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混更】月鶴齊譜金縷曲用文稿(三日鶴)-某個冬季時的婚宴準備

*這篇的爺只是個鶴丸癡漢而已。

*這篇的爺就只是個鶴丸癡漢而已。(因為很重要所以要說兩次)

*基本上應該是本丸日常沒錯


=+=


鶴丸現在頭很痛。

不管是因為前幾天被本丸的大家強行灌酒灌到宿醉還是因為那時候自己發酒瘋居然就著那時的狀態拿了歌仙的宣紙寫了跟三日月的喜帖發出去不說,不單單是當事人的三日月笑著接受,更糟糕的其他人居然也順勢而為起哄說就這樣辦婚禮的關係。不用說那從頭到尾都在看好戲的審神者首肯後就算他想退婚也會被主命至上的長谷部等人把他強行手動碎刀直接以死謝罪吧?

而三日月更是笑盈盈的表示終於可以跟鶴丸成為夫妻,婚禮結束後一定會另外給審神者一份大禮,這叫寵溺這爺爺的主人簡直欣喜若狂到完全無視其他開銷,在朝會時眾刀面前就下了全力準備這場婚宴的命令。


「真是的...主上也太寵你了吧?」


望著那個笑得春風滿面的的男人,鶴丸覺得胃也開始痛了。


「誒?可是主動說要幫忙婚宴的,很多都是鶴熟識的對象喔?」

「這本丸裡要跟我不熟,還真不容易喔?」


即便沒有打算嘲諷三日月這也是事實,相較起因為天下五劍的名號跟那天生雍容華貴的舉止造成眾人下意識疏離的三日月,喜好交際的鶴丸的過去讓他到了許多地方侍奉各式各樣的主人的同時也見識了許多事,自然也認識了不少刀,而來到本丸後更是熱衷與大夥交流經驗與分享各地趣聞。

一會聊聊平安時代的風雅與病態、一下又去跟各為御神刀們談談各家主神的個性跟御神體的來歷、這當會又跟經歷過戰國的幾位回憶那時的混亂還有各據一方的梟雄們與其出人意表的雅趣、那邊講講平源這兩個同出皇室卻永遠都在相爭不說還內鬥個沒完的家族又扯去藤原等當時的大貴族還有陰陽師的法術、回過頭又跑去廚房跟燭台切說想念仙台的料理沒多久又跟歌仙說想吃和菓子願意下午一起辦賞花宴不胡鬧、不打算鬧騰時就在茶室跟同為獻上之物的刀品茶或是去審神者的辦公室裡幫忙分攤工作展現其意外認真幹練的一面、也常和其他刀男們在酒後說起對於效忠主人一事的觀念......所以要說在這本丸裡有誰跟鶴丸不熟,那還得真心說非常不容易。


「哈哈哈,這是因為鶴很受歡迎嘛!」

「是你太難親近了吧?」

「誒?是嗎?」


總之,可以確定廚房那邊有燭台切跟歌仙和國廣等刀坐鎮是沒問題了;酒的部分次郎太刀跟日本號等好酒之刀大大方方的說會提供上好的酒讓大家主動續杯,還說這次一定要把所有賓客全部喝倒;風雅的茶會也有鶯丸等從茶葉、茶具、茶點、焚香、裝飾的花跟花器、書畫進行嚴格的把關;金錢部分更不用說早早就被後藤和博多這兩個與金錢深有淵源者掌控了;反倒是神前式的司儀、神官等主要人員有些喬不攏,太郎太刀雖然說因為三条家不缺侍奉神明佛祖的御神刀而退讓了,可三条家自己人裡卻是意外的起了不小的爭執,最後好像是由石切丸勝出了。


「結果還是穿白無垢啊...」


無言的盯著已經掛在自己房內的雪白和服,倒也不是對平日禮裝被開玩笑這點有所怨言,相反的倒是對差點要被逼著穿上露肩露背的華美白紗表示異常恐懼。

姑且不提好看不好看的問題,看著審神者跟一票有點想要趁機報復的傢伙把布料越改越少越改越性感的時候他的臉色就快比大俱利伽羅還要黑了,也不知是幸還是不幸,在設計中途三日月就義正嚴辭的把設計圖等全部像敵人般摧毀殆盡了。


『鶴白皙美麗的肌膚只有我能看,平常戰場上真劍必殺姑且不提,但要是各位再不住手,那麼之後就算死了也不能有所怨言對吧?』


雖然一度想吐槽不要搶別人的台詞啊什麼的...可是想想三日月這傢伙從來都不是那種會乖乖聽人話的我行我素,就算抗議了大概也會被無視甚至再次被調戲也說不定,而且這次的確是得救了就算了吧...才有鬼!

到底最初為什麼會喜歡上他啊?若無其事的說出這種台詞真的沒有關係嗎?喂!


「鶴難道意外的想要嘗試那種暴露的服飾嗎?啊、還是因為是沒穿過的西式服裝所以很感興趣嗎?」

「很可惜並不是,只是對大家想要讓我穿上那種風格的服裝這點有些驚嚇過度,不禁有點感慨罷了。現在正在對白無垢的存在深感感謝中。」

「是嗎?那太好了!我還擔心要是婚禮當天我留在鶴身上的吻痕要是還沒消退的話該怎麼辦呢?畢竟那樣的鶴本來就很性感,要是穿上那種衣服更顯誘惑而害得有誰想搶婚就遭了。」

「不,我想本丸裡會有這種想法的應該也只有你這糟糕的老頭了。」

「明明就是鶴對自己的可愛太沒有自覺了。」

「......隨你說吧...這種甜言蜜語我也早該習慣了。」


儘管發燙的耳朵跟臉龐顯示絕對不是那麼一回事,但是這種地方也令人心動。


「那我就繼續吧?」


移動位子坐到小小鬧起脾氣的純白戀人身邊用臉頰相互摩擦撒嬌,與仿若冰雪製成的寒冷外貌不同,安分任由新月觸碰的仙禽有著非常高的體溫,抱起來十分得暖和,不過意外怕冷卻不自知的小鳥下意識的往懷裡鑽的舉動更是叫人憐愛。


「別給我亂來啊。」

「反正婚禮過後我跟鶴就是屬於彼此的了,不差這一點時間。」

「喂喂,就算是這樣也不准忘記即使舉辦婚禮我們也還是主上的刀,你別害得我無法執行主上交辦的任務和事宜啊?」

「鶴什麼時候變得跟長谷部君一樣滿口都是審神者了?」

「別把我跟那小子相提並論,我跟你可不一樣,難得遇到這麼有趣又讓人甘願為他做事也不會把我隨便送走、下賜、獻上給誰的好主人,我可不想辜負他賜與我可以活動的身體跟自由意志的恩情。」

「哈哈哈,甚好甚好。鶴這樣重情義的地方也很迷人。」

「我說你根本我怎樣都好吧?」


望著外頭的白雪一點一點的被自房內飄散出去的粉色給染上顏色,讓外頭的庭院漸漸感染不同於一般春景的生氣,好似氣溫也開始升溫了。


「哇啊!大將應該還沒轉換本丸的季節怎麼就先被爺爺們的春天也強行換季了呢?這樣豆丁跟小動物們可是會很困擾的喔?」

「才、才不會像後藤說的那樣呢!小老虎們要到夏天才會換毛啦!」

「嘿~是這樣啊?」

「嗚...厚也欺負我...嗚...」

「你們兩個,不要故意欺負五虎退。抱歉打擾你們了啊爺爺們,但是大將說還有一些婚禮的事情想跟兩位確認,如果不介意把你們的『春天』也分享給本丸的其他人,就請趕快移步吧?」

「喔!」

「哈哈哈,好的。」


目送幾把短刀的離去的同時也看見許多夥伴們在本丸各處努力準備的身影,在審神者把刀帳集齊而大夥長期投入繁複的出陣後這裡已經好久好久沒有大型同歡活動了,或許現在全力準備的原因除了祝福兩把爺爺刀也是為了在之後用力狂歡才那麼有幹勁吧?


「吶、三日月。」

「嗯?」

「雖然不可能,不過現在、只有現在...我很誠心誠意的希望現在的主上可以長命百歲健康快樂的跟我們一直在本丸裡活下去。」

「因為想留在這嗎?」

「一方面吧?不過主要也是因為他很照顧我們,賜與我們如果只是作為躺在玻璃櫃中的骨董展示品直到毀滅也不會有的身體、經驗、感情不說,還讓原本早就無法再相見的刀重逢、相遇、和解、相知、並肩作戰的機會,難道你不覺得感謝嗎?要是你我都沒來到這座本丸,我們別說婚禮了,連見面都無法吧?」

「這麼說也是呢!」


鶴丸向著遠方茶室在三之丸時同居的幾位室友揮手,看著鶯丸笑得異常燦爛的臉,可以確定審神者為了這次婚宴也是下了重本去買了上好的茶,否則他怎麼會這樣開心,不然就是他已經知道大包平快來的消息了吧?說不定賓客名單還要再追加一把刀也說不定?


「那麼三日月呢?你對這間本丸的感情又是如何?」

「這個嗎?硬要說的話...」


再度緊緊擁抱住戀人,天下五劍最美之刀的笑容襯著櫻瓣與雪花紛飛的美景簡直耀眼炫目得令人移不開眼。


「就是除了『能夠來到這裡真是太好了』以外什麼都無法形容了吧?」

「真是意外簡單乾脆的感想,嚇到我了啊。」

「因為我想的跟鶴是一模一樣的,既然如此就不必再說第二次了吧?」

「這麼說也是。」


在打開現在侍奉主人辦公的房間時,彷彿聽見了報春鳥的鳴叫聲。


「那麼主上,您找我們是要確認婚禮的哪方面事呢?」


FIN


=+=


後記:我寫完了!

修修改改很多次,但總算是搞定了。

希望大家能喜歡就好。

本次企劃萬分感謝拉我參加,我應該...沒拉低整體品質吧?

祝三日鶴新婚愉快!


  60 2
评论(2)
热度(60)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