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記錄用]跟人聊起的印度兄弟黑幫梗

大概是因為英靈正裝的小太陽時在看起來太合適那身很像混黑的裝扮,結果繼上次那一篇記錄用文案後跟人閒聊了一下如果今天小太陽不跟爹混會不會還是混到黑幫去?

答案是:大概還是會的。

不過理由最初大概是他本人看上去傻不愣登(畢竟他的確就是在放空),所以被小混混抓到找碴,但是他本人覺得莫名其妙表示無意與人起衝突被對方以為是瞧不起人家,結果他還一直說出別人心理創傷跟弱點

「嗯?就算跟我打也沒有用喔?」「你們...是想彰顯自己很強嗎?但是你們身上破綻很多,還是多鍛鍊一下吧?」「拿著這種東西很危險的。」

大概是這樣的內容?結果跟對方打起來,問題是小太陽他自己本來就不是省油的燈,也不會乖乖挨揍,在理解成了「嗯...看來就是想跟我打呢...」於是回擊並輕鬆取勝。

小混混嘛,輸了就會找上面的大哥哭哭說外面的混帳欺負他們要叫人來報復,但問題是小太陽大概就依然是那淡定的模樣解決圍毆他的人,然後被黑幫上面的幹部注意到。
雖然經過調查後發現他就只是個單純的好孩子,但果然也無法放任吧?畢竟自家組織成員栽在他手上好幾次了,就只好去想辦法拉攏。一開始用暗示的小太陽總有點電波沒搞懂,反而被說出自己心裡有鬼的事;後來用明示的,反而輕鬆得到承諾說以後不跟他們組織起衝突云云(但是被找碴依然會還手)。

大概這樣的情況多來幾次後反而小太陽莫名其妙有了自己的跟隨者,畢竟他的確強大又習慣幫助別人很多人受他恩惠,雖然他沒有自覺但是無形中成為了某種不可忽視的地下勢力。
回過神已經有一票好像知道是誰又好像不知道的人們對他喊老大、喊BOSS的,而自己的言行也無意識間束縛約束著這群法外勢力。

「我們家的老大?他大概沒自覺自己是我們的頭兒吧?畢竟說穿了就是我們自己黏上來的。」
「可是老大他真的很帥啊...像我們這種社會底層的垃圾他也一樣會伸出援手,明明他自己家裡也過得很辛苦...」
「他可是個孝順又體貼的好兒子啊...所以別讓敵人去騷擾BOSS的家人。」
「什麼敵人不敵人的,現在你有困難吧?我們現在也沒有除立場外的敵對理由,那就好好接受這份恩情啦!廢物!」「幫助你的理由嗎?大概是因為...當初我也是這樣被BOSS給救了吧?」

大概就是這樣?比起一般的黑幫更接近自警團一樣的存在。只是成員都是些法外人士,但是因為他們自認為是迦爾納的手下,所以原則上都挺自重的。
最後因為成員組成實在太過龐大,所以最終還是因為種種衝突吸收擴大成了驚人的集團,迦爾納也不知不覺間成了正式的首領。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小太陽是那種就算第一次開槍也能輕鬆上手的類型...在混戰中突然被扔了一把槍要用,然後就這麼誤打誤撞地把真的對他有敵意也不打算放過他的敵方幹部給一槍作掉。

「啊啦?這樣...就死了?果然很危險啊...這個(指槍械)...」
「和你的鬥爭這樣畫下句點雖然很可惜,但我認為你是個可敬的對手。」
「因為命運的關係被我這樣的(用槍)新手給射穿腦袋,OOO(對方的名字)想必很不甘心吧?但...世上也是有這樣的事呢...」

類似這樣的事大概發生過不少次吧?

=+=

阿周那不知道為什麼不是敵對BOSS就是機關腐敗的現場警官的樣子XD
(配色上或許也挺合適的?但感覺不會是軍人,小太陽會比較接近那一邊)

敵對勢力的話大概是用正常狀態從基層升上來最後得到指定繼承人的,所以很不爽為什麼迦爾納明明沒有那個意思卻有這麼多人追隨。
然後在正式交手時發現這個人大概將會成為自己的宿敵,不論哪方面。

不過跟沒有意願卻因為自身人望和人品而得到廣大追隨者的迦爾納不同,阿周那大概是不斷使詭計和拉攏了許多同盟的正統派(?)黑幫老大。
是屬於人派廣闊黑白兩道都吃得開,但彼此都是相互利用關係的那類。
不過應該也是因為這樣,在最後他得以親手殺死迦爾納時才反而會更加的悔恨卻也比任何人還要開心吧?
但很久之後的某天要他回憶這段過去的話說不定會說出:「那個男人很可恨啊...他就像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蓮花。明明就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身處那樣的組織、過著那樣的生活...但他一次都不曾真的讓黑暗進駐內心。」這樣的評價吧?

是警察的話大概會在自覺身處在紀律腐敗的組織哩,但身為既有利益者也沒什麼資格說話,依照家族期望成為高階幹部,理所當然的看著世間的混亂,但對外依然是清廉正直的新勢力代表。
對於被稱為【人民的英雄】一事感到可笑,加上其容貌清秀帥氣甚至還當選政府機關的看板郎,不過他認為自己並沒有做到什麼配得上這些稱號的事。

遇上迦爾納會認定他是宿敵的原因除了立場問題外,大概是覺得礙眼吧?因為立場明明相反,但是對方卻真的做到守護民眾一事,相反自己只是空有稱號的存在。

「他本人真是個天生諷刺人的料,他的心思從來都不曾被黑暗壟罩,但是...也沒有人比他更適合黑色的衣服了...」
「他會穿著合身的黑色西裝來取敵對者的性命,但也會用同樣的裝扮去幫助任何一個人,哪怕對方是昨天拿刀刺進他腹部的誰。」
「是死神也是天使...很可笑吧?」
「金色的裝飾在他身上真合適啊...明明全身都是黑色,還配著那種刺眼的大紅色,但非常襯他...就像太陽一樣。」諷刺迦爾納明明走在黑道的路上,染滿血腥,卻依然散發著陽光般耀眼的光輝照亮身邊的人。
「看那張臉會覺得很詐欺對吧?不說話就像好人家的少爺,但實際你跟他動手就會知道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下手超狠的。」亮出超猙獰的傷口。

感覺警局內部對這樣評價迦爾納www

不過阿周那大概也不是如他自己所想的那麼花瓶,事實上他在許多方面作出貢獻,在警校成績第一名畢業,謙和有禮在形象上給人很好的印象。
只是相對起需要被救助的一般民眾,他服務的階層可能還是比較中產以上吧?所以他才會有自己其實沒作出什麼的想法。

再來就是他有自覺為了要把一些事和平解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他必然要採取一些不光明的手段,甚至不惜要借助他其實不是很想與之為伍的黑幫勢力,有必要時甚至要到迦爾納面前低頭。
迦爾納雖然不會拒絕不合理的要求,但是會在那之前詢問理由,過程對阿周那來說完全就是拷問(會一直被直擊內心的黑暗面或是自己忽視的一些問題),偏偏詢問人的迦爾納本人完全沒自覺(正因如此每一句話都堪稱暴擊)。
而且接受了還好,可是如果踩到迦爾納(為了守護身邊的人定下)的底線,就會被毫不留情的拒絕,而且因為他真的有理你反而會因為自知理虧無法反駁。

不過警察立場來說雖然照理來說不能殺死迦爾納(原則上各國警察可以打傷犯人,但沒必要的情況下不能取其性命,除了為了獲取情報好破案等原因外,還有其他人道理由),他最後卻會為了自己的一瞬間【不想看見這個男人成為階下囚,想親手奪走他的性命】的慾望開槍射殺他。
但在看見對方死去表情的瞬間才突然發現自己想要的或許是兩敗俱傷才對,可也了解那個男人是絕不會認同那樣的結局。如果除了自己殺死他以外的結局,那一定是對方的勝利吧?

=+=

大概就這樣~
有人要拿去玩的話就自便吧?記得標註來源就好。
不論攻受方向是哪邊還是要走單純的宿敵向我也很OK喔!拜最近喜歡的太太是個通吃派,覺得小太陽當攻也很帥(就是阿囧胃會很痛的樣子),但是阿囧攻應該還是比較主流就是(笑)

純粹閒聊腦洞也歡迎喔!
但不要妄想我會自己寫,我最近有想嘗試的東西所以免談XD

  11 2
评论(2)
热度(11)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