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法老所察覺之事

推薦看文對象:

已被自願性劇透的御主和終章後新任開位魔術師

*基本上迦勒底亞英靈們的日常妄想(笑)

*醫生中心本系列

*OOC是我


=+=



「能讓余感到興趣的人是不多的。擁有王者風範的人,或是生有王家血統的人,余都不感興趣!余有興趣的是生來就有王之力,然後理解自己責任之人。」對御主這麼說之後,聽聞了吾親愛手足的後代也在這裡的事就去打聽了一下,不得不說對方真是令人失望的男人。不過卻意外知道了關於他的兒子、我等敵人.所羅門的事。

——『我不過是個放羊的當上了王,那小子啊,可是與生俱來的王喔?』

既然這麼聽說了就忍不住去搜尋聖杯給予的知識裡關於那個與人理為敵的吾友的子孫相關的傳說,結果意外得知了他的正妻是迎娶埃及法老的女兒不禁更加在意能夠得到那個時代的法老承認並將繼承尊貴血脈的光輝之子交付終身的王會是怎樣的人?先不提他成為人理的敵人前是經歷了什麼,最少在那之前應該是個足以令余承認的王才對?

「欸?欸欸?居然問我對所羅門有什麼感想嗎?」那個橘髮的醫者對於的提問非常驚愕,他似乎從來沒想過余會對這件事產生興趣,不過想想也是…他似乎不太受許多英靈們的歡迎,所以一直都不奢望余等主動像他搭話。
「怎麼?余聽說你似乎是那個所羅門王的粉絲,還因此在知道他成為敵人時大受打擊的樣子?那姑且不提現在成為敵人的立場,余問你,你是為什麼嚮往他?你應該還是挺熟悉關於那些的吧?」
「這、這個…我…」他的聲音透露著害怕,可是——
「余說你啊…這裡沒有別人,沒有必要把你眼底的微光繼續用懦弱的陰影掩蓋,給余用真正的姿態面對余!你拙劣的演技讓余很不高興。」聽到這句話時他的表情愣住了,然後發出無奈的苦笑。
「這、拉美西斯二世先生,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如果我沒猜錯,您似乎是希望我以一個『王』的身分跟你對談?我的確是迦勒底亞的代理所長沒有錯,但是距離您所承認的王者身分來說應該還遠遠不及吧?」雖然笑著這麼說,但這個醫者的眼睛沒有笑,似乎在猶豫什麼。
「因為不可告人原因而藏起光芒的你想質疑余的旨意?余可不認為你有這麼愚蠢。」只見他用餘光確認再三附近的確沒有其他人等後整個人的氛圍平靜下來,在余的眼中散發著淡淡的放若已然消逝的微光。
「抱歉,恕我冒犯。姑且請您容在下先解釋一下,我的驚慌不是演技,還有這個模樣我不是很想讓其他人看見,就如法老您所猜測的一樣,我不行也不能讓早已知情者以外的人看到我這一面。」果然,這個男人…曾經有著不下於其他王者的光輝,就算那威光已然逝去也依舊有些餘暉遺留下來。
「哼,既然你向余坦承了也只好原諒你,但是直到有其他人靠近前維持這個態度,省得余看了礙眼。」既然知道這個男人其實也『曾經』是個王,就該以相對的態度說話,這是余身為法老該有的基本禮儀。
「嗯…不過、可否讓我請教一下,為什麼會發現?是我哪裡暴露了嗎?」看來這嘻皮笑臉的鬆散態度的確是他本人的性格。但即使如此也沒讓人看見可趁之機,這人消逝掉的光輝說不定比余原本預想的還耀眼也說不定?
「看來你沒有自覺呢…也是,有時候一些東西早已侵蝕進骨頭甚至融入靈魂之中,不是單純不去像旁人顯示展露就能輕易掩藏的。現代不是有一句俗語是這麼說的?真正的黃金在哪都會發光,就跟來到這個地方的其他法老們一樣,即使不在埃及也沒有人民們追隨,但是太陽與眾神的加護與光輝依舊光耀著我們。」對余來說,這些東西向來都是理所當然的常識,不過不要說對異國的王…就連天空女王的尼托克莉絲也常常為此鑽牛角尖,或許不能苛責。
「是嗎?這樣啊…因為我有陷入絕境的時候會為了維持現狀而選擇『什麼都不做維持觀察』或者『撤退』這種悲觀的壞習慣。所以我一直覺得過去我所主動放棄的那些什麼都沒有殘留下來呢。」說這話的他的表情有些感慨和無奈
「主動放棄?王的身分跟責任嗎?為什麼?既然你說是自主決定的,那就表示並非逼不得已的吧?」簡直難以置信
「這個嘛…主動放棄的原因啊…要說的話是因為我的過去讓我一秒也不曾允許我從那樣的身分逃離啊…那時候的我不像您有敬愛的友人、深愛的王妃不說,我連即位前的覺悟都沒有過就在神的旨意下坐上那個位子…應該說我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坐在王位上了吧?唯一有變化的只有身分的轉換而已。那個時候沒有任何可以喘息的空間…不對啊…確切來講我那時甚至連想要掙扎的精神都沒有過吧?僅僅是…履行被交付得責任吧?」什麼榮耀?什麼愛?連喜怒哀樂都沒有的人怎麼可能會知道那些有什麼意義呢?

「你——!?」到底是什麼人?

「抱歉,請您忘了剛才我所說的那些吧?只要想到那時候的自己就不禁稍微有點自暴自棄,真是失態呢!」他搔了搔臉苦笑道,彷彿方展現出來的無奈與哀傷都是假的一樣。
「是嗎?你…很堅強呢…」或著…是擅長強迫自己變得堅強的王嗎?畢竟王如果在臣民面前暴露那種醜態就會引起身旁的人的恐慌和不安一個沒弄好就會使原本繁盛國家因此毀滅,所以這個男人作為某個王時不論如何都要求自己忘卻『王』以外的自我嗎?捨棄慾望、抹去感情、秉持公正…是個比預想的還要值得獻上法老敬意的同盟呢。
「只是膽小而已…說到這個我來回答您最初的問題吧?我所知道的『所羅門是個怎麼樣的人』吧?是個偉大、賢明又可靠卻也是笨拙、無力又哀傷的人。我不清楚他為什麼想要毀滅人理,但如果他是因為晚年發生的事而產生什麼我無法理解感慨所以在復活後做出這樣的決定,那應該就是原因吧?」他語氣有些漫不經心,態度卻很肯定。
「那是你做為王去鑑定的感想?還是以現在的姿態做出判斷?」這可是審視那個吾友子孫的重要依據之一。
「誰知道呢…唉呀瑪修、立香君,準備去訓練嗎?還是要提早去吃午餐呢?」醫者的態度隨著御主與擬似從者少女的到來變回平日那更加隨意的又開朗的模樣,奇怪但微小的違和感又重新掩蓋他曾作為王者的微光。

「報告醫生,我跟御主剛好要去吃飯。聽說主廚研發了新菜色,大家都很期待。」少女說完後看向余又重新看醫者猶豫許久後出聲詢問「那個…請問是打擾到您們的談話了嗎?」
「不,我們剛好談完了。余只是找那個醫者討論往後的方針罷了,畢竟雖然現場指揮與判斷是由御主負責,但這裡的調度還是他,所以余想至少私下跟他談妥一些與余同盟要注意的事。再說除了余之外,這裡也有其他時代的法老和各個時代的王者與英雄豪傑們聚集在此,此等重任不可隨意馬虎。」看那個醫者的態度似乎也沒打算繼續告訴我詳細,只好順手打發讓這件事結尾了。
「這樣啊,那麼奧茲曼迪亞斯王您既然說談完了,所以得出結論了嗎?因為我跟御主的行動必然會受到影響,我有必要先向您確認。醫生那邊我們之後再了解詳細就好。」少女認真地詢問,為了御主與自己的行動顯得很主動。
「瑪修,雖然你這樣說沒有錯,但是你這樣我身為代理所長的立場會覺得有點困擾啊…」
「雖然對醫生你有點抱歉,但是我覺得讓你在這時候講你一定也還沒整理好怎麼說,所以不如等你確認該怎麼做後再跟我們轉達結果會比較適合。」如此井井有序的表達自己的想法,看來這個少女似乎有著作為賢臣的資質。
「嗚嗚…我居然無法反駁…真是慚愧…」
「那麼奧茲曼迪亞斯王,請告訴我結論吧?」
「嗯,畢竟也已經被召喚出來了而且理由正當,所以這次同盟余也沒什麼好反對的。但是果然還是有許多事情需要顧慮,所以余決定慎重考慮後再跟這位醫者和你們幹部們找時間正式討論並簽訂同盟合約。故余現在也沒什麼好跟你和御主說的,快滾去吃你們的飯吧!我跟醫者在確認一下時間就要回房了。」
「這樣啊,那就不打擾你們了,請容我跟御主先告辭。」少女行過禮後就直接前往餐廳去了,似乎沒發現什麼不對,看來還要再磨練一下。「醫生你要好好加油,讓法老也另眼相看喔!」御主離去前開朗的這麼對醫者說道就追上少女,相對起在這就無憂無慮只管讓自己好好休息調整狀態能夠隨時能夠上場的兩位,一度被少女的話語打擊到的醫者在聽完御主話後又重新燃起幹勁,看來他很需要鼓勵呀…

「謝謝您的解圍,尊貴的法老王。」目送少女與御主消失在轉角後,醫者僅用我們倆能聽到的音量小生答謝。
「哼,舉手之勞罷了。不過同盟的事余也的確正在考慮,所以不過是把這件事提早而已。」
「這樣啊…那麼我跟李奧納多還有其他幹部們討論過後會正式親自上門告知您我們的時間和考量吧?」面對我所提的要求果斷地做出回應,看得出來御主的鼓舞令他幹勁滿滿。同盟談判時說不定會有點棘手,但這樣正好!

要是同盟對象不拿出這種氣魄,余也不打算全力以赴。

「就那麼決定吧。話說,余從聖杯那所得到的知識中說所羅門迎娶了那個時代的法老之女作為皇后,但也之後一樣也迎娶了其他國家的公主,你認為他是那麼值得交付尊貴血脈的男人嗎?算是題外話,醫者你輕鬆回答就行。」
「…以地位和待遇來說或許是吧?但是有沒有給予那些女性們所期望的愛…這點我就不知道了。畢竟所羅門的國家最後還是因為她們的祖國而分崩離析,再說神明也不太滿意他晚年受到嬪妃們影響所做的決定…不管是侍奉其他的宗教神明還是別的。」他雖半是玩笑得如此回應,但內容的確也跟聖杯給予的知識相符。
「他的神明真是沒有肚量,這樣想來余的摯友也是因為聽信了那個神的話才離開余遭受那些苦難。」想到這點就令余感到不悅,可是余敬愛的手足一定會說那些災難是試煉,所以頑固的否定余的意見坦然看待那個命運吧?
「哈哈哈,您會這麼想或許也是沒辦法的呢!雖然我也覺得那有點啥…不過事情發生了也沒辦法啊。」
「醫者你意外的認同這點呢…」我還以為自稱所羅門粉絲的他大概會反駁余呢…
「如前所說,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去糾結已經發生的事而已,再說那個時代的人思考大多很僵化,所以怎麼損我覺得都無所謂,重點是活在現在我們的想法應該活得更柔軟、靈活一點。」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很好!非常好!余很中意你醫者,等到你可以告知余你的真身為何時,就跟余找天一同暢所欲言一整夜吧?余會設宴招待你的。」這種事余的摯友大概會苦笑嘆息吧?可是余也有很多抱怨。

「如果有那個機會的話,絕對會應邀的…我就在此先謝過您的好意了。」
「啊啊。余會期待那一天到來的。」告別醫者後準備去跟其他法老們傳達今日的決定,畢竟往後將有許多事要忙碌,如果能聚集眾多智慧迎來最棒的勝利,畢竟能讓余等的光輝更加閃耀吧?

 

但是,終局之後…那個醫者就消失了。
就跟余認同的勇者生前一樣,為了他所認為正確的事獻上了生命。
雖然御主不肯告訴余詳情,但御主一定,就跟與摯友分道揚鑣時的余一樣痛心吧?

 

後記:

因為大英雄那一篇有人說想看了,那就只好讓黃金三靶集合啦XD
但老實說我家其實沒有大弓閃也沒有拉二…雖然我很喜歡黃金三人組的互動,但是我家天文台組不出這樣的隊伍,而事實上他們除非刷種火,不然其實也不太適合組隊…拉二作為騎職非常搶星,閃閃雖然打星跟吸星都很不錯,但是他跟小太陽兩個的吸星率差不多,可是兩邊的都是全體攻擊紅卡寶具小太陽雖然有閃閃沒有的神性特攻,但閃閃自己有人形特攻其實比小太陽還實用一點,真是為妙。 

再來就聊聊這次的故事吧?因為我被王在卡池遺棄了,所以我賭氣先寫了最後才加入企劃的拉二的部分。←這貨

拉二的部分跟大英雄的故事算有一點點聯動(?)關係,主要形式也有點相像都是【閒聊】。應該說他們在這篇聊得內容比大英雄更多。算是我重看了蒼銀後對法老對於鑑定擁有王之資質的設定採用結果吧?

我是認為法老不一定會發現醫生的真相,但是他應該還是能看得出來醫生曾經是『什麼樣的王』才對,王有許多種類型,所以他應該不會去在意面前的王的作法如何,而是去在意這個王為何會做出這樣的判決,對自己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並且依照這個王怎樣跟身為神王的他相處去決定該如何應對。是優秀的王就獻上敬意,是平庸凡俗但不能殺的人就敷衍,某個意義上大概剛好介於閃閃跟征服王之間吧?至少我是以這樣的方式去抓他的心境,希望沒有很OOC。

就像蒼銀裡豆爸對拉二前來同盟後的OS:魔術師之間有魔術師才能明白的事(範例:某孔明附身的二世老師),王有同為王才能察覺並相互鑑定的事(範例:F/Z裡閃閃與征服王對阿爾托莉雅)。

那麼拉二就算沒有千里眼也能【察覺】到關於醫生身分的冰山一角也不過分吧?話說我想這邊的拉二大概自從醫生的事後應該越來越討厭上帝了…如果知道醫生=所羅門的話大概更生氣吧?唆使他敬愛的義兄弟兼摯友的摩西離開他不說,還這樣欺負他義兄弟的子孫讓有世交關係(因為所羅門的正宮皇后是埃及法老的公主)小朋友過這種不是人的生活又讓人家在第二次的人生裡背負這麼悲傷命運(而且擺明就是過勞再過勞)。如果人與神之間有勞基法的話,拉二一定會拉著埃及諸神還有其他法老去抗議的樣子w

 另外我想所羅門應該也有著聖人屬性設定上又是摩西的子孫,所以算是基於個人私心讓醫生無意識的刷高了拉二的好感度,這部分要是有人覺得不太好的話請告訴我吧?雖然不至於大修,但是您的理由正當的話至少會在校正時會去進行調整到不至於這麼明顯的偏頗。

題外話,蒼銀的廣播劇公布了摩西的聲優是緒方姊…害我忍不住質疑到底是官方懶得再請一位聲優,還是單純認為緒方姊的聲音的確很適合跟拉二有因緣的兩位聖人角色呢?畢竟Prototype本篇Rider的Master(伊勢三 杏路)也是緒方配的。然後伊勢三一族你們怎麼老召喚出Rider啊?難道這是遠坂家都只召喚出Archer的設定變形嗎?←胡扯
話說Prototype本篇Rider的Master(伊勢三 杏路)聽說設定上是女孩子,但是因為身體狀態的問題加上人設,所以常常被描寫成少年,就不知道官方到底要不要把人家的性別定下來了。雖然聲優是緒方的話,那不管怎樣說都通。
就我來說只是會變成像隔壁棚的遊戲人生一樣,機鎧族說空跟意志者(里克)很像時,我腦袋裡就會想這設定最後到底會不會變成官方承認的聲優梗啊?雖然應該不至於啦…但我就是會受影響啊!

 大概是這樣→

【動畫撥出中】

「你們,非常相似。」感慨

我的內心OS:是啊,連聲音都一樣呢…畢竟中之人是同一個不說,連聲線都一樣啊。(棒讀)

以下回應區開放吐槽(X)

 

最後雖然有點遲,但還是再說一次:

新年快樂!Happy New Year!


  58 6
评论(6)
热度(58)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