個人很辛苦的樣子,有恩其多你找他聊天的話說不定能讓他稍微放鬆?」但是那個笑容有點不懷好意;稍微成長了的那個吉爾則是說:「如果是那個男人的話無妨,反正本王跟你只會是這世上彼此唯一的摯友,這是不可動搖的事。至於那個男人…他原來的本質可是比還沒有人形時的你更加無情又悲哀的人偶。現在他終於活得像個人類,不過還是沒脫離神的玩弄,某個意義上看他掙扎的樣子非常令人愉悅…所以本王不需要去測試他。再說,他是絕對不會跟誰推心置腹的。」講這種話的同時冷笑著,我想也許只是有人代勞了吧?

那個人很喜歡甜食點心一類的東西,也喜歡著各種充滿浪漫情懷的故事,偶爾跟吉爾(小)一起去控制室講述我們過去的冒險給工作人員們聽慰勞他們龐大的工作壓力時他總是眼神總像孩子般閃閃發亮,偶爾也會在休息室看到他在閱讀安徒生或莎士比亞的著作,嘴上說著:「這是為了更加理解英靈好輔助立香他們而已!」但是不知道他自己有沒有發現呢?他在閱讀那些能夠撼動人心的故事時的表情跟一旁的童謠其實是差不多的。

在接觸這些能觸動人們感情的事物時,不論是美食、文學、音樂、戲曲、傳說…他的眼裡總是閃爍著某種的光輝,那是渴望與嚮往,吉爾說他的過去不曾體會過這些,某個意義上比過去還沒有那七日相遇的我還要可憐,我想這應該是真的沒有錯吧?畢竟連野獸都還有心,即使是管理杉之林的猛獸洪巴巴都還有為了裝扮自己而編織花冠,而我在過去還未與夏姆哈特相遇前也常與森林中的大家一起玩耍。

可是他似乎連這樣為了讓自己露出笑容的任性都還不曾擁有過就失去這一切的權力,吉爾說要不是現在情況不允許,實在很想引導他體會真正的享樂。不過很可惜吉爾的出發點不是出於好意,而是不爽。對於從出生起就享有眾神所賜的與寵愛與榮華富貴於一身的吉爾來說那個人的存在形式似乎非常令他不高興。吉爾雖然嚴重自我中心,不過他對於應當給予的賞罰倒是很有一套自己的原則…處罰自然不用說,但如果連應當給予的報酬都無法給予其實王也會不高興這點倒是鮮少人知的樣子。但我想那或許就是王之所以為王的氣度與原則吧?

尤其來到迦勒底亞見識了更多各式各樣的王者們後我稍微更加確信了這一點,畢竟先不提特定幾位,就吉爾也認同或不認同的那些王者來說,對於獎勵都還挺介意的。比方說這幾位吧?

『身為一個騎士給予他相應的榮耀是理所當然的,這是身為王應當做給臣民的表率。』不管哪位騎士王都義正嚴詞的說了相似的話,剛正不阿的少女或青年凜然的模樣教人印象深刻。

『臣民也好、同盟也罷,給予應當給予的酬勞是彼此能長久比肩的重要關鍵,運用得好也是戰略的一環,是蹂躪與征服的一部分,在高唱凱歌的同時也不能忘記一同努力的人們的辛勞不是正常的嗎?』兩位征服王這麼說著的同時後面王之軍勢的各位也贊同的大喊著:「正是!正是!」可以想見他即使死後仍被愛戴追隨的的人望是注意到諸多事情下成就的,跟成人後粗曠的外表不同,他的心思即使長大後依然跟少年時期的模樣般纖細但保有遠見。

『余對有功者的賞賜從來都不可能小氣,當然要從封賞的儀式服裝開始就要精心設計啊!』雖然不見得像這位薔薇的皇帝那樣華美,不過多數的羅馬皇帝們也都頗為認同那深紅與黃金的精神…儘管好像有些不那麼完全的樣子…

『賞賜應當賞賜的人,藉由必要的割愛拉攏必須拉攏的對象是擁有統一天下野心之人要懂的必要手段。』差點在歷史上一統御主故鄉島國的少女摸著身上的愛刀這麼說,認真的模樣與平日不正經時不同,隱隱透露出與她【魔王】的自稱相襯的氣度,聽御主說少女現在拿著的佩刀在她生前其實已經送給當時剛展露鋒芒的部下,說這件事時會摸著那把刀想必就是因為想起必須把珍藏的寶貝之一拿去交換以當時來說相對更重要的東西的事吧?

從這些例子不難看出對肩負那樣命運的人們來說,這些榮譽是應當應許的東西。也許也是因為這樣,自許英雄中的英雄王中之王的吉爾為什麼會想【諷刺】某個人了甚至不惜以魔術師的身分現世的原因。

也是因為這樣,我曾經半開玩笑地問了吉爾,如果那個人的命運是因為神的捉弄而得不到應有的報酬,那吉爾是否有打算代替神去賞賜呢?結果吉爾他意外的沉思了好陣子後回應了這樣的內容:

「嗯嗯…如果說玩弄與賞賜那個雜種的命運是神的特權,那麼搶過來好像也挺有趣的呢?雖然現在…」

聽到這個內容我微妙的擔心我是不是不小心害了那個認真負責的青年呢?在心中抱持著些許歉意的跟吉爾說:「但就算吉爾你想要搶那個權力,現在那個男人也已經不存在了不是嗎?」後,吉爾卻一副『吾友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的微妙表情看過來,自己想通了什麼後釋然的為我解答:

「不,只是可以搶奪的時候還沒到而已。那個雜種的未來已經映照在本王的眼底,實際見證之後並由本王再次鑑識那個雜種的價值,最後再由本王去承認、去允許那個榮耀即可。光是想像那個場景就令本王愉悅到想笑,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

聽到這我想、也許就算沒有我的多事那個青年未來也勢必再次與我們牽扯上關係吧?

御主他們知道的話一定會很開心的吧?但是吉爾說現在還不准讓他們知道,表面上是為了給他們驚喜,但實際上會不會其實另有隱情呢?畢竟吉爾其實很愛逞強啊…

「別想太多了吾友,現在的你所該做的只有見證到最後並在我需要你時與我並肩而行即可。」吉爾把我的頭髮柔亂後淡漠的看向遠方,似乎是在注視著什麼。

「這麼說也是呢…那麼告訴我接下來你打算引導御主到哪去呢?」

「這個嘛…我想,他大概明天要先去一趟烏魯克冥界找那個麻煩廢物女人的姊妹吧?」從吉爾的表情來看,他似乎陷入了不知道是憎惡還是可惜的情緒

「嗯?烏魯克冥界?為什麼御主找艾蕾齊佳拉?」先不說御主是活人不可以隨便闖進去,剛才我們所說的那個青年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在那吧?

「總之,這個靈草你先給本王吃下去——」

「唔!?」

「明天可是會有對像你那樣消逝過的人來說最麻煩的東西來到這個迦勒底亞,所以恩奇多你現在該做的優先事項就是給本王進無菌室去睡個三天三夜!」強硬的把各種靈草塞進我嘴裡強迫我吞下,眼裡有著不准拒絕的堅決。

「唔咕?嗚嗯嗯嗯呢嗯?」嘴裡的靈藥還未完全吞嚥下去前,強烈的催眠效果就侵襲了意識。

「放心吧!接下來有得我們忙的,因為後天後將要來到這裡的雜種們將會用自己的愚昧給這裡帶來風暴,如果不去擺平的話我們之前就做白工了。本王可不會允許這種惡劣的玩笑。」

看來在思考那位青年的未來是否會被吉爾過度干涉前,我大概在清醒後要先擔心的是我們之後命運吧?

只希望這之後我作為兵器可以幫上御主,然後作為朋友可以不再讓他傷心吧?

=+=

後記:

好,相信看到結尾就有人猜到這篇原本是聖誕節賀文的事了。結果我不小心就這樣拖過元旦了…所以最後依照第二章序章跟新年特番去進行修正了部分內容,不知道會不會很違和呢?

是…我又開天窗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P喔

這次是恩奇多的故事,出發點是因為在想閃閃的大鋼時想到【王大概會有意無意地對小恩透露一些他從千里眼知道的事】,然後就開始想小恩到底知道多少呢?是會因為了解閃閃的關係就從片段歸總出全貌?還是維持著一知半解的狀態在閃閃旁邊旁觀直到他判斷自己需要出手的時機?或是有什麼其他的可能性呢?

大概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態去寫的?

不過…一如既往地,我家任何一個帳號的天文台目前都沒有恩奇多,所以我也只能去翻翻自己手邊的【Fate/strange fake】和網路上人家曬出來的遊戲對話或禮裝去推測我家的小恩會怎麼去看待這些事。老實說我對於家裡沒有的英靈還是多少有點情感投入不夠的樣子,真是困擾…

所以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來我家啊小恩?

話說今天(20180103)是大弓閃的期間限定卡池,我發文後如果王來我家了我就立刻去寫弓閃那一篇吧?雖然我不抱任何期望就是<有點非的亞洲御主

相對的術閃寶二就去寫術閃那一篇吧?都沒來…那就去考慮寫別人的吧?<要不要這麼現實!?

  28 8
评论(8)
热度(28)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