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特傳】[練筆]某個片段的記憶

上次寫特傳的同人好像是我還在混鮮網的時候了...<黑歷史意味

重新看了最新的小說進度,微妙的發現我最有感觸的是這次番外篇

所以就手癢來寫一下這樣未來妄想(笑)


=+=


還懵懵懂懂的像個傻瓜的日子對現在的自己來說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是啊,很久很久了…

雖然血統上的確是偏向人類,但是為了重要的朋友們,跟幾位同樣種族上偏屬人類的友人們一樣對自己施加了延命的法術好在某個層面上長生不老,要是說給剛踏進這世界時的自己聽的話一定不會相信吧?

對外跟自家老姊和表哥都是在合理的時間結婚生子死去,過著簡單平凡無趣的普通人生,可實際上我們都為了自己的理由在守世界裡過活。


「能夠跟黑袍搭檔真是榮幸,希望有機會再次跟您合作。」

「會有的。」


曾幾何時成了跟誰搭檔出任務都不會驚慌失措的人?好像是升上紫袍有段時間的時候吧?還記得那時被塞給老姊『照顧』得非常好。

那時候的阿利已經在他老哥還有摔倒王子百般不願意下強行得到資格,雖然我覺得他就算不去取得規則也沒關係就是…所有人也知道他主要是想賭氣,另一方面就是真的有需要去取得那樣資格好得到自己想要的。

說到賭氣——


「話說…學長,您那模樣真的不是為了報復千冬歲嗎?」

「唉呀呀,果然瞞不過褚呢!」


眼前的學長若無其事的摸著剪得幾乎跟他弟沒有兩樣的髮型,笑得一臉陽光燦爛,彷彿自己什麼也沒做。


「您知道在我發現時差點嚇死嗎?」

「啊哈哈,他在醫療班裡睡覺喔!有米可蕥顧著沒問題的。」

「真的只是在醫療班睡覺?」

「嗯,託了阿斯利安的熟人幫忙,那孩子大概在我回去前都會(代替我)乖乖的睡在病床上喔!」

「那敢問您怎麼說服萊恩的?」

「只是好好的跟他說明了情況,畢竟今天要處理的傢伙要稍微讓他有些認知錯亂比較好呢!」


我合理懷疑夏碎學長只是想順便出來透氣而已。


「即使對方有看破幻術的高手在,也不需要為此把頭髮剪了吧?」

「嘛,哪天方便的話在告訴你理由吧?」

「是為了千冬歲手上的紅袍情報?還是如果不像這樣出現在這裡就會有無法挽回的事?」

「老實講是兩者都有,但實際上前者也只能騙騙不熟的人,這個世界有的是方法可以調查出一個人真正的身分。」

「也是。」

「冰炎他也知道緣由,所以幫忙守在歲那邊。」

「那沒有告訴我的原因?」

「這個嘛…畢竟褚你真的不太擅長說謊呢!」


喂!不要瞧不起人!


「再來就是要是你早就知道的話就無法達到我們剛剛所需要的要求。」

「……是在被我發現前都要讓身為妖師的我相信你是千冬歲才可以進行的什麼儀式嗎?因為已經達成了,所以才會爽快曝光給我知道你是夏碎學長的事?」

「沒錯。」

「如果沒有必要,下次請讓我知情。不然真的太危險了。」

「同意。」


萊恩默默地從背景浮現複議。


「嘿嘿。」


看著那張沉穩的笑容,我可以賭他總有一天還會再犯。

我決定要找時間告訴千冬歲他哥在打算什麼。


「褚、史凱爾,今天的事要保密喔!」


溫和沉穩的笑容在散發黑氣啦!千冬歲你還是自己去逼問萊恩或是調查吧?我相信以你情報班的能耐絕對沒問題的。

說是這樣說,但我總有一天也要取得即使遇上他們也還是可以坦率告訴應該知道某些事情的人也不怕被秋後算帳的能耐。

但是想想戴洛老兄至今偶爾還是會被他弟給陰死…我就還是先當成目標吧?至少是可以無後顧之憂地說出口,被暗算也可以從容面對的狀況。

不然…改成要像戴洛一樣要能讓阿利動用一大堆關係才可以阻止的能耐也行!這樣至少我踏出某些禁區的時候應該都是一招死比較不會痛。


『有一天,你們都會達到那個目標的。』


是啊…有一天我們都會——



FIN


=+=


後記:


我好像每次卡梗都會先去寫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練手感(遠目)

話說感冒什麼時候才會好啊?

喉嚨的痰跟梗一樣卡在某個很不舒服的位置,讓我很不爽。

希望這狀態快點結束。


  7 5
评论(5)
热度(7)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