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試寫]呼喚的祈願

推薦BGM:名前を呼ぶよ


*研究所時代

*部分私設設定

*叫我老梗專業戶


=+=


「啊啊…真是看不過去。」


聽到聲音抬起頭才發現出聲的人是與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臉也一樣,不過衣服風格比較像路西菲爾大人。但是他擺著一張非常不耐煩而且很火大的表情,那微妙的氛圍讓我想起了路西法…不知道路西菲爾大人跟他的摯友面對面交談時是不是也常常是這樣微妙的心情呢?


「你是誰?」

「我是誰…說得也是呢,這時候你也不知道吧?算了,叫我以利亞吧?你先這麼叫我就好,反正你很快就會忘掉吧?」

「要我叫你假名?你難道是什麼危險份子想要威脅研究所嗎?勸你還是放棄比較好喔?這裡的瘋子可是很歡迎新實驗品的。」

「放心吧,我比你還清楚裡面的情況。應該說我早就離開這裡很久了。如果不是因為意外我才不要過來。」


長得跟一模一樣的傢伙不屑的展開跟我相似的翅膀飛到附近的樹上,他看來是一名因為職責而來到這邊的天司,如果是那樣他會說他待過這裡也不奇怪了。但是他似乎並不喜歡自己的身分,不然一般天司是不會把翅膀在研究所內刻意收起來的,那對翅膀對他來說相當功用性。

不過我也沒資格說他,畢竟我的翅膀跟他的也幾乎一模一樣…那是沒有一對毫無特色的天司翅膀,看起來甚至非常平庸。


「你是因為公務過來的嗎?路西菲爾大人今天沒有過來的預定,你待在這也沒有用喔?」

「嗯,我知道…應該說正是因為知道我才會待在這。」

「你真是奇怪的天司,就我所知天司裡沒有哪個天司像你這樣怠忽職守又不尊敬路西菲爾大人的。一般天司有機會跟路西菲爾大人時說話都會很開心想努力把握的呢!」

「怠忽職守啊…那你自己呢?」

「我這才不是怠忽職守…我只是、只是…」我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職責而已…如果知道的話我一定會——

「呵,放心…逗你玩的罷了。你現在這樣就很好了…路西菲爾大人需要的就是現在的你而已。你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在履行你的職責了。」

「以利亞…你知道我的職責?」

「是啊…我知道,所以我比任何人都羨慕現在的你。」

「欸?」

「詳細我不能說,但是你要有一個認知就是不要去過問這個職責的真相,那會招來災厄的。」

「欸?」

「哼…我在說什麼呢?或許就算你在這什麼也不做後來也會發生一樣的事吧?但至少可以做個美夢。」

「什麼夢?」

「一個我已經清醒的惡夢。好了,該走了…」


他似乎聊夠了也發現時間不允許自己繼續偷懶準備離開,但是他是現在的我唯一能得知職責真相的線索。


「等等、以利亞…我的職責到底是——」

「簡而言之就是在這陪伴路西菲爾大人,什麼都好…只是在這裡泡咖啡聊天也無所謂,那就是你支持路西菲爾大人最好的方法。」

「那算什麼?我、」

「我也說了…你別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要知道我有多麼希望能跟現在的你交換,但是我已經沒有那個資格了…」

「以利亞…你到底是掌管什麼職責的天司?」

「我?」


長得與我幾乎一模一樣的天司重新展開了翅膀,但那是…三對潔白耀眼的美麗翅膀,這樣的翅膀我只在路西菲爾大人身上看過。


「姑且是暫代某人職位的天司,要我說話就只是為了復仇而存在的。」

「暫代?復仇?」

「啊啊…為了約好的事,總有一天你也許會明白吧?但可以的話我果然不想再見到你,不然實在太難受了…糟了,說太多了!」

「喂!」


當他轉身起飛時我還猶豫著是不是該追上去,某個我們剛剛還在討論的身影就已經逮住了他,並且說出了我沒有想過的真相。


「聖德芬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應該說,你是什麼時候的聖德芬?」


那個天司是…我?


「路西菲爾大人…屬於這時候的您的聖德芬在那,我已經該走了。」

「你覺醒了?你找到你的職責了嗎?」


路西菲爾大人看著對方跟自己一樣雪白的六翼彷彿非常高興,畢竟一直以來我都為自己沒有職責的事所苦惱,既然能有這樣漂亮的翅膀就表示我的煩惱解決了。


「啊啊…對啊,這時候連您都還不知道呢…」


來自不知道未來什麼時間的我手輕輕捧起路西菲爾大人的臉,眼底滿是懷念與痛苦,好像非常難受的樣子。


「聖德芬?」

「是的,我知道了也覺醒了…但我非常後悔。因為我從來沒想過這會讓我失去您路西菲爾大人…要是可以選擇,我多麼希望繼續當個沒有職責的天司跟您度過每個平穩的時光。」

「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這些您不需要知道,我以新任天司長的身分為您與那個尚還無知的我獻上祝福,願你們能選擇幸福的道路。」


老實說我還沒消化完那個我口中的資訊就看見了更讓我混亂的景象。他輕輕吻了路西菲爾大人頭髮似乎又小聲說了什麼,隨後他又吻上了路西菲爾大人的嘴唇然後是頸部,最後像是宣告他不屬於這個時代般化為光的粒子消失在空氣中。


「路、路路路路路路西菲爾大人那、那個…剛剛的是!?」

「聖德芬…」

「欸?」


原本只是想確認那個應該是未來的我還對路西菲爾大人做了什麼越矩的事,卻被無預警一把抱住。


「他有…跟你說些什麼?」

「嗯?您是問以利亞…不、是那個未來的我?他是說要我不要糾結職責的事,會招來災厄。還有自己是暫代某人職位的天司,還說自己是為了復仇而活?請問…這代表什麼意思嗎?」

「……」

「那個…路西菲爾大人?」

「聖德芬我答應你,我不會讓你步上他的後塵。但是你能答應我照他說的做嗎?我…不想讓你路出跟他一樣的表情。」

「照他說的做嗎?」

「我不想讓你跟他一樣在孤獨悲傷的時候卻連你的眼淚都無法為你拭去,所以要是不安的話就呼喚我的名字吧?我也會呼喚你的名字的…」

「路西菲爾大人…」

「嗯,這樣就好…每次聽到你這樣呼喚我就會感到內心平靜。明明沒有特別的意義,但是像這樣與聖德芬你相互呼喚彼此的名字,就好像可以繼續向著未來邁進,真是不可思議。」

「聽您這麼說我才發現…我好像也是這樣的樣子。」

「是嗎,真是太好了…希望我們往後也能這樣相互扶持下去。」

「啊!是的!」


來自未來的我說只要這樣就可以支持路西菲爾大人,想要跟我交換…

比起擁有實際的職責還更能夠確實的為路西菲爾大人帶來安慰,是嗎?

那麼他來到這裡真的是純粹的意外嗎?還是…想要傳達什麼呢?



「要是可以選擇,就算是這個職責跟力量都不要也無所謂呢…」


望著天空小聲嘟噥著一下就會被風吹散的悔恨,反正我也沒有打算讓誰聽到,這樣自言自語也只是為了讓自己能繼續做自己。

為了復仇、為了贖罪、為了…可能已經跟這樣的我走上不同道路的他。


『…聖德芬…』


耳邊好像還能聽到那聲溫柔的呼喚。


「…要是可以,希望有一天我能重新當面呼喚您的名字,路西菲爾大人…您說是吧?」


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有資格奢求幸福,我想…這樣相信。

所以我會繼續期盼有一天能重新聽到你呼喚我名字的聲音…



FIN


=+=


後記:

那個BGM就是文豪野犬的ED啦…

說真的有沒有人要做這個的手描MAD啦…

雖然以表情來說我覺得無垢時代的聖德芬應該比較符合敦的感覺,但是換成現在失樂園後的聖德芬大概也很棒…

但文章裡的感覺還是用了現在的聖德芬自己去看黑歷史…我是說羨慕著過去的自己的感覺去寫,不過視角卻是研究所時代。


這次久違用了以前的寫稿方式,不知道大家覺得如何呢?

會不會感覺很混亂呢?

然後沒有開車是因為菲爾的錯,他的Paradise Lost害車子拋錨了。

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我就只好寫聖德芬女體化了<被Ain Soph Aur打成渣


話說查聖德芬的資料時感覺到官方人設的惡意w

傳說形象聖德芬是很高大的天使(空蒼1Boss版?)甚至有女性的形象(看那身體造型線條我完全相信官方原本有考慮把他做成女的)

傳說中他的職責是在住棚節的禮儀中,他相信聚會的信徒們的祈禱,並為祈禱的人們製作花環,然後嚴令他們成為拿著寶珠的「至高無上的王中王」。在天堂中他則是主司聖歌管理力量美麗以及生命的天使。聖德芬也會給尚處母親腹中的胎兒劃分性別。另外他還是人類的「心理治療師」被迷惑中的人都經常向聖德芬求助。

根據以諾書第3章的記載,聖德芬是第六重天的首領,但在《光輝之書》的記載中他卻是第七重天的統治者。而在伊斯蘭教的傳說中,他則住第四重天中。

而在卡巴拉的生命樹中,聖德芬則是第十質點「王國」(Malchut)的守護天使,象徵著水晶、地球、數字10與檸檬黃色,橄欖綠色赤褐色黑色四種顏色。


嗯,好喔!官方在奇怪的地方認真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順帶一提奧義的Ain Soph Aur是指生命樹 (卡巴拉)裡生命起源描繪在三層能量環最後一層的部分。

第一層稱為無(Ain、0);再一層稱為無限(Ain Soph、00);最後一層是無限光(Ain Soph Aur、000)。無限光象徵著超越人對萬物起源理解範疇的那一點;無限光被認為是一種超越存在的無限虛無(在科學和卡巴拉哲學中被認為是一種能量),它的爆炸進而創造了宇宙萬物。


以上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好,聖德芬的初始形象與奧義的形式的確很符合這段敘述。

官方你們在這些地方認真到底想幹嘛呢?

  31 14
评论(14)
热度(31)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