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試寫][貝劍]某一個世界的徬徨旅人

*幫圓桌教教主小貝寶五集氣文

*算是比較隨意的梗

*大概是小貝尋找王遊蕩的1500年間穿越到平行世界結果意外成為Master的故事?

*小貝x王?

*純粹讓我該一下,我想要四星槍貝!!官方快出!!!(ry

*空境主角真.客串。

*傷痛之O友情(向)客串。<其實佔了一半以上篇幅



=+=


這是一個莫名的意外,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在陌生的地方。有著鮮豔橘紅髮色的年輕女人貌似透過調查知道了他本身與身上所持有的東西大概是什麼,基於有趣和身為魔術師崇尚古老與神秘的天性表示願意幫助他在這個時代活動。


「反正我本身暫時也因為某個理由要到處躲躲藏藏的,就請騎士大人暫時以我的護衛身份保護我當作我幫助您的報酬吧?當然,請您務必低調也不要傷及無辜。」

「沒有問題,再說…身為一名騎士我也不會拒絕樂意幫助來路不明我的淑女的請求,更不要說是違反騎士道的濫殺無辜了。」

「嗯…雖然您在這時代用本名大概也無所謂,不過您似乎不打算報上那個名字,方便的話可以告訴我理由嗎?」

「告知您的話沒關係,但是相對也希望您能給我這方面的協助。」


講明緣由後女性露出了饒富興趣的表情,那模樣微妙令人想起梅林,不知道是不是魔術師都有這般相類似的一面呢?


「那我會幫你張羅日常用品,當然也會盡量去幫助你去理解這個世界現在的模樣、常規的法則、還有使用的語言等等。」

「非常感謝您的幫助!」


儘管也曾被女性和女性身邊的人說很可笑,但此身的確是為了死去而去獲取新知,因為如果不去理解更多的東西就無法得知王的去向。

哪怕只是微弱到不可信的蛛絲馬跡都想要探尋,因為這便是此身該贖清罪過的唯一方法。


「要去試試看嗎?聖杯戰爭。」

「真的可以取得嗎?王當初所追求的聖杯?它真的存在?」

「你說聖杯?啊哈哈哈哈…路奇烏斯你真是、有夠認真的呢!嘛、那說到底只是仿造願望之杯製造的贗品,不過聽說勝利的話的確可以得到許願的資格。」

「那麼我就要去。」

「可能會死喔?而且說不定會要做出違反你所一直堅守的騎士道喔?這樣也沒關係嗎?姑且作為認識的人我還是要加減阻止你。」

「蒼崎小姐,你說那是『戰爭』吧?」


女性突然噤聲,想必現在臉上的表情大概有點可怕吧?

是了,好久沒有作為一個騎士、一個士兵、一個  去作戰了。


「也罷…如果你是會為了這種程度的勸說就放棄的男人,就不會一直從那時徘徊到現在了吧?我來告訴你大概的詳情吧?」

「萬分感謝你的理解,蒼崎小姐。」

「等你出發後就又要再找新的緣份了也說不定呢…」

「請不要這麼說,我會盡可能讓自己活下來的。」

「路奇烏斯,老這麼溫柔體貼我會愛上你喔?」

「嗚、請…請少開這種玩笑!」

「啊啦?被發現啦?」

「因為你並不會真正愛上誰,就跟我熟悉的幾位舊識一樣。」

「真不可愛。」

「謝謝您的讚美。」


相視而笑,這氛圍令人想起戰爭前與戰友們隨意聊著未來的理想和國民時溫馨又緊張,坦然卻不安的複雜情緒。


「嘛…我姑且有調查了一些事,我就告訴你可能要面對什麼吧?」

「啊啊,麻煩了。」

「不過我要報酬喔?」

「欸?」

「保持聯絡,我可不希望錯過有趣的事。而且如果之後有要幫忙去處理一些麻煩的後事我也應該能從中找到點樂子吧?」

「呵呵,明白了。」


其實準備期很短,聖遺物是一直帶在身邊聖劍…若是不想用,即使使用這殘破不堪的身體也是可行,而且八成可以召喚到可靠的戰友,就算會對此深感到疑惑甚至不滿…但在理解渴望贖清的罪為何?還有渴望為王翻轉結局的共識上也一定會出手幫忙的吧?

所以,只需要在正確的時間,到達正確的地點,做好準備直接召喚即可——


「試問,你就是我的Master嗎?」


見到那張臉後無可抑制的情感順著眼淚自心底滿溢而出,成了…這勇敢高潔的美麗姿態,正是不列顛的救世主.騎士王,對我等而言最閃耀無比耀眼的星晨。

啊啊…幸好請蒼崎小姐準備了面具,否則就無法掩飾這失態了吧?


「不敢當,在下路奇烏斯只配作為您的臣子。」

「但現在Master是——」

「無須在意。在下與您的淵源,是自那您鍾愛的王國尚未滅亡前起就隨侍在您身邊的存在,無法幫您守護卡美洛還苟延殘喘至今是何等的罪過?

膽敢召喚您也是為了把聖杯以及一樣東西交還給您。」

「原來是、他們的後代嗎?原來還有誰有活下去啊…真是太好了…不過,要歸還與我的東西是什麼呢?」

「這部分請容在下暫且保密,若是可以…希望能在您勝利的時候為您的榮耀做妝點。但是有那個若必要的話,也是會考慮提早歸還。」

「了解。」


施加在面具上的魔術隨著依附體毀壞掉落在地被強制解開的時候,最後的美夢醒了。

畢竟身為王的騎士,看見王陷入危機怎麼可能忍住不出手援救?


「貝迪…威爾?」

「是…圓桌騎士貝迪威爾在此晉見。」

「為什麼…你會、」

「就如我所說,是為了贖罪。為了把『聖劍』歸還與我所效忠的王,是那個與您相似、甚至可說是相同存在的『亞瑟王』。」

「怎麼一回事?」

「我必須要回去、回到我原來的世界…所以我需要聖杯的力量讓我跨越到我原本的世界去尋找那位被我背叛了期望和命令的王…」

「那我、」

「王,請從『彌留之際的夢』中清醒。」

「貝迪威爾!你、你難道就不想拯救卡美洛嗎?」

「怎麼可能會不想?那是王的國家、是王守護的國家、是您為人民而背負了一切的國家!身為您的圓桌騎士我怎麼可能不想拯救它?」

「那、為什麼?」

「其一,那不是王您需要的聖杯,它被汙染了。其二,生前就為人民奉上所有幸福的您,我怎麼能允許您在死後繼續放棄身為人的安寧?最後…我想告訴您,我為什麼會拿著聖劍的理由、我的罪。」


不意外的收到了王驚愕的表情,但是在那一天、那個瞬間理解了王的靈魂真正歸所與歸去條件後就無法不去指正她應走的路。

另外就是梅林所要轉達的真相。


「在下有所想要得到的東西--」

「是什麼?」

「我希望您能以阿爾托利亞這個身分幸福。只要您平安喜樂,即便能為您做的只有保證生後的安寧我亦在所不惜。」

「那麼,在你的記憶裡我得到了嗎?」

「我正是沒有得到才在這,而現在正是為了贖罪,所以接受了梅林的指示接受了繼續尋找『依然握著聖槍的王,並且把聖劍歸還』的旅途…不、只是徬徨罷了。」

「……」

「而就如在下前述,這裡並非我原來所在的世界,簡單來講我是從另一個可能性的平行時空過來的…至於您、依照梅林的說法是您只要夢醒了就可以前往安寧之所,但是請您務必要確認這世界的貝迪威爾真的幫您歸還了聖劍並且回到您身邊才行。」


而這是,身為最後國(騎)民(士)的期盼。


「以令咒下令——」


請和我一同破壞聖杯,然後清醒過來吧?

而這世界的貝迪威爾一定、會與您一同前往…您所稱王的理想鄉。


「這傢伙,真不愧是守約的騎士呢…」

「橙子小姐剛剛說了什麼?」

「沒,只是一個老朋友永遠離開前寄來的信。」

「是搬家還是過世了?」

「這個嘛…我也不好說呢,我只知道他終於快到終點了而已。」

「終點?」

「嗯…是他漫長人生中最後的戰役即將揭開序幕了。」

「是嗎,祝他好運?」

「啊啊…他一定、收得到吧?」


這份祝福。



FIN



沒有意義的後(發)記(廚):

雖然第六章開放到現在有段時間了...但是該喊的還是要喊...

壯哉我圓桌教!!我家大本命神棒!!

愛著小貝的日子持續奔向十周年中...但是不會後悔的,哪怕再醬油我都深愛著他!!而且他在遊戲本篇拿到專場了我超爽!!

等待是值得的啊!!!雖然虐爆了,但是小貝就是如此的可愛...而且海軍圓桌簡直不能更美好...我決定一定要找時間撇章塗鴉表示我的激動

\小貝是天使/\小貝是天使/\小貝是天使/

  14
评论
热度(14)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