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試閱】暑假CWT一期鶴小合本

嗯...因為在下的攤位沒上,所以後來跟親友討論過後改成出小型合本囉XD

說是合本,不如說是小料吧?會寄攤在認識的攤子上,詳細會在8月初時全部公告。當然不包含本子內容(笑)

總之,是刀劍亂舞的學園PARO喔♪連續兩天的學園祭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呢?

然後這本...是R18本,請未成年者自重。

沒有性轉,但是有女裝要素。對!我最喜歡這種梗了!!←自重


以下是個人部分的試閱


=+=


學園季進行到第二天,因為從鶴丸前輩那收到了他們班的招待券還有一張話劇社今年公演的門票,不過這張票已經拿去捐贈了…畢竟雖然一直跟另一位主角錯開時間排練,但既然接下了主演的位置就必須要認命。

說起來,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知道是哪位跟我一樣被全校票選成為這次話劇社的犧牲者…我是說重要的主演呢?

我們學校每年的慣例就是期末結束後就開始進行這場犧牲…主演的公開海選。基本上話劇社那群狂熱分子、我是說熱情的社員們總是摩拳擦掌把考試累積的壓力用算票跟排演的過程紓解掉,因為大家在投票時總是會順便寫上希望這個人當選的理由,裡面從基本的希望死對頭出醜到粉絲對偶像的各種崇拜都有。

不過因為再怎麼說我們學校的話劇社在外名稱挺好很多人會帶親朋好友來看,所以意外的常常最後都變成選美大會,畢竟大家都還是注重門面的。可是今年有幸擔任男主角(?)的我因為學生會的事務導致我的排演時間也比多數人少,所幸話劇社選的劇本中我的台詞和登場時間也不多,這時候就萬份慶幸童話故事裡的英雄什麼都是故事最後跟關鍵時刻才登場,不然我還真應付不來。

 

「一期一振,你可不要因為在我們茶道社休息太久趕不上話劇社那邊喔?」放下點心看著悠哉品茶的學生會長,身為學生會顧問老師的鶯丸突然想到似的義務性提醒。

「說得也是呢…」雖說只要十點前到達就好,但還是——

 

喀擦!

 

「抱歉失陪了!」糟糕…在茶道社的甘味坊待太久了!

「加油喔。」

 

 

「不好意思來遲了!」儘管有些匆忙但似乎勉強趕上了…但不用說話劇已經開演,該說幸好捐贈票早已交給弟弟們嗎?不然真的就浪費了鶴丸前輩的一番心意。

「那倒是沒關係,不過可能要會長你衣服換快點就定位了。」才剛從蜂須賀手中接過戲服就立刻被推進了更衣室裡,看來我不可能趁機偷看一下舞台上的另一位主演的樣子。

 

換好衣服後馬上按照指示前往舞台就定位,身為常常要上台宣布校內事項等活動的學生會長我當然不會感到緊張或怯場,能夠同時保持成績學年第一我自然也早就在拿到劇本後就把台詞甚至整個劇情背得滾瓜爛熟,不過還是有點擔心等一下是否能表現出符合這個場景的演技。

忘了說一下,今年話劇社演出的故事是灰姑娘,而我是王子。即將演出的部分是王子在舞會上第一次見到仙杜瑞拉並為她的美麗感到驚艷的部分。不知是否應該慶幸我到現在還沒有見到飾演這位「女主角」的演員,所以我無從了解他現在的模樣是否足以讓我像劇本上的王子那般訝異,只能說盡力而為了。

不過好消息是,聽說我衝進來時正在演的那場神仙教母施法的部分雖然找了魔術社等支援,但因為灰姑娘的禮服似乎被設計縫製得異常華麗導致著裝困難,所以灰姑娘變身的過程被用剪影等方式蒙混,實際上我站上台後他可能還在更衣室裡跟那套我緊緊瞄過一眼就知道沒花個十幾二十分鐘絕對穿不好的禮服奮戰。

 

「王子、你願意跟我跳一曲嗎?」

「身為一名合格的紳士自然不會拒絕淑女的要求。」

 

為了合理使這段劇情得以延長,我不得不跟其他飾演參加黃攻舞會的「女孩們」跳舞,不得不說…這在精神其實挺煎熬的。講真話其實參與演出的話劇社社員們相貌跟發揮演技所練舞步都很完美,可是、完美的女裝…大概只有少數幾位符合。這讓我非常擔憂等一下上場的女主角會是怎樣的光景。

 

——『嗚哇…好美!』

——『那是男生真的假的?超漂亮的!』

——『剛剛在家裡那副鬼樣子還真的是完美的偽裝。』

——『不要騙我了,剛剛魔術社其實真的施展魔法了吧?』

 

隨著音樂停止與燈光的轉換我知道那位仙杜瑞拉已經從我身後的入口隆重登場,但聽到台下觀眾到吸一口後終於憋出來的評價不禁讓我好奇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才讓大家有這樣驚愕的反應。

不過在因舞步轉身後我想我明白了,因為我必須承認我深深為眼前的光景癡迷著,何況我本來就對「他」有好感。

 

「呦!對我這樣突然的到訪有沒有嚇一跳啊?」

 

雪白的肌膚反射著灼熱的燈光,亮得幾乎像是在自體發光;僅用淡妝些許點綴得清秀中性容貌讓人幾乎要懷疑剛才爽朗的男聲是否出自他的口中,需要小心穿著對待的華麗洋裝完美掩飾了同身為健康高中男生的骨架身形並襯托了他的美。

 

「……是的、我被您給嚇到了,鶴、我是說美麗的女士。」可以說一切順其自然到幾乎不需要刻意以演技表現就會同劇本上走,因為我都被那份美貌震攝到差點就直接呼喚他的本名了。「請容我跟您跳一支舞好嗎?」像是被蠱惑般拋下原來的舞伴走向他,無視其他渴望阻止我的人們走向那美麗的仙杜瑞拉。

「當然,能得您的垂青比什麼都要令小女子感到榮幸。」雖然刻意裝女生的聲音,但老實說…我寧願他用平常的男性聲線。

『那個、鶴丸前輩…請您跟剛才一樣用您平日的聲音就好好嗎?』稍微趁空擋推開麥克風壓低音量,畢竟這部分我還是希望能多少表示一下我個人的期望。

『為什麼?』

『那個、算是我個人的問題…等等話劇全部結束後我會好好解釋的。』

『在演出期間的話解釋起來比較不方便,應該說演出結束後我可以用比較簡單的方式讓您快速理解,而且我想你應該會喜歡那個方式。』

『齁齁?那就要讓我好好期待喔?要是讓我失望了,你就要穿上我現在穿的這身行頭去我班上幫忙宣傳。』

『……沒問題。』

 

有時候…會對我們倆的身高體型相近這點感到怨懟。

我已經因為這點常常在一些比賽或是被迫接下的賭局輸了之後被要求換上鶴丸前輩那些亂七八糟的服裝,不過這次…姑且還算輸了也可接受的範圍。

 

『不過話說回來,這套禮服不用還給話劇部嗎?』

『他們說什麼是為了我特別訂製的,要我之後帶回去因為就算留下來大概也沒人能穿啥的,算提早給我的三年級畢業紀念禮物。』

「…這倒是真的。」稍微利用了點角度偷偷把麥克風調整回來,同時用手輕撫他的臉的動作也把鶴丸前輩的麥克風給調回來,因為——

「欸?」

「這份美麗應當只有您能與之匹配。」輕輕吻上那因為搭配禮服刻意梳開瀏海露出的光滑額頭,其實原本應該只是吻手而已。

「這、」

 

看著向來大咧咧的前輩此刻真的像個青澀少女羞紅了臉龐,老實說有點開心。

 

「所以還請您告訴我您的芳名,我想好好向所有人宣告您將成為我的妃子。」

「那個…」

 

鐺——鐺——

 

「唉呀?已經午夜十二點了呢!」

「糟了!」

 

鐺——鐺——

「小姐?」

「很抱歉我得走了!」

 

鐺——鐺——

 

接下來,我深刻體會到這位美若天仙的灰姑娘即使穿上貴重的禮服,以優雅舞姿和我在舞台上共舞,但裡面的人依然是我認識的那位鶴丸前輩。

甩開我後逃走的過程簡直是各種驚險胡鬧,但他依然可以在保持那身裝扮的情況下留有一絲餘裕。

 

鐺——鐺——

 

在不斷響徹整個表演廳的鐘聲裡他用著令人驚嘆不已的靈活身手在整個會場中與我還有飾演士兵的演員們進行追逐。最後他上了馬術社的馬車,我也逼不得已的跳上在一旁待命另一匹馬開始在預留好的跑道上與之追逐。

每年學園祭第二天的話劇社公演都是全校性的大節目真的不是說假的。因為除了全校性的主角海選外連幾乎能動員的相關社團通通拉下來參與。

 

鐺——鐺——

 

而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擔當編劇的歌仙同學在知道我我會騎馬後會露出如此開心的表情,他八成在知道女主角還無懸念的由鶴丸前輩高票當選(不論希望他當選的理由是好是壞)後就在思考要怎麼去平衡這個學校問題兒童之首的在戲劇上能營造的效果。

因為不管是只表現出鶴丸前輩那亮麗文靜堪稱詐欺的外型也好,還是順著那個人活潑外向到簡直是過動的性格放縱他也罷,不管哪種都會引起某些人批評。要讓全校都認可就必須認命把這兩種極端性都發揮出來才行。

 

鐺——鐺——

 

就在最後第十二下的鐘聲也消失在空氣中時他也跟著混在背景群的魔術社消失在眾人視線裡。不過他不要說有沒有走光、連衣服都沒有在逃脫過程中損毀,他那大概是被美容美髮社抓去接髮後盤起的貴婦頭亦沒有一根髮絲亂掉,直到後台查看時他的妝幾乎沒有花掉。

 

撿起那在那在劇情安排下掉落的玻璃鞋(?)我回到舞台上繼續飾演個眼睜睜看著好不容易邂逅的心上人從自己眼前逃走的悲傷王子。老實說我很好奇要是故事裡的灰姑娘也像鶴丸前輩這樣逃,那王子殿下看到如此不莊重的女孩還會想要娶她為妻嗎?至少如果是我就會陷入為難,畢竟在皇宮那樣的環境下成長,接觸到的女性類型屈指可數,美貌如此出眾又在行為上叛逆得超乎常理(?)的女性說不定真的會讓一國的王子展現出故事中找遍全國的執著。可是與此同時也會擔心迎娶這樣女性未來是否會給自己未來的王位造成不必要麻煩。

所幸,今天這一切都只是戲劇效果。我不是真的王子,鶴丸前輩也不是這樣亂來反歷史傳統的灰姑娘(甚至連女性都不是)。

 

「聽令!找出這隻玻璃鞋的主人,她將會是我未來的王妃。」在我回到後台同時也宣告中場休息二十分鐘,不得不說這場戲真的很累人……

 

而外頭很理所當然的將我剛剛手上拿那隻玻璃鞋以承襲剛剛把觀眾也稍微捲入混亂之中的風格,由飾演臣子的演員們到處去台下尋找自願參與的觀眾試穿,如果合腳就可以得到由這次參與的各個社團提供的招到券當獎品。

順帶一提,試穿一次兩百五十日円,試穿過程會拍照給當事人當紀念,並隨機送一張之前拍攝的演員定裝照,送完為止。如果沒有要試穿也可以直接去旁邊話劇社的攤位上購買,一張三百日円,也有寫真集預購,試穿費用比現場買照片還要便宜算是鼓勵觀眾去參加小活動的優惠。

然後我聽說這個活動是博多想的,這孩子為什麼可以參與我們高中部的活動呢?

 

「雖然沒有特別意外,不過真沒想到一期你會接下主演的工作呢!」鶴丸前輩一邊由身旁的其他工作人員輔助著更衣和重新上灰姑娘在家中的侍女妝一邊說。

「畢竟身為學生會長做為表率既然當選了就還是接下比較好吧?再說王子這個角色雖說是主角,但既不用打倒什麼女巫、巨人、魔龍,也沒有多少台詞跟戲分,接下也並不讓我因此忙不過來。我反而比較驚訝鶴丸前輩的出現。」

「嗯?我覺得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吧?學校裡喜歡我跟討厭我的人可都不少。」

「我是說您的造型,非常的…漂亮。」我想我說這句話時一定臉紅了吧?

「唔、你怎麼還在說這件事啊!?再怎麼震驚也該消停了吧?」

「可是我真的很認真的覺得您今天的造型真的叫人驚艷,我想這次應該有不少人會為了您去預購寫真集喔?」輕笑著撫摸那張漂亮的臉龐,不意外地的被揮開。

「別鬧了…我要上台了。」看來還是調戲得太過分了?

「好的。」

「差點要忘了,你可要記得等結束後要好好跟我解釋剛剛台上你說的事,否則就等你穿我那套灰姑娘的禮服來我們班上當看板娘喔!」

「……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聽著那故意改變的聲線,我真的覺得有什麼很微妙。

畢竟…那聲音比起聲音沙啞低沉的女性,更像是剛開始變聲的少年——比方說我弟弟鯰尾。鶴丸前輩這聲音跟他簡直是一模一樣,每次聽都讓我的胃一陣抽痛。

 

 

最後的高潮自然是灰姑娘突破繼母跟兩位姊姊的阻饒成功出現在擔任王子使者的大臣們面前試穿成功,並且拿出另一隻鞋證明自己是玻璃鞋的主人。

這個過程雞飛狗跳的程度簡直遠遠超出前面任何一場戲,根本就是強制讓觀眾們一起玩大地遊戲(同時給各個社團宣傳他們自己的社團和班級攤位)。不過觀眾們可以自由選擇要幫助灰姑娘還有她的小夥伴還是幫助繼母跟姐姐他們阻礙灰姑娘,只能說鶴丸前輩不論在哪方面的人氣都很高沒有出現阻礙或幫助一面倒的情況,而那位女主角擔當的前輩說到底就是活廣告…即使被這樣惡整也能夠樂在其中也真不愧對他那連學校都只能在各方面睜隻眼閉隻眼的特殊性順利通關並且和王子結婚。

鶴丸前輩在終幕時的結婚禮服造型雖然也是非常美麗到全場再次禁聲,不過跟他在皇宮晚宴那一幕時的登場相比許多人就相對淡定得多,至少回神時間減少了。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這套戲服為了加快換裝速度所以走了相對簡約精緻的風格,但是也能從看出服裝設計者和導演沒打算就這樣放過回報鶴丸前輩平日對大家的「照顧」,給了他非常不好行走的拖地長裙跟頭紗卻安排他在婚禮時跟我一起進起繞場,長裙版子還是強調身材曲線的魚尾裙。

 

「「真的非常謝謝大家前來觀賞!謝謝!」」

 

千辛萬苦只為謝幕這一瞬間,能夠解脫比什麼都好。

 

「一哥很帥喔!」

「一哥您辛苦了!」

「看著一哥的王子都想嫁了啦!」

 

是的,被可愛的弟弟們這樣支持我比什麼都幸福!

 

「謝謝你們來看我。」嘴角禁不住的上揚,對我來說比起外圍那些顧及形象又想靠近的愛慕者和擁護者,能夠看到弟弟們來捧場對我來說更開心。說到弟弟們…「對了、鶴丸前輩?」一把環過剛將禮服可拆卸的外層拖地部件才趕出來謝幕的鶴丸前輩的腰開始一一介紹起弟弟們。

「然後這個是鯰尾,跟骨喰是一起讀我們學校初中部的雙胞胎。」

「鶴丸前輩您好,我是鯰尾藤四郎。」

「唉呀?」這聲音…

「剛剛我在台下好吃驚喔,您剛剛裝女孩子的聲音時跟我的聲音很像呢!雖然…以裝女孩子這點來說是失敗了就是。」直接。

「後面那句是多餘的啦!」

 

嗯…看來避免掉要穿上那套禮服的命運了。

 

「不過真的是嚇了我一跳呢!難怪一期這麼信誓旦旦相信我會接受讓我不要再用那個聲音跟他說話。」

「欸?那、我試試看模仿鶴丸前輩的聲音看看好了?」鯰尾你!?

「喔喔!好像很有趣,來試吧!來試吧!來試吧!」

 

糟糕,鶴丸前輩引起鯰尾奇怪的興趣了…

 

「嗚弩弩…鶴丸前輩的聲音要再低沉一點,大概是『一期』這種感覺?」

「嗯呀…雖然很接近了但還是有點微妙?再爽朗一點?」

「再爽朗一點嗎?那、看我『哇!有嚇到嗎?』是這樣的?」

 

完了…是不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讓他們倆認識呢?

得想辦法阻止才行——

 

「『我喜歡你喔,一期♥』」

「啊!這個聲線就很像呢!」

「『一期…請、擁抱我吧!是指更親密的——』嗚啊!好痛!」

「這種的玩笑還是適可而止啊,學弟。」

 

嗚…好可惜、就算知道不是真的我其實也很想聽看看鶴丸前輩對我說這樣那樣的——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一期你還好嗎?臉很紅喔?」

「……悶騷。」

「嗯嗯,兄弟說的沒錯。雖然猜到了還是忍不住要吐槽一哥呢!」

「蛤?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這種時候就萬分感謝前輩在某方面遲鈍到較人掉淚的感情神經。不然這種被弟弟們吐槽自己喜好跟情感表現的事其實讓人頗羞恥的……

 

「沒有。不過……」

「可以麻煩鶴丸前輩送一哥去保健室嗎?我們不是很清楚高中部的保健室位置在哪,而且要先去跟其他沒來看話劇的兄弟們會合才行,不然有幾個孩子比較內向要是被欺負就不好了。」

「說得也是。吶、一期你還可以自己走吧?」

「請放心,我沒事的。」

「可是你看起來有點像中暑,是不是舞台上燈光打太亮太熱了?」

「平常我作為學生會長在發表學校事務時也沒事,現在怎麼可能——」

「誰知道呢?畢竟你這麼愛勉強自己,愛撒嬌卻死撐著可不帥氣啊!要是光坊他知道一定會這麼說…然後還帶上自製的美味慰問品!」

 

看著已經開始自說自話的鶴丸前輩,不禁露出苦笑。

 

「好吧…那就麻煩您了。」

「喔!」


=+=


後記?

近六千字的試閱有沒有很夠誠意?但是我敢放就是因為我早就寫破萬了哪還擔心給你這五六千?蛤?沒有R18?小笨蛋,怎麼可能讓你們直接看重頭戲?想看就通通來付錢支持!!!

如果有興趣購買的人麻煩在下面留言回應區舉個手,八月初會直接開預定。

最後稍微宣傳一下上次的鶴丸單方女體化既刊還有剩,麻煩喜歡的大家也請多支持。不要說都可以在網路上看還買什麼本?我有新增買本才有的內容啊!

雖然裡面的錯字我家小精靈還是沒有校正乾淨讓我很想死,但我相信應該是不少人會喜歡的值得本子喔(自己說)

  12 7
评论(7)
热度(12)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