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即使是在沒有踏上沙漠的世界

貼吧翻譯事件簿的大佬那邊沒有進度我餓得很痛苦
出版社那邊什麼時候才要代理事件簿?一次出到最新我都一次買回家!
請給我更多王妃!更多的二世!更多的師傅!更多的孔明老師!
然後醫生中心本那邊的投票持續中,請大家踴躍參與或是發表感想吧?我好悶啊!
HF劇場版看完之後只有狗哥真帥啊,可惜又死了真是沒人性。不要拆散葛木夫婦啊!另外黑王好美,吾王萬歲!今日的圓桌廚通常運轉。

明明就是二世的故事我卻在這邊廢話都是因為你們都不留言的錯!(遷怒)


*這是個沒有英靈系統的世界
*即使沒有聖杯戰爭也依然成為了時鐘塔講師的偉瓦(他的本名我每次打都不一樣,習慣就好,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的故事
*就算沒有聖杯戰爭也一定會見面的存在
*大量F/Z、FSN本篇、事件簿劇情捏他注意。
*但這篇依然是同人文,請不要全部當官設。


=+=


被發現那做為魔術師也一點用都沒有才能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印象中好像是那個被稱為寶石翁的基修亞・澤爾里奇・修拜因奧古出於好奇跟個人樂趣對那個現在依然死纏爛打的傢伙說出口了吧?什麼「有個沒有深厚家底也沒有足夠歷史家系的孩子有著很有趣的才能喔,你要不要贊助他呀?總是非常無聊的小鬼。」
然後在某個時鐘塔發生了一件其實很沒有意義的事件後我就被梅爾文·威因茲找上了。


「你需要有人幫你撐腰吧?我可以當你贊助人喔?交個朋友吧?如果不願意接受的話我也一樣可以借你錢啦!不想負債只拿到好處我也不介意,跟我說說那件事情的始末吧!」他就這樣用著我絕對需要的一堆資源對我進行著各種勸誘。就算諷刺擺臉色都趕不走,簡直比蒼蠅還煩人。
「所以說為什麼要找上我啊!?」就算這麼問了他也是用那種不正經的態度回應:「因為你很有趣啊,你的確是有才能的人。」但那時候我並不知道他所謂的【才能】是什麼,一直以為只是有錢有家世的貴族在欺壓跟玩弄我罷了。

而我會有所自覺的起因好像也是某次對於某個空有才能跟技術卻不會運用的白痴說了:「你,為什麼要用那種浪費魔力的術式?你應該適合更精細的操作吧?」之後我沒管他就走了,畢竟先不說看著那種用錯努力方式卻不是沒能耐的傢伙就很很火大,更多的其實是因為當時的我也沒有什麼資格對那些大家族的子弟們指手畫腳,一不小心被記恨就很麻煩。
結果那傢伙意外把我的話聽進去成為了出色的魔術師為此到處找我要向我道謝,但是因為他沒想到對他提出意見的是個像我這樣不成熟又沒有顯赫家世跟才能的魔術師,所以他會找到我的契機是我在不知情的狀況下對他朋友說出我意見的時候。

那個朋友跟他不一樣一下子就注意到出聲多嘴的是我這個自己一點進步都沒有的三流魔術師,最初好像還想聯合他跟幾個朋友來惡整我,結果在半開玩笑的狀態下一邊說著:「那種連三流都稱不上的傢伙說的意見怎麼會有用啊,你們看——」一邊照著我那個意見施術卻意外得到了驚人的成果。對,這一群混帳僅僅只是這樣就可以得到飛躍性的成長。
這下好了,他們那群人就這麼正大光明抓我去看他們的魔術要我指導跟提意見,還威脅如果我拒絕就要讓我好看,沒辦法的情況下只好接受在無人的訓練室或時鐘塔的角落幫他們看看。
最初大概只是想要驗證吧?到底是我隨便說說剛好矇中還是我真的可以幫助他們提升實力。

至於結果?還用問嗎?

對,就像騙人的一樣。他們在我那沒有很認真的意見下受益良多,馬上成為了連他們的指導者們都刮目相看的出色魔術師,明明我還在原地踏步他們卻一個個到了更高更遠的地方。
後來到底是誰呢?把我的事傳了出去。拜此索賜我還被抓去調查實驗了一番,因為上面的統治階層居然懷疑我是不是有魔眼,否則為什麼我不管是誰的魔術都能輕易看穿並給予建議呢?

可惜…如果我真的有魔眼的話就好了。

這樣我至少就能以那樣的理由說服自己我還是能在魔術的道路上走出自己的路走到只有我能到的地方…但是,經過上層的鑑定我只是擁有超乎常人的觀察力罷了。

『明明沒有魔力卻近乎魔眼的觀察眼』

這種評價如果是一般人大概會開心吧?但以我來說只是失望而已,對一點都不起眼的自己。

結果到底是怎樣呢?有段時間我突然就被那個自稱是我摯友的蒼蠅保護起來了。

——『如果不想以這種幾乎是普通人的丟臉狀態被封印指定就乖乖聽話,放心會好好招待你的。』

儘管覺得莫名其妙並且大喊:「就算我求他們把我封印指定也一定只會被當成瘋子你別開玩笑!」的反抗,也只能夠接受自己被那個背後家族勢力硬到沒人能惹的傢伙監禁起來的事。事後調查是時鐘塔在調查完我的事後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我這種人太危險一不小心這世上的神秘跟魔術都會被我解析光導致殘存的神秘全部喪失,一派認為應該要好好運用我的能力提升全體時鐘塔魔術師的素質,結果這兩派居然就這樣打起來了。

那傢伙以好玩的心態跟我傳達這件事時一臉愉悅地說:「跟在你身邊果然就會有好玩的事,一切的投資都是有意義的啊!」然後笑著問我最近有沒有想做的事,他可以無條件提供資金讓我去做,不過之後要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被我拒絕後依然不屈不撓的黏過來,那張帥到人神共憤的俊臉至少被我揍了十幾次有,真是…

不過好像也是那個時期吧?我跟平行世界的自己相遇了。

那是個怎樣的偶然呢?僅僅是一次幾乎算是擦身而過與無意間讀取到的記憶,我就此陷入了萬劫不復的未來裡…那份撼動靈魂的經歷不是只有一份,而是即使條件有所不同也會出現相似的結果,只要我與那個王相遇。

出於:「我也想與那個王見面,就算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也好。」這樣莫名其妙的願望,我就踏上了尋求讓那個相遇變得可能的方法。

在我的各種自以為是的天真傲慢跟純粹的幸運下,我真的見到了。

用幾乎讓自己瀕死的冒險換來了大概只有三天多一些的【遠征回憶】還有【王的承認】。

——『為了確認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夢的記憶就死命地想要見朕,還為此追上來說想要成為朕的臣子,這不是很有趣嗎?你的霸道朕收下了,朕承認你有資格做我的臣子 韋伯.韋爾維特。』

充滿肌肉且高壯的征服王大笑著接受我的效忠,連同其他必然被記錄在英靈座的其他英雄豪傑們都承認了:你是我們的一員,是王自豪的部下之一。所以,抬頭挺胸吧!

最後猶如幻夢的冒險結束了,我清醒著懷抱那樣的記憶回到比現實更殘酷的魔術世界裡。

「你見到了嗎?讓你除了魔術以外難得這麼狂熱去追求的相遇。」

無疑是見到了才會哭泣,視線模糊喉嚨也無法出聲…只能說那真的太痛苦了。第二次體會這樣的悲傷還是無法調適過來,如果說第一次只是場過於美好的惡夢,那二次這種親身體驗就毫無疑問是自找的,但甘之如飴。

不願意承認也好、就算是換一個方式來追趕也無所謂、白費力氣也罷…因為想要再次與王並肩而行所以竭盡所能掙扎下去吧?
但與此同時好像是必經的道路般,埃爾梅洛先生逝去了。因為那個儀式的關係他以極為可笑滑稽又叫人不勝唏噓的醜態死去了,也賠上了他的未婚妻的命、負上大筆債務和器具損毀跟魔術迴路…多麼悽慘…
如果要說我比其他世界的我稍微幸運一點在什麼地方的話,大概就是老師的魔術刻印沒有損毀的那麼多而已吧?

其他的就跟其他世界的我給我看到的記憶差不多,我被萊妮絲要求償還債務跟繼承埃爾梅洛之名。

「只要你答應,那塊披風破片就送給你,算是買下你可憐人生的一點訂金吧?」在這樣的條件下也只能接受。雖然萊妮絲說只要我能把責任盡完就把聖遺物無條件送給我,甚至可以用誓言強迫阿奇波魯家未來也永遠不得向我追討,但老實說其實這沒有什麼意義。就像那丫頭說的一樣,她是利用我的罪惡感和那個聖遺物把我剩餘的人生給全部買下了。而依照這個約定,就算她真的放任甚至指定我再去參加那種大型儀式,我也的確該跟阿奇波魯家的誰生下孩子確保這個約定未來依然有誰會替我實行,即便對象不是萊妮絲也一樣。在非魔術師的人眼裡看來八成很奇怪吧?不過這在歷史悠久的魔術世界裡卻是理所當然運行到現在的規則之一。

「吶、韋伯,召喚出英靈是怎樣的感覺呢?」自稱是我摯友的惡質愉快犯隨口問起看似很有興趣,但這傢伙的情況來說他是絕對不會去進行召喚的,即使他的身體不是那種老是要吃補血劑跟輸血的體質。

「我想每個人都不一樣吧?我的話…明明只召喚過那麼一次,但是在那次意外後我卻一直有我已經實行過好幾次的感覺…但是不管是那些被強行灌輸到我腦袋裡的經驗,還是我的自己實行後的結果來說都一樣。」在那短短幾天內精神甚至靈魂都被改造似的「無法忘懷啊…內心只要想到就會自然的情緒澎湃起來,無論恐懼還是熱情都化作高漲的情緒讓人從裡到外都不自覺熱血沸騰,但一想到分離就會痛苦到快要無法呼吸。」手不自覺的揪住胸口,想起王所下達的殘酷又溫柔的命令「是一場比任何戀愛還瘋狂,哪怕就算到達根源也不會比那更開心興奮的經歷喔!」

「真是火熱呢!」

「怎麼?羨慕嗎?」這大概是我少數可以讓梅爾文露出不甘心反應的事情吧?

「嗚嗚…雖然不爽但的確有點羨慕啊…」

「畢竟那是讓我就算被燒傷…不、就算化成灰也不會後悔的經歷喔!」我大概很難得的笑了吧?自那之後……

「明明背上那樣鉅額的負債、被推卸了麻煩的責任、搞到三天兩頭就在胃絞痛到被送進醫務室?」

「頂多就是對肯尼斯教授的死感到遺憾吧?那真的是魔術界的重大損失…只要看到那些研究資料不論是時鐘塔的誰…甚至鐘塔外的魔術師都會認同那是多麼可惜的一件事。」那是我永遠走不到也看不到的絢爛世界。

「嗯…的確是啦…但是我想如果讓肯尼斯主任活著你就不會擁有今天的成就,那他還是死掉或許會比較好。」

「梅爾文你說什麼瘋話!?」居然覺得那樣的天賦就算消失也比較有價值!?

「很簡單的理由韋伯,因為就算肯尼斯活著繼續研究而且沒被封印指定到達根源吧?那受惠的終究只有他或碰巧讓他覺得滿意的弟子跟他們家系的孩子吧?可是你的存在讓這個被陳舊歷史腐化的時鐘塔出現了新的曙光喔?」

「啊?那只是剛好指導那些孩子的人是我吧?」如果遇上適合的老師,不論是我們教室裡的誰都會有跟今天一樣的成就,就算那個老師不是我也一樣。

「果然一點自覺都沒有呢~說真的,你知道上面的人當初對你觀察力的評價是什麼嗎?」

「還以為是稀有又低耗魔的魔眼,結果居然是普通人的眼球,真失望。」至少我自己是為此低落很久沒錯…

「哈哈哈,那的確是其中之一啦~但是我要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我倒要聽聽看上頭的人腦子有沒有壞掉。

「他們懷疑你是世界甚至根源本身的意識寄宿體,畢竟如果本身就已經是紀錄萬物的存在意識體,那就算沒有辦法使用魔術也不會造成影響,因為只是需要一個就近觀察的窺探的孔的話,那只要你會活著到達世界想要窺探的場所或人物身邊並且持續活著就好啦!賦予你平凡的出生和人類的感情的話你就會自己去行動,只要原因合理就沒有人會察覺到你自己也沒意識到的真面目。」

「…噗!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們終於想到達根源想到腦子壞掉了嗎?真是、這種可能性就算腦子被開洞也不應該冒出來吧?如果根源真的有意識的跟那位寶石翁一樣在觀察世界選擇一個必然會進入魔術世界的人當窺探攝像機,那就更不可能會是我這種半調子好嗎?」啊啊…居然會是這麼爆笑可能性…就算是當年的我都沒這麼天真。

「的確啦~根源的話確實不可能,不過…如果是編竄事象甚至量子記錄固定帶呢?」

「啥?那已經跟英靈的存在差不多了,你也太過抬舉我了吧?」怎樣的平行世界都必然會出現什麼的…不會吧——

「不是直接干涉世界,而是間接的成為推手,你認為呢?你說過那場意外裡你遇見了別的世界的自己吧?而且連那個使用第二魔法的老爺都向你證實了不是嗎?由你去指導未來會影響魔術世界的那些英才們,所以你是必要存在的,如果未來沒有誰世界就會毀滅的話就由你去發掘指導使之成長到足以肩負那個使命。」

「唉…梅爾文,這玩笑一點都不好笑。」真的,完全不好笑。

「還是不相信啊?」

「與其說是不相信,不如說這個可能性比剛剛的根源說還要合理,但如果是真的我就要詛咒世界。」一定。

「為什麼?」

「還用問嗎?比起成為無數英雄的指導老師,我更想成為的是可以自豪說我是那個征服王的軍師的豪傑喔!」那樣才不會愧對連其他跟我有著相同繫絆英雄們對我的承認。

「你其實比誰都還貪心呢!」

「廢話!我再爛也是個魔術師啊,不貪心點就不會踏入這個領域了…而且不夠貪婪的話就不會想追上我的王了。」

「這麼說也是。」

=+=

後記

聽親友說我700粉了就順手把催票文給打完當慶賀吧?
對!你們這群專門只按紅心小藍手就是不給我回應的都給我去留言啊!
醫生中心本的投票第二次計票剩沒多少天了居然都沒人要投票,真是傷心…

然後來慣例來聊聊這次文章的東西吧?

基本上這篇的構想其實就只是【不管在哪個平行世界韋伯一定會成為埃爾梅洛二世】這樣而已。
只是如果沒有聖杯戰爭的話韋伯就不會有機會遇見大帝了,那要怎麼辦呢?
那就讓大師傅出來搞事吧?反正柳丁已經在隔壁小貝的短篇玩過了,所以換人玩囉<欸
平行世界是充滿可能性的喔XD
再來就是因為官方糧缺乏我好餓…所以半開玩笑地讓梅爾文登場了w
結果他意外的活躍,從原本的友情客串打醬油變成實際這篇的主要角色了…



  11 4
评论(4)
热度(11)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