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生存報告(三日鶴)

同標題,是我的...也是...的。
隱晦的R18注意。


=+=


無論哪處都要落上痕跡,就像小孩子在自己的東西上寫滿自己的名字一樣。

既然此身是屬於審神者的,那就由此身去讓這隻不聽話的野鶴作上標記吧?不然一不留神他又要飛到不知道哪去了。

「不要、出去…你給我出去啊——」怎麼可能照這張乖戾的嘴說的做?當然是要反其道而行才是正確的不是嗎?

「裡面已經、等等…那邊、不可以…滿、已經滿了…」說謊,明明還在緊緊吸吮著不是嗎?

「好痛、咬這麼用力你是——嗯啊!」不咬用力一點怎麼會讓你刻苦銘心?就算這些痕跡之後都可以靠手入消除也不會讓你忘記這些記憶,靠著殘留在皮膚上的感覺讓這具身體永遠都能輕易回想起來。

「住手、要壞掉了…這樣下去我就永遠都——」那就壞掉吧?若是能讓那身純白染上月色該有多好?讓你即使在我們離開這座本丸後也能記得的話……

「…三日月…墮落到我身邊的你真是——」令你失望對吧?我很抱歉,可是我已經不打算為此後悔了喔,鶴。


…自你從那天消失之後…


「就說了我那時候被莫名其妙關進了在那個時代的本體裡連出去都做不到,怎麼有辦法回來啊你這大笨蛋!」跪坐的雙腿被狠狠的向下面的算盤壓了幾分,不得不說真的很痛。

「可是、」

「沒有可是!早說過我會好好回來的,你這老爺子為什麼就是不相信我?」向來在私下溫順可愛的美麗雪色御物用本體的刀鞘狠狠往大腿敲下去,力氣之大簡直要讓人懷疑是否有因此骨折。

「因、因為鶴一直沒有…」

「是你自己一直沒有注意我的生存紀錄擅自以為我死了的,我一回來就那樣對我予取予求不說還對我做出那種事…不管!接下來整整兩個月你都不准碰我!」語落便轉身離去,毫不留戀的。

「嗚嗚…」儘管對那身影說到做到的宣言感到失落,可是卻微妙有一絲欣慰。因為既然他還能對我生氣,就表示他還活著…如他所說的、還在這本丸生存著。


=+=


後記:

我知道我消失很久沒PO文了,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關於失蹤理由…照親友的說法是我壓力太大跟過度操勞結果倒下了(大概),總之前陣子身體狀況頗悽慘的…名符其實的累到吐了。

希望接下來可以慢慢復見到往日的狀態,請大家祝福我(躺)

感謝各位的體諒,以上


  43 10
评论(10)
热度(43)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