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少女收到了王的致歉

*大概是個近乎夢境的故事
*至於為什麼說像是夢境我想看完內容的人就會懂了
*副標題是【奧爾嘉瑪莉夢遊時間神殿】之愛麗絲所長&柴郡貓所羅門(造謠)
*我一定是喝ㄎㄧㄤ了或是生理期太不舒服才寫出這玩意兒
*私設可能略多?

=+=

到底是在哪呢?我聽到了羅馬尼對我說:「對不起。」
是在控制室?會議室?茶水間?走廊?
不對…那裡是迦勒底亞嗎?

『………所……長……………奧爾…………嘉…瑪麗………』

又聽到了…等等、我在哪裡?雖然裝得很平淡,可這怎麼聽都是那個傢伙,那麼羅馬尼又是在哪叫我的?
身處彷彿被隔絕在天空的某地,抬頭仰望就可以看見漫天的星空甚至地球——我是在宇宙嗎!?

『哀呀,嚇到你了嗎?』聽到那熟悉又漫不經心的聲音正準備轉頭開罵,但是印入眼簾的卻不是我熟悉的羅馬尼,而是一個身高差不多卻非常有威嚴的男人,他身著不清楚是哪個民族的傳統服飾,只是從他身上的華麗卻嚴謹優雅的衣飾可以看得出他是相當有身分地位的人物,褐色的肌膚和帶點微卷的雪白長髮讓人猜到他應當是在中東一代的某個統治階層,儘管雙手藏在披風下面,但這裡微微吹起的風還是可以讓人從隙縫看見他兩隻滿是紋身的手臂,可雙手卻因為角度的關係看不清楚,不過能想像他的雙手應當也是戴滿珠寶吧?
『那個所長…不,在這裡應該要叫你奧爾嘉瑪麗吧?你願意陪我聊聊嗎?』眉宇中透著溫和的男人伸出手這麼詢問了,儘管表情一點都不像可是那個語氣果然是羅馬尼吧?

「喂!羅馬尼你在搞什麼鬼?為什麼會打扮成這模樣?還有剛剛的氣場,你以為你是哪邊的國王陛下嗎?」一發現是那個被爸爸不明所以信賴過度的醫生,忍不住就直接質問了,可是一問完後我才注意到他所在的地方…或著該說應該他身後的椅子的確是稱之為玉座也不為過的宏偉,再仔細看這個地方雖然殘破卻是個完整的接見廳。

『嗯…要說的話,我的確是這裡的國王沒有錯,應該說我以這模樣活著時也的確統治過國家。說起來我還沒跟你說「歡迎蒞臨我的工房. 時間神殿。我很高興在這裡見到你,迦勒底亞的所長 奧爾嘉瑪麗.亞斯密雷特.阿尼姆斯菲亞小姐。」雖然這樣說各種意義上都很微妙就是。』他張開雙臂了表歡迎的模樣有點滑稽,就像承認我們在這見面打一開始就是笑話似的。然後、我看見了他的雙手手指都戴滿了金色的指環,不會吧——

「你、你是所羅門王?騙人!」

『說得真過分呢,不過我生前的身分的確是那個魔術王。當然,我當時的個性也不是你在迦勒底亞看到的那個樣子就是…如果毫無人性也算一種個性的話。』他用著羅馬尼的語調卻用著不是羅馬尼的的表情說這些,看著好詭異。在他的好意下坐上不知何時出現的椅子,旁邊居然還有放了茶點的桌子,看得出來他不想讓氣氛太嚴肅。不然我以一名名門出身的魔術師來說應當對他行禮並且恭敬的跪在他身前恭敬的聆聽才對。只是——

「我聽說的所羅門王是英明神武充滿威嚴又懂得適時適宜說話的人,怎麼會是你…不對、難道你是故意選擇羅馬尼的語氣來故意整我的敵人嗎?」如果是敵人的話就算真的是魔術王本人我應該也可以反抗吧?

『喔呀?這模樣果然造成反效果了嗎?』一個響指剛剛那身看著就很繁複的華麗衣服就變成了我也非常熟悉的迦勒底亞制服,他本人則是一邊拿出髮圈和梳子悠哉地把頭髮綁起來,同時皮膚的顏色逐漸變得白皙,長長的頭髮也在他慢慢梳起那招牌的馬尾時染上溫暖的橘色還慢慢的變短,眼睛也從透著金色光芒的琥珀色轉變為清新的翡翠色,待他整裝完畢後就是我看著就令我很煩躁的羅馬尼.阿基曼了「我還想說因為所長老是抱怨有我在氣氛就嚴肅不起來,所以特別以原來的面貌來見你好跟你解釋和道歉,結果沒想到反而被懷疑是敵人假冒的,真讓人洩氣。」

「……我錯了,你還是以魔術王的身分跟我說話吧。」看著那個人那個態度心底就很火,他以所羅門的樣子說話的時候語氣就算還是羅馬尼,最少外表和舉止還挺嚴謹的。
「欸!?我都準備好了說…這個姿態不好維持呀…畢竟當初這個樣子也是依靠聖杯才得到的…但如果所長這樣能比較好好聽我解釋的話,那還是回復原來的模樣吧?」相比起剛剛變成羅馬尼還要慢慢變化的瑣碎過程,他變回魔術王只是單純拆掉馬尾就結束了,這到底算什麼原理啊?
『對了…因為這裡是我的工房所以才能這樣的,等等就順便稍微練習一下這個吧?畢竟我還是希望在迎接終末時以人的身分結束呢…』他像是在嘲笑世間法則般隨心所欲的讓自己的局部姿態不斷在魔術王和羅馬尼之間切換著,果然真的是那個首位把魔術置於手下的王嗎?
「不對、為什麼反而是羅馬尼的樣子不好維持啊!?普通來說不是應該是原來的樣子才是難以展現的嗎?還有你剛說透過聖杯…那又是怎麼一回事啊!?」話說突然之間訊息量也太大了吧!?
『嗯…這樣一下子那麼多問題我也很難回答啊…一個一個來吧?首先,所長你也知道吧?你的父親前所長有參加過聖杯戰爭,我是他那時候召喚的從者,我們獲勝了。』一瞬間又變得好簡潔…這算什麼啊?
「等一下、那時候的官方紀錄是——」
『那個結果是前所長偽造的,畢竟別的先不說…他所許下的願望以魔術師的訴願來講一般都會認為那很庸俗吧?
至於獲勝的方式…通常以從者身分回應召喚的話沒意外是會以全盛時期現世,在擁有能夠洞悉世間一切的千里眼的我面前,所有的小手段都沒有用,而只要我戴著這十枚天父所賜與的戒指就沒有任何人能以【魔術】來傷害我,在【聖杯戰爭】這種魔術師之間的戰爭裡要獲勝是很容易的事。』

「父親的、願望?」

『是獲得巨大財富,因為前所長他要建造迦勒底亞所需要的金錢實在不是阿尼姆斯菲亞家可以負擔的起的,比起直接前往根源,他對於自己身為阿尼姆斯菲亞一族當家的身分更重視,所以他選擇這個在普通魔術師眼裡看來堪稱是庸俗至極的願望,但是也因此才能造就無人能及的創舉。』

「什麼?」

『所長,你認為以一個魔術機構來說,迦勒底亞的構成跟一般你所知道的相比有什麼不同呢?』
「唔…太多了…首先光是我們天文科阿尼姆斯菲亞所擅長的天文相關器材來說就要比其他的魔術更依賴現在的文明科技,而為了保養維護那些器材就需要培養許多非魔術師的專業人才,為了讓大家能好好工作所以要好好提供合適舒服的環境,可是為了靈脈與合適的磁場及隱蔽性,迦勒底亞建造的所在地本身就很特殊了…」
『沒錯,所以非常的花錢。即使前所長擁有阿特拉斯院的契約書也並非萬能,在這根本之上還是要有錢才能夠推動這樣大規模的計劃和建設,這是自古以來就有的人類專有法則。』
「…的確,如果以阿尼姆斯菲亞家原來的財產來說現在的迦勒底亞是無法建成的。」
『所以前所長許下了那個願望,同時…他也給予我許願的機會。』
「欸?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沒有喔,照原本聖杯戰爭的要求來說,七位從者都要犧牲自己化為聖杯的燃料,那股能量才是御主們達成願望的能量來源,令咒原來的用途也是為了讓英靈自殺用的,可是那次聖杯戰爭有幾位英靈的靈魂質量足夠強大,所以就算我沒有自殺也可以啟動聖杯,前所長出於對身為【魔術王】與【戰友】的我.所羅門敬重與憐惜,於是讓我一同許願,我也因此才能以羅馬尼.阿基曼的身分轉生。』他微笑了,像是在緬懷什麼一樣…是父親嗎?
「不是受肉,而是轉生?」為什麼要這樣選擇?
『所長,你能想像一生都不得為自己而活的人生嗎?』他問這句話時雖然笑著,但看上去非常的痛苦。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從出生起就被剝奪所有喜怒哀樂,像個機器一樣活著。』那慵懶的聲音開始變得輕飄甚至是冰冷。

!?

『那就是你們魔術師所崇拜的【魔術王】所羅門的真面目,不是被神所寵愛…而是為了神才出生的提線人偶。』他說出這句話時表情和聲音都平淡得像是在說別人的事,看過來的眼神也近乎凍結。

「…騙人…」

「很悲哀吧?」不知何時他又變成了羅馬尼的樣子,雖然因為衣服沒有變好顯得有些不倫不類,但是看著他的臉我居然感到一絲安心,為了那張毫無緊張感的笑臉「我作為羅馬尼的人生只有十年,在你眼裡看來我一定很幼稚吧?說出來也沒關係喔,畢竟以人的感情來說我的確是小孩子…即使多了一丁點理智跟智慧,以這副模樣生活的我即使外表是二十多歲的大人但活到如今也只有十歲。即使不提那點,平常的我優柔寡斷又不可靠卻深受前所長信賴,在所長你看來一定很討厭吧?」畢竟多數醫療工作都丟給了機器實際上做得更多的卻是行政和人員管理,以一個醫生來說權力還是未免太大了。可是爸爸卻老是偏袒說:交給他不會有問題。

「你…你跟我爸爸他…都不擔心哪天對方會背叛、會別有二心嗎?」就像我那樣信任雷夫,雷夫卻——

「嗯…我想那很困難。」嘀咕了這麼一句後他轉頭就又變回了所羅門王,可是衣服卻是迦勒底亞的工作服,馬尾也有綁起來,他臉上看起來不是很在意但手還是不自覺去拉衣角,大概真的不太擅長…『畢竟我在轉生前的一瞬間,已經看到了人理毀滅的未來。不用說,我轉生結束當下就馬上告訴了前所長。』在世界毀滅這種大災難面前,不管是誰都不可能也不會在目標一致的狀況下拆夥,就算要鬧翻也要等問題解決再說。
「那你一定早就知道雷夫會背叛了吧?」沒錯,剛剛記憶逐漸恢復…我……

『不知道。』秒答。

「欸!?」
『我沒有騙你,我所看到的只有世界被毀滅的光景,再說即使想看得更清楚我那時候也沒有辦法了。』扯起一個很牽強的苦笑,明明現在的他外表已經不論從哪邊看都是我剛到這時看到的所羅門王,但那個表情卻跟最初像我搭話時那個無機質的微笑不同,是屬於羅馬尼.阿基曼的表情…一個非常悲痛的、屬於人類的表情。
「因為轉生成了普通人?」
『沒錯,我放棄了所有身為所羅門王所有擁有的東西。名字、身分、地位、財寶、智慧、才能、魔術迴路…我全部都捨棄掉了。』他癱坐在玉座上細數著自己轉身時放棄了什麼,簡直像在呼應一般他的外貌也慢慢依照他所說項目的轉變成羅馬尼的樣子,從瞳色、膚色、頭髮、鞋子、衣服…猶如被侵蝕的景色般轉換成另一人。
「為甚麼?」
「因為我很羨慕啊…平凡又充實的人生。為了無聊的小事煩惱、為人生的抉擇猶豫不決、為眼前的困難而挑戰、為了某個幸福的未來與誰共同前進…我很羨慕啊…」的確,不論好壞…擁有那些喜怒哀樂才是人類,才一個人。如果他所言不假那當個全知全能的人或許真的是件非常無聊又痛苦且麻煩的事,要是還因為義務什麼不能死——那簡直就是活地獄。不、這樣的生活持續下去地獄說不定都比較開心?

「你那時候到底是怎麼堅持活下來的?」

「所以我的感情才被剝奪了啊,儘管心裡還是會有『嗚喔!我也好想出去玩啊!』或是『嗚哇!這傢伙真的是令人火大!』還有『真好,他們看起來很幸福。』之類的屬於我個人的想法,但說穿了那大概就是一瞬間的內心波動,連動搖都稱不上,因為即使有這些殘餘的情緒波動我也不能做什麼。我只做該做的事跟能做的事。」連妻子要迎娶哪國的公主、國政如何安排、與誰結盟…通通都被神安排好了。

「沒有想過反抗嗎?」

「如果可以反抗就好了呢~不對、應該說要是生前那時候我還有反抗的情緒就好了。」神的提線人偶不需要感情。最少對天父來說我(所羅門)是這樣沒錯。

「……」

「所以在前所長獲勝後對我說:『你也一起許願吧?』的時候,我沒有猶豫的選擇要成為普通人度過平凡的一生。前所長在知道後原本想說等一切安頓好就安排我到阿尼姆斯菲亞家領地的哪邊讓我可以享受清閒的生活,甚至考慮把建設完迦勒底亞剩餘的錢分一些讓我可以生活無虞的過好日子…不過很可惜,我在轉生結束居然臉色蒼白地對他說出我成為人類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不久的將來人理將要毀滅』而不是期待新生活的到來,很諷刺吧?」如果…他沒有看到的話,他現在應該會在哪邊過著父親精心安排的幸福人生吧?也許會在哪邊鄉下悠閒的享受農村生活、或在跟魔術有點關係哪座城市裡以庸碌上班族的身分與哪個魔術師們擦肩而過、又或著在父親的安排下到阿尼姆斯菲亞家擔任著不大不小的職位偶爾陪身為當家的父親聊聊他們一起參與的那個聖杯戰爭…原本這才是羅馬尼應該有的人生,是他與父親期望的人生…相當平凡而簡單卻幸福的人生。
「那你後悔嗎?告訴我父親人理毀滅的事。」
「先不說我那時候應該沒有餘力假裝自己沒看到,最少我現在沒有後悔。呀啊…雖然還是很忙碌,但是我終於能夠觸碰到一點點我曾經嚮往的東西了…就算只是這樣一個如同夢一樣的虛幻時光。」真的就像一場夢呢…

「哪怕是這樣的人生?」

「是啊。」雖然在旁人眼裡看來會可悲吧?
「那麼你在我來到這裡時說要跟我道歉和解釋的事跟這件事有關嗎?」
「算有吧?因為人理燒卻就是我過去召喚過的七十二魔神集合體的蓋提亞引發的,我覺得我要以羅馬尼的身分結束這一次的人生前最少應當向奧爾嘉瑪麗你道歉,畢竟就算不是我做的你與你父親的死也是我的責任。」他起身瞬間回復了王的模樣『我以所羅門王的身分向奧爾嘉瑪麗你道歉。我不奢求你的原諒,畢竟把你跟前所長先後召來時間神殿做這種其實毫無意義的事只是我的自我滿足,但至少讓我這樣好好跟你們說吧?』眼前的這個男人他用所羅門王的身分向我道歉了,為了讓自己可以好好結束。
「真是的…你這樣要我怎麼對你生氣…等一下!你剛剛說父親,也來過這了?」
『啊啊…不過為了不要驚動到敵方,我只能一次找你們一個。因為我只是把時空稍微錯開一點,利用這裡的特殊性才可以在2016的這個時間點把已經死去的你們叫來這理長篇大論就是。很抱歉無法讓你們重逢。』
「是嗎?那也沒辦法了…」
『那不管是我們哪一邊也該回去了呢…你回歸虛無,而我回去面對最後的戰役,雖然上戰場的人不是我但總要把能做的該做的通通做完才行。』隨著他的帶領一起慢慢踏出這個破碎的神殿,倒數著再次消逝的時間。
「也是呢,你要好好把迦勒底亞代理所長兼司令官的工作好好做完!不然我真的不會原諒你!」
『嗯。我願以靈魂向你起誓,一定會做到的。』這是最後的義務。
「那麼這樣,人理就能得救了吧?」
『……』
「那個、為什麼突然沉默了?」不好的預感…
『因為等打敗蓋提亞後接下來有個更艱苦的戰役,但我無法馬上出手干涉。接下來迦勒底亞剩下的工作人員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能活下來都是未知數,只希望最近稍微【回復】一點能力的這雙眼只是看錯了。』他指了指眼睛,象徵全知全能被他一度捨棄的神所賜與的恩惠,依照他的說法【世間所有的智慧】其實就是看透過去與未來的千里眼。若是這樣迦勒底亞將會遭遇非常嚴重的災難…這樣父親的心血跟職員們的努力不就——
「你、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嘛!?」
『我也還不知道…千里眼的能力以羅馬尼的身分時我是無法使用的,即使是最近也只有在這種夢與現實交錯的境界區才能勉強看到一點模糊的景象。如果要看得更清楚就必然要以這個模樣才行,但是現階段這是不可以的。』這個身分就已經是現在自己手裡最後的王牌了,而現在還不到可以打出去的時候。
「那這之後呢?」
『這就要看李奧納多了…因為我連回不回得去都說不準啊…』神殿入口,已經到了呢…
「喂!羅馬尼…欸?我的腳——」不見了…身體的知覺開始消退,虛無的回歸跟死亡再次纏上了我。
「看來召喚開始解除了。」回頭看著那個理應很熟悉的身影變得全然陌生,他一定沒有自覺吧?他說出這句話時就像是只是來確認例行公事的機器人一樣冰冷,不論語氣還是眼神。
「喂…回答我啊!」刺進靈魂深處的冰冷還在擴散,讓人想起在臨終那個時候的恐懼。
「抱歉,我只能向所長你保證,除了我以外的大家一定能夠度過2017,除此之外的事我就做不到了。」因為我是個很沒有用的普通人啊。
「別開玩笑了!喂!我說——」不管怎麼伸長手也再也碰不到了,那個我從最初到最後都最討厭了的惡劣男人。
「ByeBye…不,應該說永別了吧?奧爾嘉瑪麗.亞斯密雷特.阿尼姆斯菲亞小姐。」他居然最後才擺出魔術王的從容和態度拒絕讓我知道未來,單方面地宣告由他而起的會面的結束。
「無知有時候是好事,真的。」
「什、」

那個傢伙比我回歸虛無的速度更快,羅馬尼瞬間就從神殿入口消失了。
不過我也沒餘力去思考之後的事情了…因為我也早就——

「晚安了所長,願世間能迎來希望的曙光,Amen。」翡翠色的眼睛無神的仰望空無一物的天花板,低聲祈禱。



FIN

=+=

後記:
第一階段人氣投票(極大誤)第一名是所長!超級驚訝(認真)
原本我還以為會是GD(們)或學妹,不然也是千里眼EX+金色戰隊最後一人的閃閃(尤其這個人還自己就佔了兩個名額)才對,結果居然是所長,真是不可思議OAO
這邊本篇字數破六千快六千五我的媽呀!整整是其他篇章(平均大概也才兩千上下)的三倍多分量,還不含後記!不過話說前陣子剛打完還沒校正的女王篇好像也差不多是這個份量…難道是女生們比較有機會爆字數嗎?
可是瑪修跟達文西醬就沒事…難道說是因為一個有加拉哈德哥哥扛著一個內容物其實是大叔嗎?
好,字數問題略過不提,下一次計票之前到底會不會有變數呢?我們盡請期待!<喂

話題拉回文章吧?標題超輕小說風的w
我到底是為什麼這樣取啊?但是內容一點都不輕鬆就是了…某個意義上甚至是目前完成的短篇中沉重度最重的也說不定?儘管整個文章連我自己都覺得是很飄忽又懸疑混亂的內容,但是總得來說以這次的架構來說好像也很正常?
明明最初我只是想讓醫生以所羅門的身分跟所長道歉而已,結果不知道因為冬天忽冷忽熱害我感冒一直好不了還是這陣子生理期精神狀態本來就不穩定導致實際打稿的時候故事走向就開始歪了…

因為這篇的核心上是以決戰前的某個人的【夢】作為背景舞台,所一直在想到底那種不現實的違和感到底該怎麼營造?結果就變成了醫生一直在[現在的自己][過去的自己]之間相互切換,外貌、個性、語氣、氛圍或全部或局部的交替轉換著,醫生跟所羅門說話時刻意分成「」跟『』算是人與神(?)之間的分界吧?所以所長講話時也是用「」是因為她原則上來是人類(儘管這邊她大概連幽靈都稱不上)另外醫生跟所羅門兩邊的日文自稱詞也不一樣,所羅門是【私】醫生是【ボク】但是中文好像沒辦法分這麼細又不失那個調子就只好請大家自己在腦內轉換了。
畫面上的醫生大概就是影響讀取出現BUG的狀態,在所羅門跟醫生之間各個部位相互隨機交替,但是在他們講到一些嚴肅話題時偶爾又有好好讀取成功變成完整且單純(?)的魔術王或羅馬尼。

後面的快結尾那邊算是受到新年特番影響做的修正,醫生拜託快點回到我們身邊吧!

然後最後那邊或許會有人感覺醫生好像黑化了,但我想應該不算?畢竟他其實最初源的那部份應該終究還是被剝奪感情的魔術王,他回去迦勒底亞前那顯得冰冷的話語其實是算一種自我封印吧?因為所長的死是蓋提亞的罪,同時也是跟他依然是所羅門王時一樣只能笑看放任其發展的部分,不論他是否知道解決方案。但是作為羅馬尼的話他是不能接受這點的話,那就讓自己的人性暫時封閉或忘卻好讓自己至少能說出那句「再見。」
但最後還是沒能好好目送所長的二次死亡所以撤(逃)退(走)了…

最後在這提醒各位要記得去投票喔!
下一次計票是1/31,剩下的倒數第二篇試閱就看各位了,還請踴躍投票。
另外除了投票區外的票數一律不計,所以請各位不要在留言區喊完"我要看XXX跟OOO還有XOX"就跑掉了,請好好照規矩喔^^

然後我該一下:封面跟插畫到底該怎麼辦啊!?
親友還沒關窗我不敢找他啦QAQ

  44 2
评论(2)
热度(44)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