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感謝數珠丸配方文(清嬸)

感謝@阿爾_清光合志求repo 提供了數珠丸的配方,我知道我欠稿很久了,這就來補上防人品虧欠(欸

 

*本文是主加州清光╳阿爾家女審神者

*作者家的女審有客串(故也有鶴丸國永╳女審神者的內容)

*對清光稱呼的變化主要是想表示親暱還有跟其他人家本丸的清光做區分,阿爾如果覺得不適合之後會改掉。

*人物大概還是OOC了

 

=+=

 

「真是嚇到我了!我還以為秋瀬小姐已經成功推倒這(你)個(家)傢(清)伙(光)才對,結果姐姐都跟自家的在一起了你還沒有成功脫下他的衣服嗎?」眼前的白髮青年看來的確是驚嚇到了,瞧那激動得直指我家縮在離我最遠角落的可愛小清光的手指,跟前陣子我們家鶴丸知道這件事時的反應一模一樣。

「我也是驚嚇到了呢。」有著深藍色短髮的友人的用符合她外貌的中性嗓音附和著,那張從側開貓臉面具下露出的左臉隱隱透出跟淡漠語氣不同的驚訝。

「嗚嗯~反正我就是跟姊姊不一樣嘛!」面對友人這樣意料中的反應,還是忍不住哀嚎。誰叫明明是近侍,小清光卻總忍不住堤防我…害我都無法襲擊他。我好羨慕姐姐雖然中間很辛苦,但現在已經跟自己家本丸的清光恩恩愛愛了。

「啊啊、抱歉…我跟主上不是那個意思——」

「怎麼說呢?我還以為以小秋瀬的個性應該第一天就會把小清光推倒吃抹乾淨才對…唉呀、難不成?」無視自家白髮近侍想解釋兼緩和氣氛的長輩體貼,總在奇怪地方異常敏銳的友人說出了我心中的痛。

「被逃掉了?」

 

沒錯,雖然也因此讓我家小清光在初次見面就很放心我,所以他也不會像其他本丸的清光一樣會擔心哪天會因為不再被我所愛而被拋棄,可是也因此只跟我保持作為近侍最低限度的必要接觸…連愛跟他吵架打鬧的安定在日常上的接觸都比我多,我都還沒跟安定聊過他敬愛的沖田君呢!

 

「嗯…」只見眼前這鬼靈精怪的主從認真地來回看著我跟我們家清光後同時露出百般無奈的苦笑,接著用眼神不知道了交流啥,我只知道這情景有些微妙的讓人不安。誰叫這倆根本從第一次見就各方面一拍即合,作為他們家初始刀的山佬切國廣現在還沒有胃痛死大概真的要歸功老天保佑他們還有良心跟同伴愛。

 

「吶吶、加州清光君,帶我去逛逛你們這吧?我上次聽說小秋瀨說你們這裡改建不少是吧?我想回去前參觀一下。」眼看自家近侍兼心上人(刀?)突然被不由分說地拉走,害得我差點要以暴力手段奪回之際就被人家家的刀男險險阻止了。

「抱歉啊秋瀨小姐,妳也知道我們家十六夜公主是個什麼樣亂來的個性。不過還請您放心,她只是去幫忙去開導一下妳家被嚇壞的刀罷了!」講得雲淡風輕,但其實也隱隱用氣勢透出要是我真傷到了他家審神者也不會看在兩家本丸的交情上就這樣罷休。

「那你留在是要看守我?在我的本丸裡?」不得不說這絕對是最下策。

「一半一半,既然我家頑皮的公主負責開導妳家清光,我自然就是被留下來開導您這位審神者囉?而且我也想參觀府上新改建的地方啊!」笑嘻嘻地走出沒關上的房門,用恭敬的姿態示意我帶路,某個意義上讓人毫無拒絕的餘地。

「我們家可也是有鶴丸國永的,還請您解釋為什麼還要你來開導我?」必須老實承認我有點不太高興這種被耍著玩的感覺,所以語氣有些不太好。

「嗯?很簡單呀!因為我不是『妳的刀男』啊!」

「啥?」

「秋瀨小姐妳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是用這種組合把你們帶開呢?」

「這、一切發生得這麼突然誰有辦法一下反應過來啊?」

「很簡單,就是俗話說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你們人類與人類之間、人類與我們刀劍男子們之間…不、應該說就連我們這些付喪神也在意識形成後也都會因為一些事導致我們陷入這個局面,特別是關乎『感情』的這檔事。」

「這我當然知道,就跟陸奧守跟新撰組的大家有些矛盾,和泉守在被歌仙責罵時會有點抬不起頭一樣——」

「沒錯!這是身為受前主人或刀派影響而有的立場問題。同理的,就像秋瀨小姐跟我們家主人對政府有身為本丸管理者這樣上司下屬關係,何況是不同本丸之間自然也會有些許階級導致的立場差異。

對我來說秋瀨小姐是現任主人的朋友跟熟識的另外一個本丸的審神者,但您終究不是能夠命令我的人,就算今天您生氣了想把我刀解或直接破壞都還是得要顧及十六夜那丫頭的面子,所以我可以比這個本丸的鶴丸國永甚至妳本丸裡的任何成員都更直接了當說出一些事;而以您的立場來說,有些東西是身為審神者的您無法理解但同是刀劍付喪神的我跟你心愛的清光君雖不致於完全感同身受但至少要比較能懂的。」

「……好吧,算你們主從倆有理。」

「那麼就還請您邊帶我參觀邊說說您的『功略過程』囉!」

 

望了眼外頭萬里晴空的好天氣,想想在屋子裡單純抱怨訴說我對我家清光的思念也的確不是我的個性,出去走走或許不錯吧?

看著表面情感流露之少到近乎淡薄得令人聯想到人偶的隔壁(?)審神者,他幾乎不知道該拿眼下這情況該怎麼辦才好。

 

「嘻嘻,不用那麼緊張,只是很好奇從你的立場是怎麼看待小秋瀨才拉你出來的,雖然也想順便看看改建也是真的。」無法從面具下的面容直接進行判斷對方表情,但作為一名合格的近侍,加州清光還是能理解那輕鬆的語調是在暗示他可以不用擔心對方做出什麼對主人或他本身不利的事。

「只是不懂為什麼要特意拉我出來罷了。」

「呵呵,看來你自己沒有發現呢…某個意義上你真的跟我們家清光不太一樣,很值得好好觀察呀!」饒富趣味的說著這樣恐怖的台詞,該說這位大人真不愧是能跟鶴丸先生那樣我行我素的平安刀相處融洽的審神者嗎?「放心我真的不會亂來啦~好歹這裡不是我的本丸,我還是知道要收斂的。」毫無說服力。

「嘛~你就說說你對這麼深愛著你的主人有什麼不滿或困擾的地方吧?以你的立場來講不太好意思直接提出的事,換成跟小秋瀨地位相同的我去跟她勸說應該會比較不會讓場面難堪吧?你也不會因此直接傷到她或令她尷尬不是?」

 

看著那悠哉地欣賞沿路風景的側臉,大概能夠理解為什麼明明是胡鬧本丸出名之一的審神者,卻依舊能夠跟自家那位一樣坐鎮在領導戰爭的位置上。

 

「也是呢…有些事的確是——會因為立場而無法直接坦率地告訴主人啊……」

 

習慣了自家那位強大豪爽得可以跟大夥一起在戰場上廝殺的主人後,讓他們本丸的成員在面對其他本丸審神者的優缺點時反倒因為精神上微妙的麻痺而忽視了。明明主人的雙胞胎姐姐就是常見面的相反例子,卻因為太過內向拘謹而搞到今天才突然想到或許可以請其他個性好相處的審神者幫忙,真心哭笑不得。 

即使看著自從送客人回去後就像是放下心中大石頭般神清氣爽的小清光,講真話還是很疑惑那兩位的「開導」是否有效。

 

「結果,小清光…你跟他們聊了什麼?」最後那場他們三個人之間討論我被排除在外了,說不在意實在是不可能的。

「那個、主人…一直以來不好意思,今天我才知道、我…我或許……」面對這個問題小清光反而突然結巴且滿臉通紅好可愛,但是已經被告誡了不可以隨隨便便就撲上去襲擊的…要忍耐啊我!

「我或許是因為被第一次見面就以女性身分表示愛慕我的妳用那樣熱情的方式告白所以才會這樣無法輕易回應你的感情!」一口氣說完不帶任何標點,但改不了內容其實有點傷人的現實。

「嗚啊…所以、小清光你的意思是…從我第一次召喚你到現在你都只當我是過去那種輕浮亂來的女人嗎?」想想也是…幕末組的清光在本丸中雖然的確算是非常年輕的刀,但是幕府時代會這樣直接示好的好像只有——花街的女人。

「請、請妳不要誤會啊!我的意思是…連我都沒想到我會因為那次的驚嚇導致自己居然一直下意識地去逃避薰的情感,明明一直被薰妳像這樣喜歡著、珍惜著、深愛著…我卻一直不對這些做出應有回應、作為男人實在太差勁了!」還來不及阻止,清光居然就這樣往自己左右臉上各打了一聲好大的巴掌。

「欸!真是的,怎麼突然就往自己臉上打啊?你看看,這樣不光是臉受傷了,連用心保養的漂亮指甲不都壞了嗎?」想都沒想的就伸手查看傷勢,清光那雙為了美甲刻意留長的指甲此刻成了凶器在他可愛的臉上留下好幾道抓痕不說,早上我好不容易才幫他擦好的指甲油的部分也因為指甲前端折損壞了。

「我真的…被薰所愛著呢!」手突然被握住親吻,一不小心就反手甩開清光後,才想起完全忘記要控制力道卻已經來不及了。

 

順著各種破撞聲還有物品損毀的痕跡看出去,清光正一臉茫然的從水中爬起來。

 

「清、清光?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傷害你的。

「……」

「小清光?」戰戰兢兢地走過去查看,這下可不是只有剛剛他打自己巴掌的輕傷了…光是剛剛沿路從撞破紙門隨著緣廊的欄杆一起飛向庭院還順便撞倒了石燈籠掉進水池中,真不知道該不該慶幸因為我只是瞬間被嚇到反射動作,不然他再飛遠一點大概就會撞上他身後那座跟他最喜歡的指甲油顏色相同的朱紅小橋。

「……」

 

走到岸邊跟清光隔著中間的水池對望了很久,可是不管哪一邊都沒有說話也沒有打算再往前一步。

不說早已渾身是傷還成了落湯雞的加州清光,而我也不是害怕把衣服弄濕弄髒,我作為擔任審神者制服款式之一的的巫女服經過改造比一般巫女服的袴還要短上許多,庭院裡的水池也不深,只要脫了鞋襪就可以大方踩進水裡,夏天大伙也常這樣一同玩水所以也沒有什麼…可是卻有什麼讓我無法輕易像往常靠近他。

 

「噗、噗哈哈哈哈哈…」

「怎、怎麼了?該不會是傷到腦袋了吧?手入的話會好嗎?」只見清光不明所以的開始摀臉大笑起來,讓我不禁擔心。

「我沒事、真的沒事…只是突然知道了平常在薰眼裡的我而已。」他露出淡淡的苦笑,雖然跟剛才送客完時很像卻微妙的帶著些許哀傷。

「明明想被愛著,明明想要自己的感情被回應…卻因為被嚇了一大跳所以不禁意的害怕排斥?不對,只是擔心呢!」凝望。

「真是的、不要突然自顧自的頓悟然後繼續坐在水裡啊…」

「是呢…」清光從水中站起來走向我,臉上漾著我讀不懂情緒的笑容。

「先跟妳說聲抱歉,剛剛才突然想起來我剛剛居然這麼越矩的直呼主人妳的名字,還親了妳的手…但是我也因此明白了妳平常對我的心情。」

 

啊啊…原來是這樣嗎?剛才的我跟平常避著我的清光是一樣的。

 

「看來主人也懂了呢!」

「咦、我也不是笨蛋啊,就是遲鈍直接了點嘛…先不說這個,快跟我去手入室!清光你這樣沒有重傷也有中傷了啦!」

「那倒是真的…話說主人你還願意幫我修理,意味著我還被你愛著對嗎?」

「這不是廢話嗎?老實說可以的話都希望幫你在生存的方面進行錬結了,不過可惜那部分要增長似乎只能靠讓你們種田增加耐力——」

 

那是個、措手不及的…從嘴上輕輕擦過的

 

「清光?」

「雖然不喜歡會弄髒自己的工作,但是…會想合體呢!」

 

看著他偏過頭試圖掩飾的緋紅臉頰,我想今天大概是無法繼續順著建議繼續按耐下去了,果然這麼可愛的小清光——

 

「好啊,那手入完就來侍寢喔?」

「欸?」

「是男人的話就不許反悔喔?」

「嗚啊……我、我明白了!你才是別後悔啊…『薰』♥」

 

看著清光那用著有些視死如歸的狼狽模樣卻硬要裝餘裕的可愛語氣,嘴角無法克制的上揚,真令人期待呢…今晚。

 

 

 

FIN

 

=+=

 

後記:

我不是很擅長寫清光啊…等磨練得更好之後大概會補阿爾一篇肉或姐姐那邊的日後談吧?

老實說中間發生不少事,結果這篇本來中途開始就有點難產跡象了還被我砍掉重練七八次有…結果從數珠丸鍛刀活動到現在(今天還明天?)戰力擴充又開第二次啦~然後這次沒有日本號,嘖。

真是拖得有夠久的非常地萬分抱歉(土下座)!

這次寫的時候幾乎有一半是完全照著乙女向的風格寫的,這樣到底好不好老實說我很存疑…但是莫名的順利就乾脆先寫完再說了(X

如果阿爾喜歡就好了。

順帶提一下,清光最後一段的部分台詞有用到遊戲語音的梗♪

 

另外用景趣的截圖稍微解釋一下清光被嬸嬸摔出去的路徑跟最後掉落水池的大概位置,清光這沒有重傷我想應該不可能…

應該是從本丸一角的某個房間一路飛到我們平日景趣顯示的那個水池中央。

平日主畫面那個房間我都當應該是辦公區,嬸嬸跟刀男分別有其他房間跟各種用途的空間這樣。

 

然後講點我家嬸嬸這邊的細節設定:

前面鶴丸對自家嬸嬸的稱呼變來變去是因為兩個雖然是戀人,但是在外頭的相處模式其實比較像溺愛姪女或孫女的長輩和調皮的少女。

一方面是因為鶴丸儘管個性比很多刀要輕率亂來又有點小任性,但在本丸裡他的年紀再怎麼說其實也是爺爺輩的,談戀愛時大概還是會微妙的在一些地方擺出連自己都不知道的長輩架子,我家嬸嬸本身也很年輕所以會跟他互相調侃胡鬧。

間接來講是童心未泯的老夫老妻(極大誤)。

會喊嬸嬸十六夜公主有一半是為了鬧她父母幫她把名字取這麼風雅但是實際性格卻跟外表還有名字代表的意象不符,算是兩隻半斤八兩;另一半則是曬嗯愛,因為他認為統領本丸的嬸嬸的確有資格當讓他宣示效忠的公主殿下,不過要是在嬸嬸面前這樣喊十之八九會被揍。


最後提一下暑假CWT沒有無料了,而是改成跟親友一起弄得小型的一期鶴學園PARO合本。

還請大家支持。

  5
评论
热度(5)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