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點文]某一家人的故事(法菲爾?)

點文人: @专业梳毛两千年 

CP:法菲尔吧

其他的只要不是恶搞就请随意发挥啦

有肉最好


於是我選了這個梗。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


有點病嬌小壞掉的菲爾。

性格相當惡質的法桑。


下次暫時拜託不要讓我寫這對…我覺得有點困擾…

說真的我寫到中途就開始懷疑我有沒有把CP寫逆了,你真的要看嗎?


=+=


雖然通稱為魔女,但其實成員也是有男性的。或許會有人稱那些男性為巫師、魔法師,可是差距可大了。不過這邊講解一萬字也很難讓非那個圈子的人理解吧?

那麼今天客人你只要知道這是一個我從魔女的集會上聽到的故事就好。

是關於之前有個長著超乎常人美貌的男性魔女的故事…


啊啦?為什麼會用美貌來形容男性?因為那個傢伙就真的漂亮到不像是人嘛…雖然魔女裡面醜到極限或是好看到驚人的傢伙不論男女都一堆,但那個人的容貌是會讓你在看到第一眼會以為自己見到了天使的程度。

雖然說你在實際認識他後會深刻體會到無論外表如何,他也是在性格有問題出名的魔女們裡的佼佼者。


不過呢…

那傢伙有一天突然帶了一個小男孩來參加集會,說是他兒子兼徒弟接著就沒有透露其他的了。

老實說那個孩子也的確跟他很相像,但聽熟識的人說,那不是他生的,甚至不是人類或是其他生物,你明白那是什麼意思嗎?這表示那個甚至不是奇美拉,而是某種不知名的存在因為被他扶養才長得跟他很像喔?


唉…你的反應真無趣,我果然不該期待非魔女的人會懂,不過也無所謂,反正那不影響接下來的故事。


先不說別的,老實說集會上所有見過那對親子的人都很同情那個孩子,因為不論那個魔女是否會疼愛他,他都注定不會幸福。

說起來…那個孩子非常可愛啊,讓人難以置信是他教養出來的,只能說那是所謂物極必反吧?正因為家長是那樣糟糕的大人…

那孩子乖巧、順從、安分、聰明,最重要的是他是以護衛的身分被扶養長大的,所以武藝也非常了得。我親眼看見他大概才我腰這麼高時就能輕易解決一隻房子那麼大的魔豬。


但是啊…即使他是這麼可靠又強大的好孩子,他也依然是那個男人領養的兒子,那個沒有正常倫理道德觀的男人即使教導了他教養跟禮儀,也還是沒有把生命特有的價值教給他。

那孩子大概我肩膀這麼高時從荒野外撿到了被拋棄在森林裡的人類嬰兒,那個男人好像認為他是想要有個寵物就放任那孩子照顧那個小嬰兒,那個嬰兒在那個孩子的照料下很健康快樂的長大了…

可是應該很少人會想到那個嬰兒的死會是悲痛的開端吧?


為了避免誤會我姑且告知一下吧,那個嬰兒是自然老死的,他好像從來沒發現自己跟其他兩位家人從根本意義上不太一樣的事,他唯一的困惑只有為什麼有一天開始自己就開始變得虛弱無力了。

他甚至不曾注意過自己的長相與家人不同,畢竟那個魔女家裡沒有鏡子,打水是靠深到無法讓人看清倒影的井,所以那個嬰兒長成少年、青年、老年至死都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模樣,真是另一種層面的悲劇。

當然,儘管說是老年,他其實在那樣異質的環境待久了他死去時其實也看起來也不過是壯年的模樣,如果不是我去他們那邊拜訪親自診斷本人的話我也不知道他實際以人類來說活多久的事。

講來魔女為了避免麻煩說了:「你只是太累了,等到有一天再也睜不開眼睛時就不要勉強自己醒來了,因為等到身體休息夠了就會再次醒來的。」真不得不說以那個男人來說這實在是非常溫柔的話呢!


不過那個嬰兒一死後,那個孩子就開始不太對了…

最初我跟那個魔女還有幾個熟人都以為只是寵物死掉太難過才有點抑鬱吧?但我們沒想過的是那個孩子似乎是很喜歡三個人一起生活的日子,所以甚至問了魔女有沒有能夠復活那個嬰兒的方法,當然,那是不可能的,沒有人能讓誰復活,又不是神明。


而壓跨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是那個魔女生病的時候…

那真的是很嚴重的病,連他自己都說可能會死。那孩子聽到這時還不是很懂,那時魔女對他說:「死就是跟你的『小寵物』一樣,有一天再也不會醒來然後必須要埋進土裡讓屍體回歸自然。」

那孩子頓時就嚇壞了,拚了命想辦法要就那個魔女,等他脫離險境後就不肯再讓對方隨便出門,就是怕他「死」。不管去哪都要求要自己先去探路,也不希望魔女離開安全的地方後消失在他的視線範圍,真過保護…不用說這樣那個魔女當然不會領情,結果你猜怎麼著?


那個孩子被反過來監禁起來了。

照我之前的判斷那孩子的力量絕對不容小看,如果他想逃走或反抗都是綽綽有餘的,但是他卻被關進地窖非常久的時間,這不是那個男人對她做了什麼,就是他有其他的顧慮吧?

實際在那房間發生什麼事我是不清楚,但是那孩子跟來集會時眼神非常空洞卻滿足隱隱散發著狂氣,顯然已經壞掉了。

偶爾還能看見他們彼此的脖子上有青紫暗紅的痕跡,或許早在那之前,其中一方就已經瘋了也說不定?

要讓這份失控的關係停止,或許就只能藉由作為引爆點的「死」這概念吧?因什麼而起也因什麼結束,這就是我對他們之間的看法。


故事說完了,不知道客人你還滿意嗎?


FIN


=+=


後記:

老實說我還真沒想過要寫這一對,所以寫出了奇妙的東西…

但這次不能怪我,一般我有PO出來來稿子的CP都是我有試著寫過好幾篇的,平均最少十篇廢稿才換一次你們看到的一篇。

所以下次請好好看點文規則,這次給你過了,但下次就會被我拒絕囉!

但相對的如果抗議這部分我是不會接受的。

雖然我好好聽取批評指教就是。

基本上能夠隨手拈來的大概都是我PO出來超過十幾二十篇以後的事,換言之是我寫超過一百篇以後才是你只要點這個CP我就當下寫出來給你時候,所以拜託下次不要為難我…

老實說這次的接受也算是有點自我挑戰的成分,如果你不喜歡我也沒有辦法了。頂多在此跟你說聲抱歉。

因為我很糾結這東西最後到底會變成怎樣,為了避免真的逆CP之類的狀況,我肉的部分還是選擇拉燈了。


"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是我一直很喜歡的推特tag遊戲題材,非常溫馨可愛但也有不少很悲傷的故事…

這次雖然是以第三者的身分去講述這個故事,但其實這個第三者我並沒有設定TA是誰,所以你怎麼解釋都可以。

故事裡我刻意不提到角色的名字,但盡量去讓大家不會混淆了,希望沒造成閱讀上的困難。


講一些(雖然不重要但我寫)這篇原則上的設定和稱呼關聯性:

法桑是>那個(男性)魔女、那個男人、那傢伙。畢竟講述故事的這位是熟識到可以去他那邊拜訪甚至觀察這關係扭曲的一家人的某人,所以用語上比較隨意。

菲爾是>那孩子。雖然菲爾不是人類,但以魔女的平均壽命來說他的確幼小且需要教導愛護,所以講述者把當成鄰居的孩子那樣看待。


至於只作為事件角色存在的聖德芬被講述者稱為『嬰兒』則是因為當時菲爾撿到還是嬰兒的他時其實年紀已經至少八九十歲,所以即使聖德芬成年甚至死亡對講述者來說他的確就是那個家的嬰兒。

不過對法桑來說聖德芬就是個比較聰明聽話的寵物A,比實驗動物還有食材要高等一點,但終究不是可以跟自己對等談話的存在。所以他都喊聖德芬「路西菲爾的(小)寵物」或是「你」,一次都不曾喊過名字。哪怕准許菲爾養他甚至幫忙取名字的就是他本人。

不過老實說這邊芬芬沒有被實際虐待或怎樣,一方面是他基本上都是由菲爾照顧,就算菲爾出去狩獵不在家他也只是安靜看書泡咖啡偶爾幫忙拿東西做家事,整個很乖。自然法桑就不會對他有意見。

不過對這邊的法桑來說聖德芬大概就是會說話的狗狗之類的吧?但菲爾那種養金絲雀的態度大概也沒好到哪去的樣子…

菲爾在芬芬死掉後對未知的死亡充滿恐懼,所以對生病的法桑過保護,但法桑則是從一開始單純好奇菲爾是什麼到後面對強大與充滿可成長性的他產生了佔有慾,這一家人真的是有夠扭曲的<自己講


  13 4
评论(4)
热度(13)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