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実歩

P站: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3861652

就只是有著嚴重惡質劣根性的廚而已。

對自家後宮的本命們天天都要廚,不廚會死。對角色跟作品的愛是半永久性的。

被鶴丸深愛著病互相傷害的黑粉確定。

被親友推了Ain結果回鍋了艾爾之光,但是還請女神不要再對我家EE放置PLAY+拋棄嫌疑了,不然我家EE就要投奔赫尼爾的懷抱走APEE線囉!

Fate的貝迪威爾是2007年就結婚到現在的老婆無誤,近日正在結婚紀念日蜜月中♪

 

魔眼蒐集列車(上)後續妄想

有部分 #幼帝二世# 的可能性猜想(大概)

我知道我又要被人說都不好好打正稿了…

不要問我最近又受到什麼刺激了,反正就是突然想打這個。話說事件簿下一集在哪啊?老師我想看後續啊!

然後這是事件簿四的後續妄想,官方求打臉!不然也快點出後續QWQ

然後我手機TMD不見了…我想打FGO活動啊!

話說如果手機順利回來,誰家日版的孔明或梅林借我抱個大腿好嗎?我就老實承認我基本上好友欄幾乎都是靠他們過活的(然後順便求個伯爵…我第七章被職階卡死好痛苦(長期只能靠白貞、子安徒生、學妹跟敵人互磨耐心我心好累啊(我想應該有人猜出我的隊伍是怎樣的狀態了…

但是前提是我的手機要能回來(哀號


=+=


即使到了人生的最後也不會忘記…王的背影、王的引導、王的……命令。


「很抱歉,我沒有打算在這死去啊!」就算彆腳又懦弱,他也還是時鐘塔中擁有君主身分的魔術師。

沒有足夠多又優良的魔術迴路、也無強大深具悠久歷史的家世,但是他擁有著像是要彌補他這些不足的慧眼與好學,還有——奢來的自尊。


「你這傢伙!」

「就算我要死,要應該是由那位王撤銷要我活下去的命令,或是由他親自對我下令自盡,否則我就該貫徹這點。」面對女性英靈的攻勢師傅用至今所有的思念隨戰鬥時激起的情感回以這般怒吼「這份自尊和生命都是那時的相遇所預先奢來的,如果要加以償還…即使狼狽又難堪我也得要活下去,這才對得起王賜與我的榮耀!」


看著這樣的他,想必對師傅來說,

或許、能幸運得到那個聖遺物就是為了與那位王相遇,那活到至今就是為了償還那份幸運所欠下的債。

那份經歷是他人生至高無上的寶物,在那位王的影響下他成為了現在的他,並永遠把那時的一切都珍藏在心中。


「他對你下了活下去的命令,不過是因為你是他那時候的御主,為了挑戰前方的敵人才——」

「你應該比誰都明白才對吧?」

「蛤?」

「那個笨蛋是個多麼讓人操心卻又無比耀眼特別的傢伙,他放蕩不羈的英姿你應該比我更清楚才對。

我們所追隨效忠的那個——征服王亞歷山大大帝是會因為這種懦弱理由去下命令的人嗎?」


女性英靈頓時被堵得語塞,她的攻勢逐漸減緩最後停下,那表情像是不知道該怎麼去反駁的無措、憤怒、不甘心的混合體,使得那張漂亮的臉蛋異常扭曲。


「你可以看我不爽,我也對這般無能的自己感到厭惡煩躁。可是既然王要我活下去,那身為臣下的我就該努力證明他的決定是正確的,這才不會辜負他的期望。」


像是呼應師傅的話語一般,我被交與的小包裹與某個什麼連繫上,並且以此為中心我們腳下浮現了某種法陣。同時,師傅的右手手背也發出血紅的光芒,這個瞬間、師傅他露出了我從來沒有見過的得意笑容。


『宣告:汝以身追隨於吾,我將命運寄託於汝劍。

    響應聖杯之召喚,若願順應此意、此理、服從於吾

    吾之命運則寄於汝之劍

    在此起誓。吾乃永世為善之人,吾乃永世為惡之人

    纏繞汝三大之言靈,來自于抑止之輪,天秤的守護者喲』


在炫目的強光之後,我的面前矗立了一位身形嬌小,面容清秀可愛的美少年。

少年穿著方便活動的皮甲,外面披著鮮紅的披風,值得一提的是少年的束裝與我們眼前的女性英靈十分相似,說是幾乎一模一樣也不為過。


「吾名為亞歷山大,職階為Rider,順應召喚前來。」像是要證實那份宣告,這名少年所散發出的氣場與從他身體滿溢而出的魔力讓人直覺理解他做為從者的身分與實力是十打十鐵錚錚的事實。不過……

「果然不是冬木就無法向當時那樣召喚出全盛時期嗎?」師傅發出虛弱的哀號,這時我才注意到他似乎是因為召喚出眼前的少年而把魔力幾乎耗盡而癱坐在地上。

「唉呀呀,似乎令你的期望落空了啊?另外,看來你就是我的御主嗎?」

「…是的,我叫…  .    。不、我是……」

「我跟你之間似乎有著特別的緣分呢,儘管想不起來,但我認為你一定是個有趣的傢伙。」

「…如果您能這麼想,真是臣下的榮幸。」師傅露出了像是哭一般的笑容,可是那裝眼睛裡的笑意令人不禁要想,他或許心情的確非常複雜,但喜悅還是占了比較大的部分,在少年的言詞中他似乎被觸動到了只保留給那人的思念。

「雖然沒有記憶,不過既然你這麼自稱,看來是與我一同奔馳在戰場開闢霸道的人。沒能擁有與你一起搭配美酒好暢談整夜的回憶很可惜,不過這次——」

「「也一同在遠征中感受心中的澎湃即可。」」

女性英靈與師傅異口同聲的說出少年接下來的話,使少年頓了一下,隨即他像是如夢初醒般看向女性英靈,並同時認出了升前的心腹。

「唉呀?是赫費斯提翁啊,真是沒想到能以這姿態與你見面呢!話說既然是你就好說了,就算只是暫時的身體,但是趁現在搞到肉體的話就可以再次像過去那樣進行遠征吧?怎麼樣?要不要再次與我以朋友的身分繼續那時的霸業?」師傅露出了微妙的苦笑,但我想這次除了懷念外…大概是胃痛的毛病又再次向他找上門來了。

「你居然接受那種傢伙成為你的主人嗎?」

「你在說什麼啊赫費斯提翁,他是以『臣下』自稱的喔!那他就是跟我一同征戰創造偉業的朋友,是我該引領道路的子民,那我承認他又有什麼不對?」

「……你的確就是這樣的人呢,亞歷山大……」


赫費斯提翁失落的轉身「很抱歉,這次我要成為你的敵人,而我也一定會戰勝你。憑現在的你是贏不了我的…不只沒有神威的車輪,也沒有我們自豪的軍隊,甚至——呀啊!」


赫費斯提翁被撞飛,少年…或著說亞歷山大先生騎在一匹塊頭壯碩高大的黑馬上,馬的額間有一大塊白色的斑點,而那匹馬散發出的氛圍還有方才的力量居然和兩位英靈個體的不相上下,亞歷山大先生露出心痛的表情用劍指著昔日的摯友,但是他的動作卻毫無破綻。冷酷與感情同時展現在他這般少年的姿態上。


「我敬愛的朋友,你真的不重新考慮嗎?」毫無疑問,要是對方意志堅定的拒絕他就會斬下她的頭顱,儘管那是他永遠的朋友。

「這次、打算直接動手嗎?」

「我只是很清楚,如果在沒有得到你的協助的狀況下放過你,那以現在的我來說就會非常危險。尤其你顯然非常的看不慣我這個御主,那我在還有想做的事情的前提下,就只能選擇讓你退場了。」


這個瞬間,將決定我們在這輛魔眼蒐集列車上的命運。


=+=


後記:

我一個人看家好無聊喔…結果重看F/Z 23集卻燃了。

我果然還是好喜歡這一集啊!!看幾次都不膩!

不管是英雄王還是征服王在這場裡面都好棒啊,這邊英雄王算整個帥爆,的確有那種天上天下唯我獨尊的孤高王者還有人類裁定者的氛圍;征服王這邊跟為韋瓦的情誼也是不能更棒…唯一的王什麼的…讓我就這樣溺死吧…

我算是衝著那段就寫了這篇短打(再來就是事件簿新一集遲遲都不出,害我很悶…


不過老實說讓韋瓦召喚出征服王還是幼帝這點讓我糾結蠻久的(大概就是從我看完23集到我把剩下的F/Z後面集數也全部重溫完畢的時間吧?),畢竟不論以哪種姿態召喚出來,二世心中的感慨也不會改變,但是必然會有落差。後來選擇幼帝姿態是想到了FGO的劇情加上想想這是事件簿第四集的後續妄想,他不是在冬木而是在列車上跟征服王的心腹為了同為臣子的身分矛盾,那還是幼帝姿態會比較好吧?

一方面這時候的二世的處境不是當初的韋瓦有冬木這個靈地和聖杯(說不定有啦,但是我想跟冬木的還是有差吧?)輔助,再來就是他的心境或多或少跟過去有差。如果因此見到幼帝大概會有很有趣的心理活動吧?


喜歡的話歡迎發表感想,要轉也請告知並附上出處。


  10 2
评论(2)
热度(10)

© 成実歩 | Powered by LOFTER