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或許連擦肩而過都稱不上

*最後是決定讓舊劍跟阿爾托莉亞聊天了。

*聊天的兩人沒有CP要素。

*再說一次,這兩人之間沒有CP要素(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次)。

*如果因此開啟你的新世界也不關我的事。

*我不反對也不支持,雜食派的我今日也只想打情人節活動…

*然後有示巴女王x所羅門的CP要素在(對!我站女王攻!肉食系女子讚!)

 

=+=

 

「啊,是這個世界的亞瑟王…我記得你是叫……」

「阿爾托莉亞,姓氏跟你一樣是潘德拉貢。不過從種種跡象來推斷來說我們本來就是同一人…或是在不同世界線的同位存在,只是不同的可能性罷了。」就像我認識的梅林跟他認識的梅林雖然很相似卻也不同一樣。

「是啊,不過老實說偶爾還是會很糾結要怎麼稱呼你才好呢?畢竟不管是喊你亞瑟王還是騎士王都好像哪怪怪的,可是直呼名字又很沒禮貌。」既不符合騎士禮儀,以王的身分來說又顯粗俗。

「嗯…我是不介意啦,畢竟這裡有很多種可能性的我…」各種職階至少有兩種版,只差魔術師跟特殊職階差不多就全部至霸了呢…而且總有預感總有一天會達成。

「既然你這麼說了,那我就稱呼你阿爾托莉亞吧?嘻嘻,總覺得突然親近不少的樣子…啊,希望你不要誤會我是個輕浮的人,只是想表示親切感跟好感而已。」畢竟這不是想搭訕什麼的…

「不會,要我說的話這邊也覺得好像多了哥哥呢!雖然跟凱義兄不太一樣。」那位就真的是集毒舌、輕浮好女色於一身,卻不得不說作為內政官非常優秀的人了。

「啊啊…說起凱義兄,他真是個用著非常彆扭的方式表達溫柔的男人呢…嘴巴很壞得理不饒人,才想對他完美處理軍費調度的事說聲謝謝,轉頭就去附近村莊搭訕美女了。但是只要有困難又會不辭千里趕來,實在是…」

「你那個世界的凱義兄也是那樣的嗎?」

「嗯,老實說在這遇到的圓桌騎士們來說,除了莫德雷德外大概都是差不多的感覺,外貌跟個性都是。不過梅林是男性這點還是令我挺驚訝的,而且聲音還跟我很像。」

「之前一起出去遠征時從你的聖劍裡發出的那個『梅林』的聲音也跟我很像,或許我們兩個跟梅林他們就是在對方世界的同位體吧?如果我們出生在對方世界就會是對方什麼的?」以前跟御主他們聊過的,有點忘記內容了。

「說不定就是這樣呢!」

「也許喔?」

 

兩位騎士王相視而笑。

 

「嗚嗯…如果這樣私底下叫你哥哥之類的會不會很奇怪呢?」

「啊,我不介意喔?不如說感覺真的多了一個…不、某個意義上來說是非常非常多的妹妹,很開心呢!雖然說我跟親情沒什麼緣分,如果感覺被冒犯還請告訴我,會好好賠罪的。」畢竟雙親也好、王姊也好、還是那個唯一的…

「呵呵,我們果然很相像呢!不過親情這部分我也差不多笨拙,就互相勉勵吧?」就像騎士的日常修練一樣。

「就像你說的,本質上我們是同一人啊!」我們所經歷的過往原則上是不會有太大差異的。

「是呢!」儘管有所差異,終就如梅林在【這個亞瑟王】到來時告訴我的一樣,和我幾乎相同。

 

並肩走向餐廳各自點了可以促膝長談份量的食物,在眾人困惑但習慣了的目光中一起走向餐廳比較少人的一角開始閒聊起來,比方說過去參與過的某個時間的聖杯戰爭經歷、兩個世界裡圓桌騎士們有哪邊相同哪邊不相同、宿敵魯修斯等。

 

「對了,我想問妳阿爾托莉亞…你認為那個叫【羅馬尼.阿基曼】的男人是怎樣的人呢?」

「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嗯…只是透過一點跡象推測出我在被召喚至這裡前就曾經來到過這一個可能性的世界,在大概距今十多年前左右的時候,是御主後來告訴我那裡大概是剛舉行完聖杯戰爭的冬木市。而我在那裏短暫與那個男人交談了一會兒,他拜託多關照我們家御主還說未來大概有許多地方要麻煩我了,所以我很好奇他在這又是怎樣的人呢?又過著怎樣的生活呢?畢竟他姑且算是我在這裡第一個遇見的人嘛!」不過也只是這樣就是。

「這樣啊…就我個人來說的話…那個醫生是個很奇妙的人吧?有一種很熟悉又說不上來的感覺。不是氣質或個性,該說是生活的方式還是什麼呢…總有點微妙的既視感。」那種不自由的部分。

「特別是什麼時候呢?那個既視感。」

「他在某些時候會有點自暴自棄但好像又很不服輸,結果顯得很矛盾。啊…不過他因為梅林的捉弄發飆的理由我倒很感同身受就是。」正確來說多數的圓桌騎士大概都很明白。

「梅林那點,我也…看來老師不管在哪個世界是什麼性別都在做一樣的事啊…不過自暴自棄又很不服輸…他是不是一直有種想要挽救什麼的感覺?」想要避免世界被毀滅。

「挽救嗎?雖然現在聽你這麼一說才想到,不過的確是這樣呢…那是看到了什麼已然毀滅,但是姑且知道還有挽救手段時的反應…他應該是在人理燒卻之前就基於某個原因知道所羅門的事吧?」不然以那個時間來說準備算是非常萬全了,以對抗不知道何時會到來的世界末日來說。

「吶…阿爾托莉亞,你既然本質上跟我是同一人…那你是不是也曾經尋求過『拯救故國』的辦法呢?」尋求能讓我們那珍愛的不列顛、重要的卡美洛、寶貝的人民們可以在最後贏來安穩的終結的可能性。

「你說『也』啊…我們果然是同一個人呢,本質上…原來如此,那我的確會因此產生既視感。」只是他在未來被那個結果確定前賭上了所有去做準備也等到了御主跟瑪修,跟失去了阿格凡失去了梅林還被重視的騎士與人民們背叛了的亞瑟王(=我們)不同。

「那就沒錯了,他知道了這個世界線的終末但也知道還有一線生機,於是拚了命的去確保那個可能性。」包括對我這個偶然遇到的異界旅行者託付照顧御主他們的事。

「不過他雖然作為指揮官是個出色的人,但是平日卻是個心口不一的男人。」在鬆餅上淋上蜂蜜大口咬下。

「怎麼說?」用俐落的刀法切開牛排,享受著黑胡椒與蘑菇醬汁的香氣與辣度。

「是在態度上的問題。大概是即使做了這麼多準備還是很害怕世界毀滅吧?所以就算努力活躍氣氛還是能聽得出他其實並沒有真的期望大家會因此放鬆心情或是真的因此能突破什麼困境,是以近乎悲觀的狀態在死撐著。」語落,像是感慨般放下剛清空聖代的玻璃杯。

「以那種情況來說並不意外呢…以我們來說大概就像在聚集起圓桌之初就知道了卡姆欄之戰拼命阻止又確實的知道蘭斯洛特卿跟高文卿最後必然的反目一樣吧?」何況他們兩個在奇妙的地方的確很不合。

「而且應該還是在知道加拉哈德取得聖杯卻沒能帶回來的狀態呢…」

「的確呢…」

 

兩人一起說著在這個讓圓桌騎士們再度聚首的迦勒底亞已然稱不上是疤痕的創傷過往,一起充滿默契的把最後一個巧克力蛋糕對半切開,平分著上面的水果餅乾等其他裝飾用食材。

 

「如果兩位還要繼續討論的話,可否讓我加入呢?」有著又滑又亮光澤耳朵與尾巴的女王陛下端著大量的食物放上我們的餐桌眼神示意兩位騎士王可以自由取用她帶來的食物,雖然的確吃得下也還打算繼續聊下去但也不免一愣。

「是無所謂,不過您想知道些什麼呢?」阿爾托莉亞猶豫地看了看褐色肌膚的魔術師女性,發出疑問。

「我想知道你們正在談論的那個男人的事,不論是什麼都可以。」

「淑女合理的請求作為騎士當然不會也不能拒絕,不過我跟您一樣都是在御主他們打敗魔神王後才來到這的,這樣也沒關係嗎?」所能告知的僅是那連說是擦身而過都顯得微妙心虛的交談。

「無所謂,畢竟我想盡可能的了解他。」

「雖然不了解您為什麼會想知道那個男人的事,但在下會努力告知我所知道的部分。」阿爾托莉亞苦笑地接過女王推過來的蕎麥麵後起身為女王拉開椅子行禮,畢竟儘管突兀也還是應該配合有禮的女士。

「你們願意如實告知這樣就夠了,因為雖然工作人員們這部分還算親切熱情,但是其他多數英靈們就…」

「啊啊…這部份我們大致明白。」畢竟先不提跟我一樣是那位醫生離開後才來到的人,阿爾托莉亞剛剛也跟我提到過多數英靈似乎都對他沒有好感,最多就是不至於厭惡的。事實上儘管我跟他只有一面之緣還是本能知道了什麼。

「謝謝兩位的幫忙。」

 

雖然不清楚原因,但我不認為眼前女性眼中的愛與善意都是演技。和1991年時見過的那種不同,是堅守了某種信念與正義的深沉思念所堆積而成,相當溫暖而純粹。

 

「「作為騎士此乃榮幸。」」

 

好了,開動吧?

或許在這稍許延長的餐會中,我們都能以個人或是王的身分來探討各種東西吧?

包含,那位女王真正想要商討的…關於未來的某些事。

 
 

=+=

 

後記:

第二次人氣投票(笑)最高票的人是舊劍再次令我驚訝,賢王跟女王還有憐憫之獸明明人氣很高卻老是老馬w不過沒關係,我們2/15之前還有最後一次計票,喜歡這三位的人請努力拉親友灌票吧XD
然後這次算是順便提早放舊劍祈願吧?身為考哥的腦粉抽不到我很怨啊!拜託請跟我回家!!!
雖然我有梅林了,但是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王子殿下能來!

 

慣例的聊聊這次的文章吧?
雖然是舊劍的故事,但最後在重打三次後還是決定讓兩位騎士王做吃貨該做的事(我才不會承認是因為衛宮飯殘害的我好餓),所以他們大概從坐下來那刻起就是以標準的用餐禮儀解決如山高的食物然後一邊聊嚴肅的話題。

其實聽說西方不太在餐桌上聊嚴肅的事,不過兩個都分別受在日本的御主影響,說不定會意外喜歡在輕鬆的狀態下閒談話家常,至於那個兄妹梗是跟親友聊天時冒出來的w

『說起來舊劍才是最初的設定,現在看來感覺就像藍王的哥哥一樣呢!
『不過本來就有個義兄的凱哥,對藍王來說大概要她喊哥哥是沒問題的吧?』
『雖然對亞瑟來說很微妙,但他當初對待綾香時應該也是像妹妹一樣吧?最後才開始懷有愛意。』
『雖然姑且把她當作一名淑女看待,不過基本上綾香一開始還挺小孩子氣的樣子XD』
『而且本來就是妹妹呢♪』

大概是這樣的對話生出了那個很插曲的梗w

女王篇的劇情有些移過來用了。舊劍跟女王分別跟醫生/所羅門有著短暫卻重要的緣分,舊劍在旅途中遇上了剛成為人類的醫生,至於女王的部分我一直在思考她獻上了真正的供品(=女王的愛)的所羅門到底是誰呢?是身為人類的那個那個部分?還是神操縱著名為【理想的王】的魁儡呢?就個人的希望和猜想是前者就是,不過所羅門到底是接受還是沒有接受我倒是懷疑,畢竟他們之間假使真的有戀情也是以分離為前題的愛。但是也是因此才讓女王跟舊劍有了奇妙的共通點。剩下應該是等女王自己的篇章在討論吧?

 

然後情人節活動開始了…男士組已經畢業(對,我最近幾乎都在打活動,身為FGO玩家怎麼可以錯過情人節?),現在要一邊趕稿一邊衝女性組(不奢望有機會換完),話說空境活動要復刻啦!就說TM是家懂人心的公司!這下子F/Z也有機會啦!

不過這次空境卡池我已經畢業了,所以可以專心農活動——才有鬼啦!

台版我都沒精神打啦!還有歌王子的新活動…(咳血)
誰能不能幫我在我關窗前打啊QWQ不然新年前會來不及送印啦!

然後你們這群人真的都很不愛投票耶…
計票到2/15的23:59,如果在實體書出來前還有其他想看的角色篇章麻煩加油拉親友灌票還是開小號都請便(欸
多給點回應或幫忙捉個蟲不會死的,給我點鼓勵之類的嘛…

  27
评论
热度(27)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