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試寫]封印與交易

路西聖德前提路西歐x聖德芬

*神父x吸血鬼

*路西菲爾與聖德芬以吸血鬼來說是父子那樣的關係注意。


=+=


當吸血鬼被神父眷養會如何呢?

說起來簡直就像笑話,但真的就有這麼一個神父把吸血鬼眷養在身邊,但是問起為什麼卻沒人能答出來。

唯一能記起的也只有最初的相遇吧?


『出生就被封印在這裡的血族嗎?』在昏暗的城堡地下室裡印入眼簾的僅是仰躺在華美床上的少年,那美麗的人而就這樣在一無所知的狀態下陷入永遠的沉睡,天真無邪的放任自己的身體成長卻不知道自己將要被誰喚醒。

『是誰?』既然作為封印的房間被打開,那少年的清醒就是自然的。

『路西歐,山腳下的神父。』發現少年似乎具有一定知性就不禁與之交談,現在想來自己當時運氣真的很好,若是一般血族他說不準在對方清醒瞬間就被撲上來吸成人干了。

『聖職嘛?是要來殺我的?還是打算墮入魔道?還是有其他打算呢?』少年似乎還未睡醒所以沒打算對他做什麼,看來是並非很依賴鮮血的族群。

『老實說我只是因為有人拜託我調查這座廢棄的城堡才來的,沒想到會打擾到你的好夢,如果我現在離開並且重新幫你上好封印可以放過我嗎?』聽到他這樣有點孬種的解釋,少年不禁放聲大笑。

『雖然這樣說,但打擾我的睡眠還是要給你一點懲罰啊,聖職。否則豈不是被瞧不起?而且要釋放你離去結果你卻去討救兵把我殺死不是太得不償失了嗎?』少年的態度雖然漫不經心,但顯然他還是對自己的闖入不滿。

『但我看你也沒有很在意死亡?』畢竟依照房門上的封印來看,這一名血族少年出生沒多久就被認知到世界變化的族人們封印於此,所以沒什麼力量,那即使是自己也能在他剛清醒時取他性命。

『是啊,只是被人吵醒多少還是會生氣而已,人類不也是如此?』少年諷刺的笑容與台詞叫人無法不去認同,畢竟現實就是如此。

『如果你願意的話就算讓我當你的血僕也無所謂,只是可以拜託你只喝我的血嗎?畢竟身為一位神父還是希望你別對居民們出手。』但老實說路西歐也只是半開玩笑地提出這樣的建議罷了。

『交易嗎?也不是不行呢…就答應你吧,神父。』望著眼前少年的笑容令人不禁認同他果然是血族啊…話說他剛剛是說——

『欸?』

『我叫聖德芬,從今天起就由你提供鮮血給我吧?但是你要提供到快要無法重新把我封印的前喔?』少年從床上移動到他邊上的動作堪稱迅雷不急掩耳,語落只聽到衣服被撕裂的聲音還有來自頸部的劇痛。

『交易成立。』


從那之後路西歐所進駐的教堂角落總能看見少年的身影,雖然只能待在陰影處,但他發現少年似乎很喜歡晴朗時的天空,所以白天也常常在涼爽的位子望著窗外。

而且血族少年比起鮮血其實更偏好咖啡,真是不可思議…但是沒有咖啡他也會喝紅茶,但是好像會因為戒斷少數嗜好的關係而跑來咬神職人員,路西歐自然只好定期帶少年去城內採買咖啡。

拜此所賜他也學會挑咖啡豆甚至烘焙、研磨、烹煮,不過跟聖德芬吶嫻熟的成果相比還差得遠到也是真的。


「吶、雖然知道問血族沒什麼意義,但果然還是想知道你大概幾歲了呢?」偶爾路西歐會出於好奇像這樣問起一些私人的事情,但是看在問題不算太過失禮,這個血族少年就會依照當下的心情決定來回答他。

「問這幹嘛?」

「畢竟就我解開結界時所得知的資訊,聖德芬你在血族裡不是還很幼小嗎?但你表現出來的樣子卻非常成熟穩重。」還能用很優雅又有教養的方式諷刺一些冒犯他的人。

「嘛…如果不說睡著這段時間的話過完年應該是剛好百歲吧?在我們血族裡好像等於你們人類十歲的孩子而已吧?不過依照沉睡期間身體成長的狀態來推算我現在大概一千五…不、一千七百歲嗎?」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你是在封印狀態,我都要忍不住說你也睡太久了。」

「真無聊的想法…血族的沉睡基礎可是兩三百年在算的,再說我會接受封印也只是因為我與父親大人約定了…就算只是在睡覺也會活著…」


那個瞬間他向來除了嘲諷或是平淡的面容第二次露出了寂寞的神情。第一次則是…路西歐解開他封印他剛清醒的那個瞬間。


「聖德芬的父親是怎麼樣的人…應該說是怎麼的血族呢?」為了轉移話題而把視線移向天空,但隔壁的少年卻什麼也沒有回答。待路西歐覺得有點尷尬而把視線轉回來時看見的是比幾分鐘前更痛苦的模樣。

「……」

「聖德芬?」


血族少年鮮紅的雙眼好像快要哭出來了,就像是在雨天被拋棄的小狗般用著泫然欲泣的眼睛仰望著他。


「!?」


那是一個吻,蜻蜓點水的吻。


「聖、聖德芬?」

「抱歉…當作我玩笑開過頭吧?真是…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等等…先不說露出那種表情卻想裝沒事,你總該解釋一下你惡作劇的理由吧?就算是我也知道親吻誰代表你對另一人表示親暱,但你眼裡看著的對象不會是我對吧?」在對方離去前趕緊抓住他的手,不然以後一定會被敷衍。

「你確定要知道?」聽到那空洞到近乎某種嘶吼的質問,路西歐才真正體會到眼前的人儘管一次都沒在他面前表現出除了避開陽光以外的血族行為,連偶爾在在他身上咬出血窟窿的舉動都顯得可愛,因為這聲質問會令聽者直接感受到屬於獵食者的冰冷甚至殺氣。

「是的,我想知道。畢竟除了今天這個吻以外,我總要知道你偶爾為什麼會紅著眼眶出現在我被窩吧?你總不會說你是單純怕冷才來跟我蹭床的吧?」


尤其是剛把聖德芬帶回山腳下的教堂的那段時間特別常發生。

因為血族的體溫偏低,所以要是他從準備給他的房間偷鑽進被窩裡一下就能發現,但是少年卻從來都沒打算解釋自己的行為,僅僅是靠在神父身上哭泣直到睡著。


「我剛剛也說了吧…雖然現在是這模樣,但如果以清醒時間算我的實際年齡我可等同於人類的幼兒,想要依賴誰也不過分吧?」一開始似乎被提到這事聖德芬的臉色還一下青一下紅一下白的,但找到合理的解釋後就正大光明的說出這明顯是狡辯的言論。他直到今天前可一次都不曾說過自己的幼小。

「那麼…好幾次在你做惡夢時呼喚的『路西菲爾』是誰呢?」

「他是——」賓果!

「那就是你的父親,也是你喜歡的人對吧?我先說關於血族的一些價值觀和風俗在我接你到教堂前就多少有查過一些事了,不然我是解不開那個房間裡的封印的。」血族貴族為了保證血統純淨所以近親通婚什麼都是常態,他會對親人產生戀慕之情在血族裡不是奇怪的事。何況聖德芬沉睡的城堡一看就知道他出身在具有相當家世的一族。

「……」

「雖然第一次跟你見面那天就多少猜到你在我面前很安分的理由了,不過你要把我當替代品也好,還是沒那打算也好,至少也該跟我解釋清楚吧?」

「…怎麼可能說得出口?」

「啥?」

「你要我對著幾乎跟父親大人、跟路西菲爾大人幾乎一模一樣臉的你說什麼啊?連聲音都那麼相似…你有沒有想過我所壓抑的是什麼啊?」

「…連聲音…」

「明明是一樣的臉卻會露出不像他的表情、明明用著幾乎一樣的聲音呼喚我的名字、明明我——」啊啊…哭出來了…

「……」

「…明明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早就…哪裡都不在了啊…」

「不在了!?那麼那個房間的封印跟你——」

「你難道都沒想過為什麼現在你還可以這樣帶著到處走卻沒有任何教會成員來關心的原因嗎?因為我們一族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幾乎被屠盡了…我們一族倖存下來的人說不定只有我一個而已啊!」不同於剛剛的嘶吼或威嚇,少年崩潰的吶喊是那樣的悲痛…沒錯,這是他用成熟的外表徹底隱藏至今的孤寂與痛苦…他的內在真的還是愛撒嬌的幼童而已。

「這麼說…」

「啊啊…我父親跟我做的約定我一直都知道不可能會實現…什麼『我很快就會回來』、『在我解決敵人前好好待在房間裡睡覺,我一定會來叫你起床的』、『這次的夢會稍微長一點』…但我一直都知道城外都是追兵,他不可能會活下來!也絕對不會來解開我的封印叫我起床!他所說的那些安撫台詞只是因為他希望我能活下去而已,哪怕我只是在永無止盡的沉睡!」那是多麼、多麼、多麼絕望的狀態呢?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安全的地方等著無法實現的約定被完成。

「這麼說你剛解開封印時的反應是…」

「啊啊…老實說在你露出不像他的表情前,我真的差點以為他來兌現約定了…我有那麼一度以為他活下來了…以為…他終於要來帶我走了…」即使知情了也依舊抱著微小的希望夢想著那份自己也知道無法實現奇蹟能降臨。

「…但我不是他…」

「所以才說啊…我對你做這些事簡直就像笨蛋一樣,連自我安慰都稱不上。你不是我的父親不是我的路西菲爾大人…只是個跟他太過神似的某人。這樣的解釋你滿意了嗎?可以的話就放開我——」


神父望著血族少年瞪大的雙眼不禁在內心感到抱歉…雖然他的確內在只是個脆弱的孩子,實際年齡大概也早就比他祖宗十八代全加起來都還要大得多…不過自己也是神父失職呢…


「不用在意,因為我剛剛發現我想我大概是很糟糕的神父吧?」放開那柔軟的唇舌,對著震驚到失去語彙力的聖德芬抱以苦笑。

「你會後悔的…」

「放心吧…反正我早在某一天開始就確定我死後能去的地方只有地獄。誰叫我跟血族交易了呢?」

「什、我可沒有要你跟我——」從這羞澀的反應就能知道他清醒的百年間也不是白活,至少該懂得的都懂啊…

「那你確定不要嗎?我說了喔,如果你要的話偶爾把我當成慰藉也沒關係,但你要答應我坦率點。你說你其實是小孩子吧?想撒嬌就乾脆點。」

「……你這不良神父。」


名為聖德芬的血族少年擦去眼淚後露出的是一張無比艷麗卻可愛的性感笑容,看來交易是成立了…被對方拉著回到寢室時我只能這樣肯定。


(這次輪我拉燈)



FIN


=+=


後記:

因為想想6月初要出國去玩,而且這陣子都鹹魚那麼久了也該來幹活了…

(雖然我噗浪一直都很吵一直發腦洞)

後來想想還是先寫了這一篇,但老實說原本預定先打完的不是這個就是。


應該有人在想為什麼為什麼聖德芬會用【父親】跟【路西菲爾大人】來稱呼路西菲爾,加上食用警告打了"路西菲爾與聖德芬以吸血鬼來說是父子那樣的關係"大概會有人很糾結這什麼意思?

雖然有時間應該會用別的篇章講這個故事,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所以還是先簡單講一下吧?

不過我想我以後打出來機率也很低就是,當我曬腦洞也行。


年幼的戰爭孤兒聖德芬某天遇見了旅行中的路西菲爾,並且抱著反正橫豎都要死就把自己的血給了飢餓的吸血鬼貴族,結果沒想到人家因為想抱答這份恩情就把虛弱的他帶回家了(對,一開始很純潔喔!(重要

小小的人類孩子在吸血鬼世界基本上是很難活存活的,何況外面連人類世界都不好過,所以在十歲時聖德芬就接受了不完全的初擁變成吸血鬼,對他們來說這關係可以說是親子視情況也會變成戀人,但就是主僕那樣的從屬。

聖德芬對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小孩子其實是因為變成吸血鬼後無法照鏡子,加上路西菲爾一直都很高大還能把他輕易單手抱起,而且路西菲爾也老是把他當孩子那樣溺愛,但實際上在他被封印前就已經至少是青少年的模樣了。

不過他也沒有對小翅膀說謊啦,畢竟他身邊接觸的人本來就不多,被過保護的前提下能看到他樣子的人以前幾乎只有路西菲爾跟路西菲爾的幾位親信,吸血鬼在身體成長到全盛期後幾乎不會衰老,這樣的環境下他也很難去判斷自己到底是有沒有長大,少數能推測自己年齡的方式只有生日(但日子其實是跟路西菲爾相遇的那一天,並不是出生日期因為他也不知道)而已。


天生吸血鬼一般來說在停止衰老前是外表年齡x100,但聖德芬這種只是半吸血鬼,所以外表年齡是x50,不完整初擁的情況來講還只是x5,但是路西菲爾不熟這點只覺得聖德芬大概是成長的比較快吧?

他跟路西菲爾約好等他作為吸血鬼成年(百年)後就會給他完整的初擁,他也會正式答應成為路西菲爾的戀人,結果在90歲那年就遇上獵殺吸血鬼的風潮,96歲時跟著路西菲爾到了故事開始時的城堡隱居卻還是在成年前夕被圍捕,在路西菲爾希望他能活下去的私心下給予了完整的初擁並且封印他,但這點其實對路西菲爾那樣強大的吸血鬼來說很傷,所以聖德芬在閉上眼時就知道這次是永別,只是就算戳破也沒有用還不如好好接受安排。

這樣他們至少對對方最後的印象都還會是彼此的笑容。


如果今天開房間門的不是小翅膀而是別人大概會被剛睡醒的聖德芬當場宰掉,因為他其實沒有打算再醒來,哪怕只有一秒鐘他也不想在失去路西菲爾的世界活著,只是因為路西菲爾的願望他才要求自己哪怕只是沉睡也要活著,不然他其實很想直接衝到太陽底下在那片跟菲爾眼睛一樣顏色的天空下死去,只是看在小翅膀的臉還有聲音的份上才打算再清醒一小段時間罷了。


表面上他是要小翅膀在他累的時候把他重新封印回那個房間,但實際上他想的是希望小翅膀乾脆殺死他就是,畢竟就算只是相似的人要是能死在那張臉的看照下也是他的幸福就是,只是現下還無法說出口。

至於小翅膀答不答應是另外一回事,反正聖德芬有的手段做到。


至於小翅膀對聖德芬的感情…我暫時先不講真相吧?

我只能說他對擔任安撫的替代品其實沒有抗拒的情緒是很正常的而已,至於理由…你們猜?我可以告訴你的只有他應該不算砲灰而已吧?



然後最後那個拉燈就是我個人累了不想動…

要看的話你們留言能滿30(不含我的回復)我就把後面那個弄出來吧?


  30 38
评论(38)
热度(30)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