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原認親無料預定]渴望傾訴的(三日鶴)

*擦邊R

*精神壓力大就是要發玻璃渣,你們說是吧?

*PO主我不接受寄刀片跟談人生。

*姑且算是古風的奇幻PA(?)


=+=


不行、太舒服了…身體像是飢渴很久終於得到飲食的補充般滿足。平日被壓抑、禁止、放棄、捨棄的所有彷彿都得到舒緩,不過這份唯一的【娛樂】就是這樣才沒被他嫌棄。

體內無法遏止的飽脹感充營著,淚水模糊視線卻沒有影響滿月倒映新月之空的美麗。


「三日月、我——」


亟欲說出口的話與被堵回喉嚨深處,急促的呼吸被戀人以類似人工呼吸的方式調整回來,但對方這麼做卻只是為了一個悲哀的原因。


「不可以喔,鶴。」

「…三日月…」

「只要你說出口的話都無法逆轉,所以只能在心裡想。」

「但是、」

「鶴,你是特別的孩子。」


是…不可以偏愛誰或討厭誰的,特別的存在。


「那麼、答應我…在我死去前讓我說一次就好,可以嗎?」

「如果鶴在那之前都可以忍耐住的話。」

「好。」


只要在生命的最後就夠了,想要親口向最愛的月亮訴說自己的愛意。


『好喜歡你。』


如果是像現在這樣的歡愛中就會被當事人強行中斷,可是既然被允許了最後的自由,那麼…就努力忍耐吧!直到那一天為止。


「啊啊…真的是、嚇到了…呢…」


明明、想要好好保持月光般的白色到心跳停止的那一刻的,這樣染滿鮮紅…不就一點都不像鶴了嗎?他會不會…因此討厭了呢?


「真是奇怪啊…我不是、『說了』我是刀槍不入的嗎?現在這樣…是、我的力量…衰退了嗎?」


看不到,跟眼睛被矇住時不一樣…眼前的光影在閃爍、連他的身影都看不清楚了…真討厭啊…一定被狠狠的、嚇到吧?真想看看那表情啊…


「…鶴…」

「早知道、之前…就該說個夠的、真是…虧大了…」

「不要再說話了!這樣傷口會——」


隱隱約約…還聽得到啊,那悅耳的聲音。

要趕快告訴他才行,否則就聽不到他用這個聲音回應了。



儘管沒能聽到聲音,還是從深愛孩子的嘴型讀出來了。


『三日月,我愛你。』


好可惜…盼望了好久的句子最終還是沒能『聽』到。

心愛的白色雛鳥身為半妖的言靈使,因為話只要說出口就會成為真實而被拱上了神壇。

明明不是真正的神卻被規定了要遵照神的規矩過活。

不得偏愛誰、不得憎恨誰,必須要公平公正等等。

儘管真正的神明都是些我行我素的傢伙,那些懦弱的傢伙卻強迫那孩子實現這些莫名奇妙的病態價值觀,說穿了不過是那些傢伙為保障自身利益所強行束縛的框架。


『我只要跟三日月在一起,就會覺得幸福。』


那原本喜歡新奇事物又活潑好動的少年就是在這令人噁心的環境下逐漸變得沉默而虛弱。

過於強大的力量不論使用不使用都會造成擁有者身體負擔,原本只要偶爾讓他去釋放一點就不會發生這種悲劇。


「吶…鶴,從今天起你就自由了喔?高興嗎?」

「雨勢跟你說的一樣下得很大,非常驚人。」

「然後啊,我告訴你喔!那個骯髒的村子已經隨著暴漲的河水被沖刷不見了,很棒吧!」

「甚好、甚好。」

「嗯,這樣我就原諒他們。畢竟要尊重死者呢!」


與其擁有這種力量還不如被毒啞讓那力量失去依歸,但是村里為了可以保障這種幾乎可說是隨心所欲的力量在手中而訂下那些討人厭的規章做替代,卻還把鳳凰關在養雞的破爛籠子裡。

平日就是刻意封印壓制,等到需要時又大量提取,這樣反覆下來當然會使能力出現不穩定。那麼遇上惡徒時無法保衛自身也是理所當然的。

畢竟沒有接受正式的鍛鍊卻被要求達到一樣的基準,就算是妖怪都會崩潰了何況是擁有一半人類血統的他?


「鶴,你說會再轉世對吧?」

「我相信的你的諾言會成真,所以…下一次再告訴我一次吧?因為我還沒給你回應啊…」


會、一直等待著你。



飄散在空氣中的血有跟自己相似的味道。

如果可以,其實並不希望手刃那位各方面都備受期待的血親。

可惜鬼所散發的瘴氣已經不容怠慢。


「真是可惜了那對新月。」


那雙眼睛再美,也無法讓人忽視主人頭上象徵靈魂與意志皆扭曲的角。



FIN


解釋:

鶴丸是居住在人類村莊的鳥類半妖,擁有堪稱是絕對言靈的力量。

但是卻被所在地的人類以供奉的名義關在破破爛爛的神社裡,身為妖怪的一半血統被不斷的削弱,同時又因為被禁止隨意使用自身力量導致身體長時間負擔過重。

村人平日禁止他說出表現自身喜惡的話語,只許最低限度的交談跟祈福等,所以當所在地的神社被想要他力量的惡徒入侵時,他崩潰邊緣的力量就沒能發揮原本【絕對】的優勢。

當他幫身為唯一侍從兼護衛(還有戀人)的三日月擋刀時,原本保護他自身的言靈沒有發揮效果,他自然就這樣被凶器直挺挺貫穿死掉了。

三日月在目睹了鶴丸的死後化成鬼(這邊是指類似般若這類,人類因怨恨等執念轉化成的,日本那種長角的鬼,算是一種黑化。)以某種形式接收了鶴丸原本的力量,在瘋狂中與自己想像出來的鶴丸對話,並且把虧待(再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是虐待)鶴丸的整個村子毀掉。

最後那段是其他三条眾在百般無奈下討伐三明。


=+=


後記:

是說這原本是CWT42的隨機發送無料內容。但是如各位所見,檔案死掉必須重打讓我心情很不好,結果成了這種內容。

我相信還是有人喜歡啦,不過多數人應該還是會多少有些鬱悶吧?

在此估且說聲抱歉。


  25 4
评论(4)
热度(25)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